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殞瑟。不動明王 大好!相澤消太 大好! 閃11的創作 (主:不鬼/鬼不/京天/豪鬼/豪風/雜cp) MHA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主:麥相/相麥)

劍城一人單挑5狼!

井吹與象,皆帆與貓頭鷹!還有白龍的大顯身手喔!

費迪歐,迪蘭,馬克即將登場!

不動鬼道再次復出!

至於天馬跟信助到底能不能逃脫殺魁人的手掌呢?

 

正文:

 


 

劍城緩緩地睜開眼睛,另外兩隻狼沒有在他的身邊,但劍城沒有打算立刻起身,只是側耳仔細聆聽。

 

『嗚--呼嗚--

 

一聲聲氣如游絲的狼嚎竄入劍城的耳朵裡。

 

"怎麼一回事?"

 

劍城感到相當疑惑,這不是宣敵的吼聲,

而是有點,哀怨地、心疼地、無奈地、欣喜地......很多複雜情緒混合的低喃。

 

"沒想到狼也有那麼多樣的情感。"

 

劍城靜悄悄地稍微離開地面,接著,他看見了一幅他從沒看過的畫面。

 

那是一隻狼媽媽,她已經躺在地上,在她的後臀邊有一灘水,

那不是血,而是肚子內的羊水破裂而出。

 

「她要生了......」劍城親眼目睹了一群小生物的出現,精心動魄。

 

剛出生的小小狼還沒有毛,眼睛也尚未睜開,

只見母狼溫柔地舔著自己的孩子,眼神裡看不到先前的狠厲,

全剩下溫暖的柔情。

 

 

「哇......

劍城忍不住被這樣的場景懾地分了神,

忘了旁邊有一隻較年輕的中型狼,為了保護母狼正充滿敵意地戒守著眼前的人類。

 

『吼......

牠發出警告似的低吼,露出兩邊的利牙,

黑褐色的眸子直鉤鉤地盯著劍城。

 

「我不會傷害你們。」

城本想撿起大刀防身,但他卻突然瞥見,那匹剛生產完畢的母狼眼底正泛著淚光,

可能是在想她今天大概沒辦法活下去了,孩子,怎麼辦?

 

於是劍城心一軟,

伸出腳把地上的刀子踢往那匹年輕的中型狼,

 

牠愣了下,但隨即又恢復警戒,

牠的右前腳試探地往前輕踏了一步。

 

「我不會傷害你們。」

劍城又保證了一次,他把手槍也拋在地上,慢慢開始向前。

 

 

 

 

***

 

 

 

 

「大塊頭!你不服?嗯?我騎了你!」

井吹向來說到做到,已經剩下最後一隻大象,而牠尤其地頑強,

這讓井吹起了收服之心,比起殺戮,他更喜歡把別人馴服的感覺,

要別人對他服服貼貼,敬畏他,尊敬他。

 

『姆馬啊啊啊啊啊啊--

那頭巨象又再次狂亂地叫了起來,井吹裝模作樣地嗚起耳朵,

 

說道。

「你好吵,到底想說什麼啊?」

 

話是這樣講,不過井吹也開始發現,這裡的動物,好像......

 

嘎嘎!』

『嘎咯咯--

 

神童一下對付天上的飛鳥,一下對付地下的狐狸,鬣狗,

但他漸漸感到奇怪,他竟然看見了動物在吃自己同伴的屍體。

 

當然,皆帆也發現了此事。

 

「神童!你是神童吧?這裡我來處理,你去找找有沒有可以弄出食物的地方!」

 

皆帆往右躲開那隻貓頭鷹的俯衝攻擊,

長茅跟著甩出,正好擊中那隻貓頭鷹的腹部。

 

『吱嘎--!』

貓頭鷹發出銳利的尖鳴,傷口開始滲出鮮血,染紅了雪白的羽毛。

 

「皆帆隊長,快後退!」

此時的神童已經找到開關,也不管群體的禽鳥正在他身上張喙亂啄,

趕緊往寫著〝Food〞的按鈕處用力敲下。               

 

