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要再來一個同框!
 
時間設定是,
麥克風和相澤一起主持雄英運動會的延伸腦補呵呵呵呵呵(笑成這樣
 
廢話不多說,正文下收:
 

 

*時間,USJ戰役後,雄英運動會當日。
 
 
 
今天是雄英高中一年一度的盛大運動會,早上的比場剛結束,進入中午的用膳、休息時間。
 
「Eraser Head,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啊?」
 
「不了,我要睡覺。」
 
「好哦哦哦哦哦哦哦!那麼等會見!」
 
拒絕了麥克風的邀請,相澤從廣播臺下拿出睡袋,想都沒想就鑽了進去。
 
相澤消太常常在想,麥克風的聲帶到底是用什麼做的。
 
先不說對方的噪音攻擊,就連平常在學校的大型活動擔任司儀、播報員的他,也都能精力旺盛,滔滔不絕的講出一大堆話。
 
 
麥克風大概和他自己的個性更加合適吧。
相澤一邊睡,一邊亂七八糟地想著。
 
可以消抹個性的自己,卻有乾眼症,在USJ對上敵人的戰役之後,他能使用個性的時間更少了。
 
雖然討厭媒體,討厭麻煩,但作為一個職業英雄,個性的削弱對他來說,無疑還是個重大打擊。
雖然相澤自認隱藏的很好,其他英雄和學生也一直都為自己捨身衝向前線的行為讚譽有佳,校長根津也告訴他,若因為這場戰役,讓Eraser Head的能力無法回到從前,雄英高中一定會拿出最有誠意的補償和撫卹。
 
雄英的董事會更是為了此事,召開臨時會議,除了討論USJ的修葺金費,警報系統故障的檢討和整修,也針對Eraser Head後續治療的內容做出回應。
 
相澤是聽午夜說的,據說那天董事會激烈的議論,連回復女郎也趕到現場說明傷勢和後遺症的情形。
甚至有董事願意找尋個性治療的外科權威,出錢讓Eraser Head再接受手術治療,看能否挽回一些傷害。
 
 
但這些都不是相澤在意的結果。
 
他根本無心去在意自己的個性能不能被醫好,畢竟這三十年來,他的乾眼症讓個性一直都無法正常發揮。
 
 
比起個性,他更擔心班上那群孩子,未來的職業英雄。
 
敵人已經在蠢蠢欲動,身為導師,絕對不能輕易倒下,就算能使用個性的時間大幅降低……但他不會甘於此……
 
 
 
 
 
 
 
 
 
 
 
 
 
 
 
麥克風剛回到廣播室,看著相澤的睡顏。
 
凝視了一秒鐘後,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
 
 
「Hey Wake up!Eraser Head 桑,起床囉!」
 
「嗯?嗯。」相澤睜開眼睛,儘管麥克風只能看到他的眼睛,但疲憊的神情依然全被麥克風盡收眼底。
 
「還有半小時才開始下午場,要不要吃點東西啊?」
 
麥克風提起手裡的袋子。
 
「關東煮哦!我請老闆幫我切小了,可以直接拿叉子來吃哦!」
 
「你看到我哪裡有手了嗎?」相澤晃了晃被繃帶裹著的雙臂,最後勉強伸出兩根指頭,接下對方遞上的竹叉。
 
相澤吃著食物很安靜,受不了冷場的麥克風又開始聒噪起來。
 
「我知道你不喜歡鹹吶Eraser!所以沒有加醬。」
 
「誰像你一樣。」雖說是吐槽,但相澤的心裡卻很溫暖。
 
同期的好友相伴了十幾年,對方的習慣早就掌握的一清二楚。
 
例如相澤總是習慣將課程在前一晚就準備好,早上直接睡到七點,麥克風卻是一大早爬起來備課,順便出門開嗓,買好兩個人的早餐,總是會有一份沒有太多的調味。
 
 
麥克風回家時剛好叫醒相澤,兩人換完衣服、一起吃早餐,然後各自出門。
 
或者是麥克風一洗澡就忘情地唱歌,相澤會例行打開家門接受鄰居無奈的責罵。
 
兩人窩在一塊時,麥克風的聲音永遠不會停歇,就算相澤一邊看書,也能有一句沒一句的回應。
 
什麼時候開始超出了友情的界線?或許他們兩人誰也無法清楚說明,不是不曉得,而是習慣了對方的存在和默契,從同居到現在,五年了,除了午夜和根津之外,無人知曉他們的關係。
 
