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殞瑟。不動明王 大好!相澤消太 大好! 閃11的創作 (主:不鬼/鬼不/京天/豪鬼/豪風/雜cp) MHA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主:麥相/相麥)

2015年八月的不動企劃

第一篇!(8月賀) 鬼不-不動與番茄節

第二篇是(8/10)不京-不知不覺的喜歡

第三篇是(8/14)不鬼-簡單論50題!

 

直接開始啦! 一篇完結!

 

正文:

 

------------------------------------------------------------------

 

不動盯著手裡的義大利單程機票上大大的「F」,

難得的暑假,

鬼道寄來了這東西要自己去那個鬼不隆冬的地方,還要跟他會合?

誰要跟那個死眼鏡會合啊?

頂多住他家,聽說義大利職業選手的待遇都不錯......

 

 

「哎!算了,去了就知道。」

放棄無謂的臆測,不動戴起耳機,從選單裡隨便挑了個電影,

嘴裡還斷斷續續地唸著。

 

「啊啊坐飛機什麼的最無聊了。」

他按著遙控器,視線停在了一個電影的名稱前。

 

「少林足球?少林?中國的那個少林?哪個少林?」

沒有人回答他的自言自語,

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機艙裡只有不動一個人。

 

 

 

 

***

 

 

 

「這是什麼鬼地方......鬼道到底在想什麼鬼東西......跑來跑去的累死老子了......

 

不動拖著行李走下第四臺轉程的交通工具,

嘴裡拉哩拉咂地唸了一堆""""去的

 

 

每個跟他擦肩而過的路人都忍不住多對這個異國客留心,

看看這位氣燄正烈的外地人正用著母語罵些什麼?

 

 

 

*

 

 

 

從機場出來,搭接駁車到火車站,

再從火車站搭個不知道是地鐵還是捷運的東西,

好不容易坐上了公車,現在按照站牌下車,

不動差點兒沒昏倒,

荒郊野外,放眼望去全是農田稻麥,只見稻草人不見人。

 

不動再三對照了鬼道給的站名和站牌上的名稱是否吻合。

 

「好哇!看的懂字母看不懂意思!什麼爛國家,老子會日文會英文但不會義大利文啊該死!」

 

時差都還沒調過來,不動簡直是累壞了,

他一邊嚷嚷著絕對不放過鬼道,一邊認命的邁開步伐。

 

「你這個王八蛋!我全身都要癱了......

依照鬼道的信裡所言,不動又往前走了二十幾分鐘,

終於看到了一台車,還有熟悉的人影。

 

 

「你......

「不動!」

不等對方發作,鬼道一個箭步跑上前,抱住對方。

 

「辛苦你了,對不起,只能把你約在這。」

不動突然有點反應不過來鬼道的意思,

或許是真的累了,他沒有推開他,任憑對方抱著自己。

 

 

 

*

 

 

 

「欸,鬼道,你幹麻讓我來到這種只有細菌的地方?」

「我們是人,不是細菌。」

鬼道半開玩笑地回應。

 

眼見不動不爽地咂咂嘴,撇過頭去看窗外。

 

「生氣啦?因為以我的身份去幫你接機,這一定會害你更晚出機場的,

你也知道啊,公眾人物真的很麻煩......

 

鬼道解釋了一大堆,希望不動能諒解,

只不過,當鬼道正想著為何對方都不說話呢?

 

轉頭一看。

 

「不動?」好吧!他睡了......

那剛剛自己講的那一長串,對方大概一句都沒聽到了。

 

「唉算了,諒你也累了......

 

 

 

鬼道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他也是因為怕錯過不動,一大早就開了將近兩個小時的車程,從市區出發到鄉野,

還到處繞路甩掉那些無聊的狗仔。

 

一直等到將近傍晚。

 

「哈啊--」又是一個呵欠,

鬼道拿起了早已退冰的咖啡。

 

 

 

 

***

 

 

 

「醒了?」

待不動起床時早已是日上三竿,鬼道也沒吵醒他,

總要讓不動把時差調整回來,

知道自己苦了他,鬼道好聲好氣地遞上了溫牛奶。

 

「這是哪裡?」

不動接下了杯子,他還在狀況外,昨天他睡的不省人事,

鬼道連叫了三、四聲都不應,

乾脆將不動打橫抱起,直接入房休息。

 

 

 

***

 

 

 

「你走開!我要換衣服!」不動吼著。「我不要穿你的衣服!」

不動就是不肯接下鬼道手裡的衣物。

 

「就一間房,是要我走去哪?」

鬼道汗顏,都多大的人了!還為了這種事鬧騰。

 

 

「不管,老子換衣服你管什麼管!」

「你就穿這套,要不然就別出來。」鬼道發狠了,

他早餐也吃了,澡也讓他洗了,不動就是不願意穿白色。

 

 

「老子就是不穿!白色的娘死了!」

這傢伙說要自己先洗澡,他會再拿衣服給他,結果卻執意要自己穿上白T恤,

這又不是他的衣服,看起來好沒品味。

 

「我要我的衣服,你快去拿!」不動光著身子在浴室裡和鬼道對峙。

 

「要拿自己出來拿。」鬼道也不理,

逕自走到不動的行李箱旁,把手裡個性十足的皮箱直接拖到陽台上。

 

「你!」不動咋舌。

 

 

 *

 

 

經過了一番追趕跑跳碰!