 

大批的食物立刻被天上突然伸出的怪手灑下,

血淋淋的肉塊,活生生的蚯蚓,乾巴巴的牧草,分別從四面八方送出。

 

『姆啊啊啊--

『吱吱吱--

『嗷嗚--

『嘎嘎咕咕--

 

所有動物大聲齊鳴,仔細聽就像是各式各樣的歡呼聲。

 

大象的攻擊也倏地停止,反身就要前去競爭食物,

結果卻發現自己的同伴早被井吹殺害,還有誰會跟他搶奪食物呢?

 

只見大象竟站住不走了,掉頭回到井吹身邊。

 

「你幹嘛,我不殺你了。」井吹失去興致,

抓起掉落在臉上的噁心蟲子,彈飛。

 

他擺了擺手,也不怕這頭大象繼續攻擊他,

知道自己本不該殺了牠們,但誰能提早猜到真相呢?

 

井吹暗自咒罵著殺魁的冷血。

 

而那隻大象也在井吹的預料之內,對人類沒了敵意,

牠前去跪在同伴死去的屍體上蹭了蹭,發出低沉的哀嚎。

 

「這......」井吹看傻了,頓時覺得腦中一陣糾結。

 

爾後,那頭象捲起一些牧草,蓋在同伴的身上,

突然,

牠朝著一面金屬柵欄猛地衝過去。

 

「喂!你幹什麼!」井吹大喊。

 

『碰!』

 

 

來不及了......

 

 

 

 

 

*

 

 

 

 

「懷疑什麼!給我上去!」電子音效傳來聲響。

 

一行殺魁人,加上白龍、信助、天馬,三人拉拉扯扯地來到了餐廳,

四下無人,

殺魁人叫白龍將新逮到的兩個條子綁在大柱子上。

 

天馬和信助依然不說半句話,也不發出半點聲音,

他們甚至搞不清楚,白龍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

 

「哼......可別亂動,我們是不急著要你們的小命,你們是人質,順便來問問......呵呵呵。」

 

 

白龍熟練地在天馬和信助的背後打了一個活死結,

愈是用力就愈緊。

 

「別再掙扎了,這樣可是無法逃脫的喔!」

白龍抓著天馬的手,扯了扯繩子給與暗示。

 

一鬆一緊,天馬立刻知道那是活死結,為了掩飾,他開始極力抗拒。

 

「放開我!你們現在已經被警方包圍了!」

「抓著我們也沒用的!」

 

信助同時接受到訊息,兩人奮力的拉緊繩子,

儘管白龍的槍口從不移開他們的心窩,

殺魁人知道他們誓死如歸,那必定得逼問警方相關消息,才有殺掉的意義。

 

沒想到白龍先發制人,大聲地喝止。

 

「閉嘴!死到臨頭了說什麼大話!」

這一聲話語響徹雲霄,連殺魁人都不禁起了疑心。

 

這自稱闇龍的同仁,一點也不像是殺魁培養過的研究員,又不是警方人物,

他到底是誰?

 

正當殺魁人滿腹疑問,白龍卻舉起手槍,往餐廳的頂面打去。

『砰!』

餐廳的圓頂是玻璃製,要是打碎了還得了?

 

「一起上!」

 

電子聲指揮著十來個部屬要捉拿白龍,沒想到才剛下令,

牆角邊射來的子彈已經送了三位殺魁人一個終。

 

「誰!」白龍身手矯健,

躲過了兩枚子彈,一邊喝問對方名號,一邊再往頂面開槍。

 

「白龍君,是我呦!」

吹雪優雅地從陰暗處走出,他已經在暗中聽了許久,

確認白龍還是自己的人才出手幫忙,

 

不過真沒想到!不動的手下如此聰明,

還有絲毫看不出破綻的演技,他巧妙地讓天馬和信助來到頂樓,這樣突擊安心多了!

