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殞瑟。不動明王 大好!相澤消太 大好! 閃11的創作 (主:不鬼/鬼不/京天/豪鬼/豪風/雜cp) MHA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主:麥相/相麥)

睽違三年,枉滅終於繼續連載!獻上五千三百字一次看到爽。

之前一直有訪客留言,求更新,殞瑟真的很抱歉!拖了那麼久!!!Orzzzzzz

回歸之後,枉滅會是連載的主力,那麼就趕快介紹一下吧!

這集呢!殺魁行動部門的戰鬥!

白修、不鬼、迪藍馬克、京天、滿滿的CP感啊!還有特種部隊:井吹、皆帆、雪村的出現哦!

結合!菁英警方,菜鳥臥底,黑道人士,海外刑警的聯手大戰殺魁!

 

正文:


 

「義大利軍已經全數埋伏在外側,等待示下。」費迪歐回答道。
 
「嗯。」鬼道點了點頭,然後轉頭看向不動。
 
「好,那麼信助,神童,你們負責收拾這棟樓的所有項目,等一下風丸的援隊會到,你們和便衣組的負責處理剩下的殺魁人,還有,也請資料組再派人過來清點內部的資料。」
 
 
「是!」信助和神童應聲答道。
 
不動早已盤算好所有的行動,他轉過身。又道:「三倆一組,懂嗎?白龍,修。跟我。」
 
「劍城總長,天馬。我們一起。」鬼道接著說。
 
迪藍哈哈大笑,也學樣講著。「那麼就是。我,迪藍,馬克,費迪歐,一組!Nice!」
 
 
就這樣,結合了菁英警方,菜鳥臥底,黑道人士,海外刑警,等等各式各樣的三批人。他們一路殺入另一棟迷樣的大樓。
 
 
 
 
 
 
 
 
 
 
 

「修,白龍,進去。」不動和手下三人為先發,他們身上都不是警方衣服,而是幫派的專用服飾,外面是一件黑色的特長披風,足以罩住全身,而裡面則是全黑色防彈的彈力緊身衣,並且藏著不同的武器。所有人戰戰兢兢地沿著牆壁走在漆黑的道路裡。
 
「噓!有聲音。」
修走在最前端,此話一出,九人立刻停下腳步,側耳傾聽。
 
 
「噠——噠噠——
 
 
 
-「什麼東西?」-白龍張著口型詢問,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修搖搖頭,他也是什麼也沒看到。
 
