其實這篇文早就雙手奉上給涵雪妹妹了這樣...><

只是現在才想到拿上來一起放著(當作是永久保存

 

好趕的一篇文...

ㄚㄚ字數不是很多見諒><

內容清水惡搞天馬 ((喂~

 

 

正文直接來啦:

-------------------------------------------------------------------------------------------------

 

 

 

 

一整天的大雨淅瀝嘩啦地下個不停,打響今日的最後一個鐘聲,

 

放學!

 

 

 

天馬好不容易才從狩屋那裡借到一把舊傘,

而且他好像還是從社團辦公室""來的,現在這把傘又再度""給天馬,

 

好東西就是要借給好朋友分享,你說是吧?

 

 

但天馬從來不曾用過這把傘,也不知道該用推的、拉的、按的、還是壓的?

 

 

他看著穿堂外的傾盆大雨,再不離開只怕雨會越下越大,

 

他趕緊打開雨傘......

 

 

 

『啪嚓!』天馬快速地將雨傘打開。

 

 

「哎呀!」

沒想到,這把雨傘竟然是把瑕疵品,

卡鎖沒被打磨過所以異常的鋒利,天馬的手立刻被劃上一條血縫。

 

 

 

「嘶啊——...好痛!」

傷口流出紅豔的鮮血,雨水打在皮膚上,模糊了整片血跡。

 

 

天馬想把雨傘收起,卻又無法正確的使力,只好拖著開到一半的破傘,掉頭回到教室。

 

 

 

「是......京介?你也在?」

當天馬狼狽地回到教室,卻發現班上的燈沒關,劍城也在教室裡,看著窗外。

 

「我沒帶傘。」劍城認出對方的聲音,也據實回答,

 

他正在等雨停,反正自己一個人住,所以也不急著返家。

 

 

 

*

 

 

他回頭看著向天馬

「天馬,你受傷了?」注意到天馬的手上明顯的紅,劍城有點嚇著。

 

 

「嗯......沒什麼啦!被雨傘夾到而已。」

天馬無奈的搔搔頭,開始尋找可以稍微減緩血流速度的東西。

 

 

「被雨傘夾到?」

劍城還是頭一次聽到如此荒謬的事情,被雨傘夾到頂多瘀血,

也不至於天馬的血流不止吧?

 

 

不過劍城也沒有乾著等,他馬上從書包裡拿出ok繃,來到天馬面前。

 

 

「手給我。」

 

「啊?」

 

「你的手,給我。」

 

天馬莫名其妙地把手交出,

劍城幫對方清洗了傷口,擦去早已乾掉的褐色血跡,

他輕輕撥開OK蹦的包裝,對準了被刮傷的中央處,溫柔地為天馬貼上。

 

 

 

「謝...謝謝京介......

 

倒是天馬被嚇呆了!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劍城拿起他""來的雨傘。

 

「這是你的傘?」劍城不解地問道。

 

 

「不,不是,是跟狩屋借的...呃、不對,狩屋跟社團借的。」

天馬著實搞不清楚他到底該如何解釋,不過這把雨傘不是他的,這點可以確定。

 

 

「是嗎.....可是這個雨傘好像已經壞了,應該不能用了。」

劍城喀嚓喀嚓地移動鬆弛的卡鎖,撥了撥上面的彈簧。

 

 

京介!別用了啦!會受傷。」天馬趕緊把雨傘從劍城手裡拿回,

要是讓對方身上也劃一刀口子,他可不要。

 

「反正也不能用了!算了啦!」天馬將雨傘關緊收好,放在教室後方。

 

 

 

劍城微微地蹙起眉頭,問道:

「天馬,你這樣,怎麼回家?」

 

「沒辦法啦!只能等雨停了!京介也是吧!剛好可以一起等。」

天馬聳聳肩,爽快地找了個乾燥的位置坐下。

 

 

學校外的雨還沒停,

兩人就這樣肩並肩地坐在地板上,呆呆地看著依然沒意思要式微的雨勢。

 

 

 

 

*

 

 

 

 

 

不久,劍城感覺到肩膀壓下一股重量。

 

「天馬?」

劍城疑惑地轉頭一看,才發現天馬已經不小心睡著,毫無顧忌地躺在劍城的肩膀上

 

 

 

「累了啊...