 

「謝前輩相助。」

「不打緊,你快快小心,再沒多久,不動和義大利人就會來了!」

 

要不是吹雪在醫院時見過對方,

否則依他的槍法,白龍也可能躲不過背後的暗擊。

 

『砰!咻咻!』

右手舉槍,左手連發鋒利無比的手術刀,

殺魁人沒見過這種精妙的武器,閃爍晃眼,

 

兩個殺魁人避了子彈卻躲不過細刃,刀口插入脖子當場斃命,雙雙再度倒下。

 

『咻咻!』

 

吹雪出手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見他尚未移動寸步,卻已瞬間殲滅了四個重裝敵人。

 

白龍心想,

"吹雪前輩不僅是法醫,連擲法都如此了得!"

 

他勝券在握,便開始大膽行事,白龍子彈連發,將頂樓打出了一個大洞,

其實這打法也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Boss早已事先指示他要這麼做。

 

「喂!你們兩個,別傻楞著!想被玻璃戳死嗎?」

白龍一叫,天馬和信助頓時回神,雙手一鬆即脫離了繩子。

 

只不過身上的槍械在先前已被沒收,

他們只好撿了殺魁人的特製步槍湊合著防身,躲避片片掉落的碎玻璃。

 

不到一時半刻,殺魁的第六層頂樓全然成了廢墟,

 

白龍截斷了所有電源線,吹雪守著門口,想要聯絡上雪村和亞風爐。

 

天馬及信助則移開了全部的桌椅,清出一塊大空地,

以便等會兒義大利的直昇機上下降。

 

「士郎,我在這,呼叫器都要被你按壞啦!」

米白色的長髮飄過,轉眼間,亞風爐已經出現在吹雪的面前。

 

「照美!雪村他......

「他沒事,你放心好啦!」

亞風爐當下說了他正好在四樓與雪村相見,

兩人一同以毒制毒,用刺激性氣體讓殺魁的研究員往大型溫室內躲避,

然後再拋入強力麻醉劑,

力鬥不如智鬥,迅速地搞定了四、五樓的研究人員。

 

「他們都睡得正香呢!」亞風爐哈哈大笑。又說,

「現在只差一、二樓的大戰還沒有消息,大廳是最快攻下的,那三個小子還真不錯!」

 

亞風爐同時也知道三樓動物狙殺場正打得火熱,但他相信他們的實力,劍城總長,神童總指揮官,

還有兩大特種部隊隊長——皆帆、井吹。

 

高手雲集,應也不至於輸的太慘。

 

「總之,士郎不用擔心,雪村那傢伙也是特種部隊的......

來,這是我偷偷帶出來的,我想你應該有興趣。」

 

 

 

*

 

 

 

 

劍城輕輕地碰觸灰狼的長毛,而牠緊繃的身體也漸漸緩了下來。

 

......抱歉。」對於自己的誤殺,劍城也感到很愧疚。

 

 

「孩子,你打算怎麼辦?」

 

劍城完全沒有意識到他正在跟狼對話,而那兩匹狼卻也好像了解了劍城的意思,

 

母狼只是靜靜舔拭著未睜開眼睛的寶貝,卻依然躺著沒動,劍城知道她剛生產完,身體很虛弱。

 

「等等。」

他立刻回到有食物的地方,也不理會同伴們的叫喚,

拾起最大塊的生肉,趕緊送到母狼的嘴邊。

 

『嗚-嗚呼--』母狼撇頭不吃,發出了幾聲低吟,

將肉輕輕地推到另一匹狼那邊,

 

劍城近距離一看,才發現那頭瘦狼,正是自己開槍射瞎的那隻,牠看不到,但也憑著氣味來源,胡亂地把肉塊吃的一點也不剩。

 

『嗚呼--嗚嗚呼--』母狼的喘息聲越來越重,怎麼一回事?

 

劍城完全沒有頭緒。

 

過了不久,那頭母狼靠向劍城,蹭了蹭他的身體。

 

「怎麼......」劍城已經大概能猜出意思,但他還是不懂,為什麼?