 
-「閉嘴,別動,A。」-
 
不動眼睛一瞪,嘴形一出,另兩人瞬間會意,他們定在原地,握緊了槍鞘。不動的皮靴清亮地在靜默中響起。
 
 
「叩!叩!叩!」
 
「就是那裡了!那邊有人!
在不動的預料之中,道路的最底端開始陣陣騷動,一眨眼的時間,十來個身穿黑衣大袍的人出現在白龍、修、不動三人面前。
 
不過。
 
「哼,太慢了。」白龍嘲諷低語,他早已拔出長刀和手槍,衝出陰暗處。
 
白龍旋轉跳起,槍口顧前,刀口護後,猛地揮刀砍動,槍聲鳴鳴,瞬時已有七八人負傷倒地。

「我這邊也好了。」此時,修從背後將其餘的人以打穴法點倒。
 
 
迪藍和馬克在後頭默默地看著,輕聲細語。「手法不錯啊……」
 
「嘿!」費迪歐適時拍了拍正互相咬耳朵的兩人的肩膀,打斷說道:「走了。回去再聊。」
他的眼神往不遠處的鬼道瞟了瞟,示意他們別再說下去。
 
鬼道裝做沒注意,跟在不動後面繼續往前。
 
裡頭越來越漆黑,只有淡淡的微光指示著盡頭的方向,劍城、鬼道、天馬領頭,中段緊跟著費迪歐、迪藍、馬克,不動、修、白龍壓後,九人成一路直線前進,一刻也不敢懈怠。
 
 
「快到了。」天馬悄聲說道。
 
費迪歐接著說:「前面就是行動部門的……。」
 
「大家小心點、殺魁……」鬼道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後方傳來不動的大喊。
 
「死眼鏡!看上面!」
 
「快閃開!」白龍跟著大吼。
 
所有人應聲臥倒,向左右兩邊牆壁翻滾。
 
「閃!混脹東西!」白龍高聲咆哮,雙手握槍,「碰——碰碰!」一舉打落將近十幾片由天花板激射出的刀刃,閃閃金光,鏗鏗作響,直到利器全數落地,他們才敢戰戰兢兢地起身。
 
 
「白龍,修,跟我。」不動說著,便往前快速衝去。
 
「是。」
「是!」他們三人因是殿後預防,所以不在暗器的攻擊範圍內。
 
「行動部門的裡頭像個迷宮,修,路線你記好了沒?」
 
「前面右轉!」修第一個跑在最前方帶路,白龍緊跟在後,負責除倒前方的殺魁人。
 
不動則剷除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三人急速擊殺向前,威力之強,銳不可當。
 

「劍城、天馬,我們左側。」鬼道示意剩餘的兩組人馬分頭進行。
 
「我跟迪藍、馬克,右側。」
 
 
巨大的迷宮讓人無法推測他的真實面貌,但常理推測,最重要的一定會被鎖在最中間。而依照修當初畫好的地圖來看,這個迷宮建築,竟然有坡度和高度,總共四層樓的變化,有些走道寬闊,有些窄小,有些挑高,有些卻是極陡。
 
 
「嘰——!嘰!」
 
迎面殺來一群機械武裝的怪手,纏著他們無法前進,卻是一勁兒地絆手絆腳,也不攻擊,只想撈手綁腳,十分古怪。
 
 
「鬼、鬼道前輩!這是怎麼回事?」
天馬的步伐左右變換,每每都在千鈞一髮之際的逃開,雖然驚險沒被擊中,卻完全無法攻擊。
 
 
劍城雙刀護身,白光盈盈,使怪手無法攻擊,卻也傷不了它們半分。
 
 
「他們要抓我們。小心點。」
鬼道瞇起赤紅色的血眸,敏銳的觀察力算準了機械怪手三人在迷宮裡前行的防禦漏洞。
 
 
 
「不動!你跟劍城前後夾攻它!」
鬼道大喊著,然後他率先向機械怪手衝去,將其中一隻手臂引誘到牆邊。
 
 
「白痴!你怎麼總幹一些危險的蠢事!劍城!看住我後面。」
不動見狀,拔起夾克內的手槍立刻殺上前,往機械手臂根部的位置連開五槍,打個稀巴爛。
 
「碰碰碰碰碰!」
 
就在不動瞄槍的同時,劍城揮動雙刀替前輩擋下了另外兩隻怪手的攻擊。
 
「這鬼道也不是蓋的嘛、」迪藍一邊漫不經心地說著,一邊依樣畫葫蘆地跑向另一頭,吸引第二隻怪手的攻擊。
 
費迪歐看了馬克一眼。
「馬克。」
 
「我們上!」
兩人衝向前,一個右攻一個左擋,快速地粉碎了另一隻狂亂攻擊的怪手。
 
 
「Boss的子彈是免錢的嗎?哈哈!」白龍噗嗤覺得好笑,與修背對背站在一群機械怪手的中央,抱著來福槍接連擊射了好幾發。
 
 
「白龍,先看敵人好嗎?」修一邊射擊天馬和鬼道身後的機械怪手,還不忘提醒著自己的搭檔。
 
「我說修啊,你確定你要看起清楚,我們還有多是少敵人要砍嗎?」
白龍的話語不可置信中帶著顫抖,由於他面向著前方。
 
「看看前面!數不清的機械武裝啊!」
 
白龍只能大喊,並換來修的一句閉嘴和不動一聲暴躁的髒話。
 
 
「難道殺魁已經進化到全部都用機械式殺戮?」鬼道大聲提問,機械與機械的金屬碰撞聲,永遠砍殺不完的敵方讓他們幾乎無法溝通。
 
 
 