 
 
 
 
 
 
 
 
 
 
 
 
 
 
第一天的運動會順利結束,相澤和麥克風回到教師辦公室整理明天的參賽名單。
 
「希望明天的二年級表現能比去年亮眼,今年的一年級很猛啊!尤其是你們班!Eraser Head!」
 
「這屆的一年級較勁的慾望比二年級生強烈,不過看到了他們如此突出的表現。多少也會影響二、三年級對比賽的想法。」
 
「嗯啊、尤其是那幾個拚命的傢伙!很熱血啊!」麥克風看了看名單和競賽規則,然後交給相澤。
 
「身為老師,不能太過鼓勵這種行為。」
 
「嘖嘖!Eraser,你在USJ對戰敵人的時候,還不是拼了命!」
 
「……」
相澤沒有回應麥克風的話,頓時的沉默讓兩個人都不自在地抬起頭,看向對方。
 
「學生的生命,我們賠不起。」相澤率先別開交錯的視線,將資料放入提袋內,轉身就走。
 
「喂喂!Eraser!」伸手一抓,麥克風一把攔住了纏在相澤頸部的合金布條。
 
「放手。」
 
相澤快速的跳起,迴身後抬起右腳勾住布條,一拉一收,轉眼間,麥克風已經被布條纏得死緊。
 
 
 
「冷、冷靜!你還有傷啊!」
 
麥克風驚覺對方的怒氣,雖然不知這把火是從哪裡來的,但麥克風只覺得,現在的相澤十分不安。
 
 
——布條從麥克風身上脫落,回到相澤的身上。
 
 
麥克風立刻走到對方身邊,他恨不得現在就緊緊抱住他。
 
 
「還好嗎?剛剛有沒有扯到傷口啊?你怎麼總是那麼亂來,萬一又受傷了怎麼辦?是說你也不需要這樣……」
 
 
「閉嘴。」
這一句話低啞乾澀,相澤轉身,快步離開辦公室。
 
 
臨走前,麥克風聽到一句細小的道歉。「Mic抱歉……我、沒事的。」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聽在麥克風的耳裡,像眼淚狠狠地刺痛了臉頰,脆弱不堪。
 
 
 
「那個Eraser!」麥克風衝出教室,對著走廊的另一頭大吼:「我在老地方等你哦!記得啊!」
 
老地方,指得就是他們的家。
 
 
 
 
 
 
 
 
 
 
 
 
 
 
 
 
 
大概晚上十點的時候相澤才回到家,打開大門,慢吞吞的走入客廳。
 
他們不會過問彼此去了哪裡,那是一種全然的信任和習慣,只要兩人都平安。
 
麥克風早已熱好晚餐,端到對方面前。
 
「餓了嗎Mummy Man?吃點東西?」
 
「一樣的梗別用兩次。」相澤搖搖頭,他沒什麼食慾。
 
「All right。」麥克風把食物擺在桌上,坐到相澤的旁邊,什麼話也不說,只是將對方攬入懷中。
 
「喂……幹什麼。」相澤的語氣平平淡淡,雖然字眼裡充斥著不滿,卻也沒有推開對方,就任憑麥克風抱著。
 
 
「你在擔心學生的事嗎?還是個性外科手術的事?」
 
「都有。」
他很坦白,在麥克風面前,他不用否認,也沒有必要否認。
 
「學生們怎麼了?」
 
「我在想,還是要親自跟家長說明一下那天在USJ的狀況。」
 
「唉你啊……」
麥克風的搖搖頭,他雖然不希望相澤如此委屈,都已經受了重傷,還要承受外界的質疑……
但他也深知相澤的個性,他根本不在意那些媒體、世俗的想法或眼光,他只在意那一班學生的安全。
 
隱隱感覺到相澤慢慢將身體的重量轉移到自己身上,麥克風這才踏實地伸出雙手環抱對方的腰間。
 
「手術呢、風險很高嗎?」
 
「嗯。百分之十的機率可能失明,百分之五的機率會完全復原。」
 
「那剩下那些呢?」
 
「未知因數。」
 
 
很不妙啊……麥克風知道相澤不想冒險,手掌輕輕撫上對方的背,摩挲著那鬃黑髮的尾端。
 
「笨蛋啊,別老是把事情都悶在心裡。」麥克風的話語裡盡是心疼。
 
 
「跟你這種笨蛋說,沒什麼效果吧。」相澤雖然狠狠的回嘴,但也就這麼放鬆在對方的懷裡。
 
連續幾天累積下來的疲憊,加上今日一整天的廣播轟炸,相澤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麥克風的話糊在耳邊,什麼都沒聽清。
 