 

『嗷嗚--

最後,母狼把懷裡的四個狼寶寶叼到劍城面前,

一陣狼嘯後,她緩緩地閉上了靈眼。

 

『嗷--嗷嗷嗚!』

瞎眼狼看不見,卻知道最後的夥伴已經死去,牠急地亂叫亂跳,死守在母狼的屍體邊不肯離開,一下嘗試叫醒母狼,一下依偎在對方身邊,想要感覺到最後的溫度。

 

「你打算怎麼做,總長?」井吹問著,

一旁還站著紅了眼眶的神童,和表情凝重的皆帆。

 

「四隻小狼,但千萬不要輕視他們的力量。」此時的雪村也到了現場,他又說。

「這些動物們都有注射......算是禁藥吧?」

 

他看得懂一些藥物名稱,知道這些動物將來必定非同小可,

雪村又說。

 

「把他們放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一隻瞎眼狼能幹什麼?」

 

「畢竟狼也是群居的動物。」皆帆接著說道,

他沒說的太明白,但言下之意,劍城也懂。

這匹狼大概也活不了多久了!

 

所有人一齊看向劍城,等待他的決定,

劍城深思了一會兒,脫下自己的外套,輕輕地來到狼寶寶身邊,

將牠們溫柔地放入衣服內,包裹起來,

又找來幾層厚厚的軟布,一同放進自己帶來的軍包內。

 

「那麼總長大人是下定決心了!」皆帆微笑開口。

 

「讓我們一起護送這幾隻狼小鬼,平安離開殺魁好啦!」

井吹的話語鏗鏘有力,也將拿起掉在地上的象牙,插入背包。

 

「井吹,象牙很重。」

雪村不知用意,覺得井吹為何徒增身體的重量?

 

「我喜歡,咱們走吧!」井吹也懶得解釋,

他感謝神童的救命之恩,親暱地搭上對方的肩膀,

四人準備離開,卻遲遲不見皆帆跟上。

 

「皆帆呢?」井吹突問。

 

「在後面。」神童心細,

知道皆帆對那隻大貓頭鷹有了情愫。

 

「要好好帶領大家從這裡離開,知道嗎?」

皆帆撫著貓頭鷹的羽毛,拍了拍。

 

貓頭鷹睜著眼睛骨錄錄地轉,搖頭晃腦地動了動,應該是聽懂了!

 

「加油,但願能再見到你。」

皆帆微微一笑,起身離開,回到隊伍。

 

 

 

 

 

*

 

 

 

「哇!這是非常稀有的解毒植物呢!」

「解毒?」

「是啊,以毒解毒。不過它也只能解幾種特殊的蛇毒。」

「只能解蛇毒!這麼難用。」

「能解蛇毒就相當不錯了呢!有些蛇毒只能用原本的蛇液來解,萬一沒抓到原蛇......

「我懂了,這種藥就有用啦!」

 

吹雪和亞風爐正討論著先前帶回來的藥劑,

吹雪一連看了幾種,都是詫異驚喜地讚嘆,

亞風爐好奇心萌生,指來指去、問東問西,

吹雪也耐心解釋,兩人完全不擔心其他的同仁們還在殺魁內奮力抗敵。

 

「信助,白龍呢?剛剛還在那裡的。」

天馬的視線從前輩們身上轉移,

先前白龍要他們幫忙守住餐廳,不得讓殺魁人攻入,

怎知殺魁的人越來越少,根本沒人來到餐廳頂樓,

天馬這才想起,殺魁總共有兩棟,這只是其中一個部分而已。

 

「等等天馬!好像有直昇機往這裡開過來了!」

信助向外頭的天空指去,天馬轉身瞧個仔細。

 

「是太陽老師!還有,不動前輩!旁白還有一個......不太清楚是誰。」

 

「欸嘿!是白龍還有修!他們兩個在直昇機的下面!」

信助興奮地又叫又跳,多天沒見到警局裡的大家,現在頓覺得格外親切。

 