「Boss!我覺得,我們會在這裡,直到累死!」
白龍九人又在這邊持續戰了一會,以十分緩慢的進度又向前殺了幾公尺。
 
 
「在這樣下去,我們就會被抓住。」修回想記憶中地圖的模樣,前面……應該是……
 
 
「小心!」
分神之時,天馬用手槍擊碎從他後面抓來的機械手爪。
 
 
拿著雙刃大刀的劍城和抱著來福槍、身上又背子彈的白龍已經漸漸感到不支。
 
「不動哥!我有個建議,可以用炸彈嗎?」修閃過一記從下盤伸來的怪手。
 
現在的天馬、劍城、白龍、修四人圍成一個圈,一邊抵擋四面八方撲來的攻擊,一邊想辦法繼續向前。而鬼道、不動、迪藍、馬克、費迪歐五位前輩,則是分佈在更外圍的地方,以超高的默契破壞機械軍團的利爪。
 

「炸彈?現在是要準備同生共死嗎?」迪藍打趣地回應了修的話。
 
「好了別說笑了。」
馬克制止了迪藍的話,收起腳步側過身,一把手槍落進費迪歐的左手。
 
「謝了馬克。」迪歐微笑,左腕順勢抬起,射擊在不動斜後方蠢蠢欲動的怪手。
 
 
「嗤、左手挺穩的嘛。」不動睨眼望去,費迪歐溫和的笑容依舊讓他渾身不自在。
 
 
「修!這裡的地形要改變了?」只有鬼道真的了解到修的言下之意。
 
 
 
「是的,前方的地形可能會變得非常狹窄……」如果他的印象正確,「而且還會變成上坡!」
 
 
「操!真的假的!」
白龍手邊的動作不停,瞄準,按下扣板機,又是一記強力擊射,快速不間斷的攻擊加上來福槍本身強烈的後座力,白龍甚至已經可以感覺到肩骨週遭血液的流動。
 

不動替修和白龍擋下另一波怪手的攻擊。
 
 
「機械是不會累的,但是……。」
不動說著,抽出大衣內的電擊棒,對著伸來的機械手臂就是一陣猛電。
 
 
「滋——」機械爪子軟軟地倒了下來,在地面上抽搐著。
 
 
「記得,不能碰到被電過的金屬。」
不動逕自將白龍的來福槍和自己的電擊棒互換,回到鬼道附近。「鬼道,能不能請義大利的軍隊先……」
 
 
 
 
 
 
 
 


眼看砍殺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個小時,所有人的呼吸開始變重。
 
 
「看到了!窄路就在在前方。」馬克第一個注意到即將改變的通路。
 
「很好,裡頭的機械手臂沒辦法正常活動。」費迪歐抓起散彈槍掃射道路上的怪手。
 
鬼道喊道:「天馬,以你的速度!」「就交給你了!」迪藍跟著喊。
 
「天馬,衝進去,不需要害怕。」劍城拍了拍天馬的肩膀,肯定道:「你做得到,現在也只有你能夠改變現況。」
 
 
「小鬼,注意安全。」不動最後提醒。
 
「去吧,我們會在背後幫你顧著。」劍城和鬼道點了點頭。
 
 
「好、好的!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所有人任憑著從地面伸來的機械爪手,他們全部舉起槍,在天馬的四周開火射擊,射碎他附近阻礙,只為了保他一人能夠突破重圍。

天馬只能用盡全力往那個唯一的入口衝去。

 
 
「不動,你確定要這麼做?」鬼道依舊不放心,他根本無法預知這樣的結果。他們的雙腳都已經被緊緊抓住,只剩下上半身能進行防守。
 
「動作快點,這是唯一的機會!」
不動沒好氣地回答,都是男人,這傢伙怎麼就特別囉唆?!
 