不動終於被鬼道強硬穿上了白色的衣服,

雖然鬼道的身上也多了不少咬痕和抓傷。

 

「你是貓還是狗啊!東抓西咬的。」鬼道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說道。

 

而坐在副駕駛座的不動也不甘示弱地反駁

「你是野人還是禽獸啊!上脫下剝。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著,也沒人問今天到底要去哪兒?

 

 

「下車。」

「幹嘛?」

路途似乎異常地遙遠,他們加了幾次油,走了不少路。

 

「我們在哪?」

「機場。」不動翻了個大白眼,

他昨天才剛從機場出來,現在又要進機場!

 

「去哪?」

不動看著鬼道搬下車上的行李,

先前和對方鬧騰,導致他根本沒發現行李已經上車的細節。

 

「西班牙。」

「啥毀?鬼道有人你有病嗎?」

「我們要去參加一個慶典。」鬼道不動聲色地回答。

 

「你有病,去慶典找我幹嘛?你改名,從此叫做鬼道有病。」

不動連行李都不幫忙拖,

扯下鬼道手裡的飛機票,逕自走在前面找路,

義大利文他看不懂沒錯,但一個一個字母照著對,他一樣能到達正確位置。

 

 

 

 

 

***

 

 

 

「這......這這這這是什麼鳥節慶!」

不動吵著不要下車,他一點也不想下車,

蕃茄節?

什麼東西?

 

他一步也不想踏出車外,

鬼道使勁將他拽下車,門票給了,拖鞋換了,

兩人一同被擠進會場中央。

 

 

 

*

 

 

這是西班牙某個小鎮的傳統活動,在每年八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三,

在西班牙瓦倫西亞地區的布尼奧爾小鎮,

會舉辦一年一度的盛大「蕃茄大戰」活動。

 

而不動和鬼道來的很早,正好在一級戰區,

活動瘋狂的開始,一臺裝滿蕃茄的大卡車駛入人聲鼎沸的廣場,

眾人立刻搶著熟透的大蕃茄往旁邊的人砸去,

隨著紅色蕃茄汁的濺出,所有人立刻感受到血灑四處的快感,

 

也不管對方是誰,是男是女,

有人就丟,

用力地丟,

奮力地砸,

中邪似地砸。

 

不動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已經被打了滿頭「紅」,

蕃茄汁像是鮮血一樣從不動的額頭流下,模樣煞是恐怖,活像個從鬼片裡走出來的殭屍,

不動原本就討厭蕃茄,現在更是對鬼道厭惡至極。

 

「好啊!鬼道有人,你根本是故意帶我來的!」

不動氣的臉紅脖子粗,但他的臉早已被蕃茄汁灑上一層紅,

鬼道的視線也都是一片紅,他帶著護目鏡,

眼睛不至於被蕃茄汁荼毒,

相較不動就比較可憐了,

看對方氣得張牙舞爪的模樣,紅通通的,也是可愛。

 

 

*

 

 

「去死吧!大混蛋!」不動盛怒之下,

也不管平時多討厭蕃茄,他現在一心一意只想報復鬼道,

隨手搶了一個陌生人的蕃茄,不動毫不留情地往鬼道砸去。

 

『啪!』

 

軟趴趴的蕃茄一落在鬼道的頭上就成了爛泥,

不動惡狠狠地再從地上撿了一顆已經成為碎渣的蕃茄塊,

 

往鬼道嘴裡一塞!

「唔!」

鬼道發出悶哼,

一股帶著鹹味的酸液從嘴裡化開,噁心至極。

 

但鬼道自然不是省油的燈,

心一橫,忍下吐出之意,他將蕃茄汁含在嘴裡,扯過不動,

立刻把對方攬進懷裡,覆上不動的唇。

 

「不.........」不動暗叫不妙,但已無法抵抗。

 

強烈的熱吻之下,

鬼道將嘴裡的蕃茄碎渣一口一口地渡往不動的唇。

 

「嗚嗯......哈呼......」不

動奮力抗拒,紅色的蕃茄液沿著嘴角流下。

 

「不要......

他的眼裡佈滿淚水,搞不懂為何鬼道要這樣欺負自己,

但因為嚐了自己最討厭的蕃茄,

專注於口腔的味覺更讓他不使上力,只能癱軟在鬼道的懷裡。

 

 

 

***

 

 

 

「不動......

「你走開!不要靠近我!」

鬼道緊跟在暴走的不動身後,深怕在茫茫人海中失了對方,

而不動也只顧著找地方沖洗身體,

全身都是噁心的蕃茄味,

加上天氣熱容易發酵,一股令人作嘔的酸臭氣味爬滿了不動的全身,

爬進了不動的鼻腔。

 

「嗯嗚.........」不動身子倏地癱軟,跪在排水溝旁吐了一地。

 

「不動!」鬼道心急了!