「喂!笨蛋!滾遠一點!要下降了!」不動在直昇機上大吼,

只可惜螺旋槳的聲音實在太大,根本傳不進天馬和信助的耳裡。

 

「後退!後退!」白龍會意,隨即也跟著大喊。

 

「咦?白龍在說什麼啊?要做什麼?」

天馬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是越走越近,

想聽知道直升機上的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而此時,直升機也準備降落。

 

「天馬!危險!後退!」神童眼看狀況不對勁,連忙大叫,

他與劍城、雪村、皆帆、井吹也已經來到頂樓,

 

而各處的綱海和源田也紛紛回報:殺魁分派的人手只減不增。

 

「什麼?」

天馬還來不及反應,一抹深藍色的影子掠過自己,

然後,他被摔往後方。

 

「總長,真是名不虛傳。」

皆帆輕笑,與井吹、雪村三人聯手接住天馬,

這是他們特種部隊間的默契,不言而喻。

 

「天馬,小心一點。」

神童將對方扶起,

信助也靠近眾人,但他是初次見到特種部隊的隊長們,所以也不敢搭話。

 

「謝、謝謝總長!」

天馬總算站穩了身子,他感激地向劍城道謝。

 

「嗯…...」劍城只是微微點了頭,沒有再說話,

他四周看了看,貌似在找些什麼?

 

「總長在找他們嗎?是小狼呢!好可愛。」

原來先前劍城放下了背包,趕去救天馬。

 

吹雪觀察細膩,發現那口袋子竟然會晃動,

便抱了起來,捧在懷裡,準備看個究竟。

 

「小狼?鬼道,你覺得怎麼辦?」

「嗯?」

不動早已從直升機裡走出,與鬼道並肩走向聚集地。

 

鬼道思考了一會兒,才說道。

「吹雪,你能暫時保護這些小狼嗎?」

「可以呀!」

 吹雪一口答應。

 

「那雪村,你先護著吹雪離開吧!」

「是。」既然是前總司令的指示,雪村也就沒有再多說。

 

「慢著,我送你們一程。」

亞風爐突然開口,因為他也還要指揮便衣刑警們。

 

「我有車,可以先借你們。」

「那就謝謝照美了!」吹雪笑著回答,回過身來,他也向劍城說道。

 

「總長,不用擔心小狼,我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多謝吹雪前輩。」劍城微微欠身。

 

 

 

*

 

 

 

待三人離開後,不動才開始發話。

 

「都準備好了沒有!劍城、天馬、神童,你們快先去填彈。修,地圖呢?給特種的看過。」

 

「咦?」

皆帆和井吹面面相覷,一時之間竟無法理解不動的用意。

 

「可惡,修。你的功勞比我還大!」

白龍卻是馬上了解了十之八九。

 

「白龍,別這樣啊!都是大哥安排的。來,這是地圖。」

原來,

不動不止派了白龍潛入,也同時讓修進到另外一棟大樓內。

 

他知道,殺魁總部分成兩棟,分別在進行不同的殺魁作業。

 

「如果我們打下的是研究部門,那剩下的那棟就極有可能是......

「行動部門。」

皆帆接下了井吹說的話。

他的手正抵著下巴,上下打量眼前的修。

 

 

「哼!不錯。還算聰明。」

不動冷笑了一聲,然後才介紹起與他同來的其他人。

 

「費迪歐。」不動頓了頓,然後轉身指向另外兩個人。

「還有馬克、迪藍。」

 

「你們好。」

「嗨!」

「請多指教啦!」

 

眾人們熱情的握手認識,一邊討論等會兒的戰鬥。

 

「嗯!義大利軍也到了吧?」鬼道突然出聲。


 


 

作者後記:

 

亂中溫情,

寫出動物對生命的尊重與舐犢之情,反比人類的殺戮和殘忍,

動物也有動物的情感,有他們的喜怒哀樂,有他們的生存之道......