 
一向寡言的馬克也在此時出聲。
「感覺殺魁早有準備,必須爭取時間。」
 
「我也覺得這個方法應該是行得通。」迪藍附和著。
 
費迪歐點了頭。「如果我們再這樣下去,會被這些無情的機械給絞住。」
 
「我認為,殺魁正在拖延時間……」馬克若有所思,畢竟……「殺魁以殘忍無道的軍事手法著名,但這次卻沒有真人的部隊前來迎戰。」
 
 
「Mark的意思是,殺魁不打算戰鬥囉?」迪藍挑眉。
 
 
不動思索了一番,道:「修,你當初進來的時候,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尋常之處?」
 
「嗯……殺魁這棟建築的設計非常奇怪。我判斷核心應該是在建築物中央的位置,但卻會因為這些四周的通道變化多端,所以弄不清楚哪樓才是首領真正的藏身之地……」
 
 
 
 
「水要進來了。」鬼道話剛結束,旁邊的牆壁突然爆炸,洪水直接往八人被纏住的地方猛灌。
 
「Shit……!」這是迪藍被洪水淹沒前的大罵。
 
 
 
 
 
 
 
 
 
 
 
 
 
「馬的,修你這是什麼爛主意!」
渾身濕透的白龍拍掉衣服上的水。
 
要不是鬼道和劍城早已緊緊將所有人的腰帶扣在同一條繩索上,並被特種部隊的人衝進來即時拉住,他們所有人一定會變成淹死的魚,死得莫名其妙。
 
 
「幸好大家的衣服都沒有破損。」修聳肩回答。
 
被電擊過的機械加上洪水,遍部整個空間的機械大部分都被沖出了攻擊範圍。
 
這是不動的主意,讓特種部隊的井吹、皆帆、雪村在殺魁行動總部外頭隨時追蹤他們的行動,並隨時準備突破。
但誰也沒想到,最後會需要用到如此不堪的方法。
 
 
「你!」白龍還想說點什麼,被井吹阻止。「好了!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
 
皆帆一邊解釋道:「修給我們的地圖中,裡頭越大範圍的平地,就越接近牆外,我們推定這,以樣的厚度,只要用炸藥炸開,就能夠支援你們。」
 
指劃著地圖上被劃過記號的紅線。
 
「你看,比起其他路段厚實的防彈牆壁,其實這個地方對殺魁來說,才是外部防禦最弱的地方。」
 
雪村也在一旁補充:「而且,被電擊棒攻擊的金屬不多,這一些電流還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況且,你們的衣服都有防水的特殊材質,手套也是。」
 
 
「I know,所以這小小的電流,還不至於把我們電死。」
迪藍笑笑應答。費迪歐確認了槍內的彈藥,並把左輪手槍重新填滿子彈,放入大腿外側的槍夾。
 
 
「諾、馬克,這是的槍,幫你裝好彈了。」
 
「謝謝你,迪藍。」馬克溫和一笑,接下迪藍遞上槍隻。
 
將配備重新穿戴好,馬克詢問。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那位不動說,要change change。」迪藍指向一邊的不動、白龍,和修。
 
「他們不繼續追擊了嗎?」
 
「Who know?而且鬼道也同意了,換成特種的人。」雖然對於臨時更改搭檔人員此事,費迪歐也深感疑惑。
 
但他只希望殲滅殺魁能一切順利,這樣“海外毒郎”的事情才會有著落。
「這是他們日本警察的事,我們不要隨便過問。」
 
 
 
 
 
 
 
 
 
 
 
 
 
另一頭,天馬照著修給的地圖,一路往最細窄的路直奔,後頭聽到陣陣爆炸聲和水聲。
 
前輩們……會沒事的吧。
 
握緊拳頭全力往前,不知道跑了多久的上坡,天馬終於看見了漸漸寬敞的光影。
 
「是一個彎道?」放慢速度,拿出地圖。「左轉之後,會有一個髮夾彎……」
 
髮夾灣之後,地圖也到了盡頭。是修沒有畫完,還是很快就會到最正中央了……
 
 
天馬搖搖頭,不准自己胡思亂想。
 
「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小心,絕對不能落入殺魁人的手中。」身體輕輕一側,腳步跑過了左轉的通道之後。
 
「呃啊!」一滴鮮紅從眼前滴下。
 
 
血?
 