自己真的不該捉弄他的。

 

「你走開!我討厭你......

不動想要推開鬼道,卻毫無力量,

一雙大大的貓眸精銳地瞪著對方,不服氣,

但看著鬼道緊張的神情,他也心軟了,

儘管自己還是非常生氣。

 

「哼......

不動十分看不慣鬼道眉頭深瑣,神色緊繃的表情,

索性身體一鬆,眼睛一閉,賴在鬼道懷裡。

 

「我走不動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

他知道不動是在跟他鬧脾氣,輕輕一笑,

好在戀人身子極輕,

鬼道抱著不動走了一段、一段、又一段。

 

 

「不動......手張開,換衣服......

 

「不動...我們要回去囉......

 

「不動來......躺好......

 

 

迷迷糊糊之中,不動已經回到了義大利,當他從飯店裡醒來時,鬼道並不在旁邊。

 

 

「嗯......鬼道去哪了?」

 

不動在飯店內到處亂晃,就是不見鬼道的影子,

他又不會說義大利語,他用簡單的英文詢問櫃台小姐,

卻不知「鬼道有人」的義語發音怎麼講才正確,

溝通不成問題,但找人就有問題了。

 

「死到哪去了,王八蛋!」

不動狠狠地咒罵著,但他說的是日文,旁邊的路人聽也聽不懂。

 

 

「咦?是不動君嗎?」

「是你。」

費迪歐遠遠地就聽到了熟悉的日本腔,

以為是鬼道,但走近一看才發現是多年不見,

號稱「閃電日本Joker」的不動明王,

雖然對方留了長髮,但渾身的傲骨氣息依然讓人一眼就認出。

 

 

「沒想到你也在這裡,來看鬼道君比賽嗎?」

「鬼道有比賽?」

不動滿臉的詫異,使費迪歐不禁展眉微笑。

 

「是啊,鬼道君早上八點的賽程,

現在應該已經準備結束了,我以為你已經猜到了勝負,才先行回來呢!」

 

費迪歐望了一眼牆上的掛鐘,

他是真的如此認為,以對方絲毫不輸給鬼道的洞察能力,

判斷局勢對不動來說應是輕而一舉。

 

「鬼道......

不動思緒躊躇了下,還是等鬼道回來吧,

反正他相信他的實力。

 

待不動回神,費迪歐已經不知去向。

 

 

「我回來了。」

 

 

『啪!』

 

 

鬼道開了飯店的門,在毫無警戒之下,

被不動再次「K」了一大袋的蕃茄。

 

「恭喜明星賽獲得勝利啊!換我請客啦!請你吃蕃茄!」

 

 

----------------------------------------------------------------------------完!

 

宇修後記:

 

天啊! 我覺得我這篇打得超爛的......

只是意外讀到西班牙番茄節的文章,就想找不動來試試~

結果!!!

哀哀哀......不但劇情跳來跳去,連對話都有頭沒腦的......

 

"少林足球? 哪個少林?"

"只見稻草人不見人?"

"我們是人,不是細菌?"

 

"你是貓還是狗啊!東抓西咬?"

"你是野人還是禽獸啊!上脫下剝?"

"鬼道有人你改名,鬼道有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櫻雨 千雪
  • 居然有蕃茄節這種節日啊。。。
    比賽贏了請吃蕃茄w
  • 哈哈是啊,
    西班牙的三大節慶之一呢~
    有生之年,我也想去一看吶!

    (好久不見啦> <

    殞瑟 於 2015/08/10 20:29 回覆

  • 青蘋果
  • 哈哈哈
    鬼道有病!

    是說,感覺不動在這篇就是一直被耍被耍被耍
  • 鬼道有病。。。真的是神來一筆阿....> <
    ((其實我自己也笑了XDD
    唉唉每次發鬼不就是不動好辛苦....哈哈哈

    殞瑟 於 2015/08/10 20:30 回覆

  • 匿。
  • 番茄節耶!(之前有在書上看過)
    「只見稻草人不見人」和「改名叫鬼道有病」完全戳中吾的笑點XDD
    不過餵爛番茄那段不知為何感覺有點噁......
  • 哈哈~
    這篇都是文字遊戲啊--

    (對啊餵蕃茄那段,我自己也是覺得越寫越不對勁....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喂!

    殞瑟 於 2015/08/10 20:32 回覆

  • 呆呆
  • 鬼道有病我狂笑wwww
    餵番茄GJ!
    甜阿(是說番茄明明很好ㄘ
    我好像有段時間沒來宇修家了呢?
  • 是啊!好久不見啦~~> <
    鬼道有病好像是個天大的笑點www
    哈哈哈!!!

    嘿!蕃茄超好吃!我也超喜歡吃蕃茄的! ((我是蕃茄控~~^^

    殞瑟 於 2015/08/10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