 

從上一集的相殺,到這一集的互相諒解,

我總是覺得,戰爭固然殘酷,

但在這冷血之中,一定也會有值得我們去深思的畫面,

 

有些動物選擇苟延生存,有些動物選擇與死去的同伴一同離世,

有些則是為了擔負使命而奮力留下,

每個生命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不管自己做的決定是什麼,

一旦決定了,就沒有再反悔的機會......

 

我希望那匹狼媽媽可以好好的死去,她是個強大的母親,

堅強地獨自把孩子生下,直到最後一刻,她都不願意離開他的孩子。

而大家可能也會明白,那隻被遺留的瞎眼狼,

是會變得更加堅強,還是會如同那頭巨象一般,隨逝而去.......

 

你知道嗎?誰都不可能設法傷害你,除非你真的放棄自己了!

請記得那頭選擇自我了斷的巨象,想一想吧......

 

最後,宇修真的好謝謝大家的一路追文~

我很感動,想把更多深刻的故事帶給大家!

 

下一篇,

看看鬼道/不動/劍城/天馬/白龍/修/迪蘭/馬克/費迪歐如何大顯身手吧!!!

前往謎樣的,殺魁的黑暗行動部門!!!

 

上一篇: [閃11]枉滅12-激戰

 

下一篇: [閃11]枉滅14-迷宮追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匿。
  • 好深刻的感覺呢......
    其實吾也相信動物間是有感情存在的血肉之軀,就像人類一樣。
    不管是同伴間的羈絆、母子間的舐犢情深之情,對我們、對牠們來說都是有所感觸的。
    願殺戮終究化解為和平......
  • 是啊~
    我自己在打的時候就很多想法冒出來////////

    雖然下一集又要開打了!
    不過我希望看的人都能有一點心靈的微盪~

    好啦,在此也要說下抱歉,我高中了,變的更忙....
    發文素豆又要變慢了....真的很不好意思QAQ

    殞瑟 於 2015/09/29 18:54 回覆

  • 匿。
  • 就算發文速度變慢也沒關係的
    這樣在看到更新時反而會覺得更開心呢!
    總之請宇修好好加油!
  • 呃啊啊啊可是我荒廢了整整一年啊!(崩潰

    高中真的忙到翻。。。
    現在最新的枉滅還卡在兩千字多.....

    殞瑟 於 2016/08/13 13:18 回覆

  • 人一個
  • 你好!我看了你的文章
    挺好看呢
    節奏緊湊
    人物刻劃又生動
    但看見這篇的日期己是2015年的時候
    想請問什麼時候再出呢
    很期待結局如何!

    另外想請問你是閃電十一人爆裂論壇裡的大大嗎
    因為看見你最近的文章出現在論壇裡了
    應該是叫"死亡的那天"
    但今天去找卻找不到
    希望快點出下一集啦

    thank you!
  • 哇啊!現在才回真的不好意思,我現在已經是高二生了....(抹

    忙不過來啊... ...
    呃呃,話說?什麼論壇呀?我好像沒有在那裡... ...
    可能被轉貼了?

    謝謝你的喜歡,我也好想趕快更新QAQ
    無奈於時間真的不夠,我會加油的!感謝厚愛!

    殞瑟 於 2016/10/22 19:45 回覆

  • 又是我人一個
  • 樓主我請你回覆我吧
    結局如何
    豪炎寺怎樣呢
  • 好的好的我來回覆你了抱歉最近很忙。我已經是個高二生了,哇啊我好老XDDD

    最近會回來更新這邊。(其實有一段時間突然想不起密碼... ...所以就沒有上線... ...)

    十分不好意思。

    殞瑟 於 2016/10/22 19:46 回覆

  • 人一個
  • 樓主啊希望你還未被考試麻醉…
    這文是難得的好作品啊…
  • 謝謝你!我會快快想辦法更新的!(燃燒。)

    現在才回很抱歉... ...

    殞瑟 於 2016/10/22 19: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