「好啦,你就別跟我嘔氣……消太,消太?」
 
相澤早已安穩地睡著,均勻的呼吸聲傳來。
 
「真是嗜睡的傢伙啊、」麥克風一個使力,將相澤抱起,走回到臥室,將睡著的人放到床上睡。
 
「不洗澡可以嗎?」麥克風搔搔頭,不過男人做事就是這樣,也沒個原則。
 
「啊……他晚餐也還沒吃?」
麥克風也懶得去思考要讓他直接睡到隔天,還是晚點再叫他醒來吃飯洗澡刷牙,總之自己先去洗澡吧。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後,相澤就被熟悉的歌聲和音量吵醒了,緊接著就是氣急敗壞的電鈴聲。
 
相澤反射動作地下了床,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就開了門。
 
「$@*#¥α¢%€•β&£α!」
「……很抱歉,我管不了他。」
 
 
「$@*#¥α¢%€•β&£α!」
「我不是流浪漢。」
 
 
「$@*#¥α¢%€•β&£α!」
「……嗯,下次會注意。」
 
關了門,相澤消太走回客廳,將桌上的晚餐吃了。麥克風正好擦著頭髮從浴室出來。
 
「Yoo,你醒啦睡美人!」
 
「你還是叫Mummy Man好了……」
 
 
「在吃晚餐嗎?」
 
「嗯。」
 
 
「我也還沒吃,一起吃吧!」
麥克風衝去廚房拿了另一雙筷子。
 
 
「……幹嘛不自己先吃。」
 
「習慣了嘛!」
 
相澤望著麥克風,熟悉的笑臉、誇張的聲線讓他心安。
 
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可以像現在這樣,一如往常的習慣,一如往常的默契。
 
那也就沒什麼事好擔心的了。
對吧,Mic。
 
「我跟你說啊,我剛剛看過明天的分組名單了哦,二年級的那個……去年的第一名啊,據說他……還有已經連奪兩次第二名的那個三年級的……這次好像……話說校長這次可是出了一個……競賽項目實在是非常的可觀哦……還有啊……」
 
 
「……你說話都不會渴嗎。」
 
 
 
 
 

 

後記:

 

這部的想法來自第二季的片段畫面,這段對話。

 

 

還有OVA1前面,相澤消太有一段寫給班上同學家長的信,真的很感人啊!
 
「關於由敵聯盟對我校裘擊的報告,雄英高中英雄科一年A班20名學生,前往各種模擬災害現場救援訓練簡稱USJ的時候。
 
在訓練開始前,受到了自稱是敵聯盟團體的攻擊。
敵聯盟組織的個性將學生分散到各個救援訓練場,負責課程的教師相澤消太和13號,在對敵人的對抗中,13號被自稱是黑霧的敵人打傷,相澤也受到了主犯死柄木,和名為腦無的攻擊的敵人的攻擊,暫時無法戰鬥。
遲來的教師歐爾麥特也參與了戰鬥,雖然負傷,但依然擊退腦無扭轉局勢,並且A班班長找到了在校的職業英雄,因為職業英雄的救援,所以事件立即結束了。
 
結果就是教師三名、一名學生負傷。因此學校必須負起管理責任。
 
可是,學校決定在事件結束後,立刻恢復英雄科原本的正常學習生活,為了讓學生們掌握如何在混亂中拯救人群並對抗敵人的方法。
 
高中三年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還請家長們認同這一點,雖然一年級A班的同學給家長們添了很大的麻煩以及讓各位擔心了。
但還是希望你們能多加理解和多加地協助,雄英高中英雄科一年級A班班主任,相澤消太。」
 
 
因為這段文字,我實在是...太感動啦
 
所以就腦補了這篇文章,說明相澤的想法和動機。
 
至於「個性外科手術」這個設定,就是殞瑟自己私心的產物了,純屬個人私心設定啊啊(
因為看到相澤老師就這樣多了一道疤,很心疼、
 
 
總之就這樣產了一篇文。今天早上十一點突然的靈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