 
天馬赫然發現,眼前盡是具有破壞性的紅外線,摸了摸額頭上的痛處,像燒傷般火辣辣的疼。
 
怎麼辦……天馬看著有如千絲萬縷的紅外線交錯在通道,眼看髮夾彎就在前方的不遠處。
難到他就要停止於前了嗎?
 
 
「天馬,冷靜……這些機關之前都有被太陽老師訓練過,一定可以過去的……」
如果是前輩們,他們會怎麼做……
 
 
廣大空間的機械攻擊和窄路的設計,是為了削弱入侵者的戰力
但如果殺魁人自己要從這種地型進行對外攻擊,必然不會讓自己設計出來的小路絆住。
 
 
「除非……難道還有另外的機關……」
 
 
 
 
 
 
 
 
 
 
 
 
「其實應該有兩條路可以靠近殺魁。」
 
「你是指,前門和後門的概念嗎?」皆帆和修分析著行動部門的地圖。
 
「我是這樣判斷的,」皆帆繼續說:
 
「從外觀看來,雖然兩個部門的大門都是面向山坡,但事實上是……」指出了殺魁行動總部正後方的位置。
 
「這裡,應該才是他們進出的通道。」
 
 
 
「假設殺魁人從這個入口進出……」鬼道看了看地圖,又朝殺魁總部後方的森林凝視。「殺魁的人,應該也會在那座後山行動。」
 
 
 
「鬼道,行動也包含、撤退?對吧?」不動順著鬼道的話丟出語句
 
鬼道回答:「我看過劍城前幾天隻身埋伏的路線圖,殺魁總部位於兩座山之間的陰影處,劍城是從前山進入,繞過殺魁後方的產業道路,最後從後山的正後方離開。若殺魁人也是是從後山進出,那麼必定會跟劍城一樣……」
 
 
 
「我記得那條路開出去,很快就會進到市郊。」白龍早已將殺魁附近的地圖記的滾瓜爛熟。
 
這半年來,重案組一直想辦法尋找殺魁總部的位置。
 
不動也多次讓白龍以槍枝買賣為名,想辦法靠近隱藏著殺魁總部的山,以確認位置和附近的交通。
 
 
 
不愧是特種部隊的推理王牌和重案組的總司令……
在緊急的時刻依然能做出最冷靜的判斷,自己果然還是太意氣用事了……劍城暗暗想著。
 
但他現在最擔心的,還是獨身前往殺魁核心的天馬。
 
 
 
 
 
 
 
 
 
 
 
 
閃過碰傷自己的那條紅線,先是貼緊牆面,再放低身姿,天馬小心翼翼地側身,
 
這是他在機器訓練中學到,在困難中看出一條可以前進的路,而貿然行動只會加速挫敗,必須先觀察敵人,想辦法看出破綻。轉動著眼球,將周遭的細節一一看清。
 
 
 
千萬要冷靜、要冷靜……天馬突然瞪大雙眼
 
「這是……?」
 
 
 
 
 
 
 

 

後記:

 

如果一切順利,下週也會更新!

 

這部的修和白龍終於合體啦!不動跟鬼道的合作還是依舊走冤家路窄的路線(

雖然戰鬥很激烈,但看著他們打來打去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究竟天馬發現了什麼呢?

偷偷預告,下下集會有真名部X皆帆的互動哦!

 

上一篇:

 【閃11枉滅】13-亂中溫情

 

下一篇:

 【閃11枉滅】15-幕後主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大終於回歸啦~~~
  • 你好,請問你是在上一篇文章留過言的嗎?(激動

    是啊我回歸了,大考結束了,一定會把枉滅連載完畢的!!
    超級感謝你喜歡我的作品,讓我有勇氣回歸把坑填完Orzzzzz

    殞瑟 於 2018/06/22 13:47 回覆

  • 晴空幻想
  • 喔喔喔!好興奮啊!!
    在暑假結束前看到更新!!
  • 啊啊!我也很興奮!!竟然還有人在追這部長篇嗎!(激動
    謝謝留言!!我會努力的(

    殞瑟 於 2018/08/23 2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