劍城看著對方的睡顏喃喃說著,也不知道在跟自己對話,還是對天馬......

 

 

 

*

 

 

 

 

翌日。

 

「嗯......我在哪裡...?」

天馬好不容易從床上醒過來,他完全不記得,昨天自己到底是如何回家的?

難道那傾盆大雨也是夢嗎?

 

還有雨傘?

 

京介?

 

"...不是夢"

 

 天馬看到了手上的OK繃。

 

"難道......是京介?"

 

 

「秋姊!昨天......

天馬連滾帶爬地跑下樓,急得像在趕火車。

 

「天馬?你醒了?」相較低沉的聲線,

 

劍城正坐在天馬家的客廳,昨天,

就是他在雨變小之後,背著天馬走回木野秋的家。

 

 

 

「欸欸欸?京介!」天馬再度受到驚嚇,差點沒從樓梯上摔倒。

「你怎麼在這裡?昨天......

 

昨天?」劍城稍微一愣,

然後慢條斯理慢慢地起身,倒了杯溫牛奶,交到天馬手上。

 

「先喝些吧!秋姐等會就帶早餐回來了!」

 

「哦...好。」

 

「等等你喝完,」劍城瞥了一眼天馬的手。「我再幫你換藥。」

 

 

「欸......不用啦...我可以、自己來 

天馬連忙回絕,想起昨天自己呆頭呆腦表現,他就沒辦法接受劍城又要幫自己上藥。

 

 

「不管,還有小心你的睡衣,不要用髒了。」

 

但,劍城完全沒將天馬的話聽進去,自己開始從書包裡翻找著ok繃。

 

 

看著自己蠢到不行的睡衣,這是天馬第三度被嚇到,現在的他真的很想跑到手裡的牛奶杯裡躲起來。

 

天馬一邊握著杯子,一邊嘀咕:「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阿...京介怎麼會在我家啦......該不會是秋姐委託他來的吧?可是...秋姐怎麼會有京介的電話阿......?」

 

 

昨日深夜,雖然只飄著小雨,

但當劍城背著睡著的天馬回到家的時候,兩人也早已濕了一半,

 

衣服,也是劍城親自幫半夢半醒的天馬換下的,

畢竟秋姐是女生啊......

 

 

另一旁的劍城偷偷看著天馬的臉色千變萬化,一陣青一陣紫,一下羞怯起來,一下又猛地搖頭。

他不禁勾起唇角,默默地笑了。

 

 

---------------------------------------------------END-------

 

 後記這樣:

 

好的"涵雪生日賀文"完成!

 全文在日本,用手機寫完的(

 

會考完的第一篇文欸...手感都跑掉啦...

 

 

希望涵雪喜歡,因為涵雪表示風格我自訂,

 所以走*噗嗤一笑清水文*...(what!?!?

 

 

至於靈感,來自於我出國前,台灣一直連日下雨,

 加上我去年用雨傘用到手受傷的事件...

 闡述而成~

 

(不過我當時受傷時,好像就是直接讓血給他流流流~~~流回家手都快爛掉了~~~XD

 

 

主題為《借傘》

 

顧名思義,傘不要亂借哈哈哈~會衰到家哈哈哈~(X你還好嗎)

 

 

不過雖然手受傷,但可以被情人背來背去,

被情人看來(?)看去(?) 好像也還不錯!?!?!?

 

 

等等、扯太遠了!

總之在此祝涵雪生日快樂!!!!(放煙火

Sorry遲來的生日賀文哦~> <

 

Happy Birthda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