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一週之後又更新啦!賀喜賀喜!
結果這集cp味最重的應該就是、白龍X修、馬克X迪藍、了!
當然還是有不鬼哦!呵呵呵!
 
只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再飆五千多字、殞瑟真的非常高興啊啊!
 
這兩次的文章內容較複雜、若有問題或是不清楚的地方,
都可以留言詢問沒關係... ...(抹臉
因為怕大家看不出來殺魁的位置關係圖、殞瑟有稍微畫了一個...示意圖。
放在後記給大家參考參考哦!
 
那麼就正文開始吧:
 

 

千萬要冷靜、要冷靜……天馬突然瞪大雙眼
 
「這是……?」
 
 
 
 
 
 
 
 
 
 
「那麼,皆帆、雪村。準備好就出發吧!」
 
「沒問題。」
 
「嗯。」就這樣,分別以井吹為首,皆帆中間、雪村殿後,呈一行排的特種部隊三大隊長,率先衝進先前的窄小縫內。
 
 
「所速度真快!真不是蓋的!」
迪藍在後頭輕聲驚呼,催促著還在討論策略的馬克、費迪歐兩人。
「快點快點!那些人都已經跑啦!人家鬼道跟劍城也準備好了。」
 
 
「特種部隊的行事向來就是如此,我們警察也不方便干涉太多。」鬼道說著,並囑咐劍城:「等等要跟緊所有前輩,注意別落單。」
 
劍城點頭。「是,我知道了。」
 
那個、我們出發吧。」費迪歐出聲,馬克也已經在窄路的入口佈置好用具。
 
站在一旁的不動讓開了空間,最後攔住了鬼道幾秒,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誒,你猜他們在說什麼?」迪藍笑道,推了推馬克的肘。
 
馬克溫柔的勾起微笑,學著不動湊近迪藍耳邊。「好奇心殺死貓哦、」
 
 
「喂喂!」迪藍無奈的笑出聲。「你這招太狠了啦!Too bad!」
 
 
 
 
 
 
 
 
 
 
 
 
天馬看到角落有個奇怪凹槽,凹槽的位置十分的低,剛好容納一根指頭可以按進去。
 
他怯生生地靠近觀看。
「這是……指紋辨識器嗎……?好像可以按……」不料,天馬的手才剛碰觸到凹槽,地板突然轟隆轟隆地震動起來。
 
「呃啊!」
天馬被嚇的跌落在地,發生了什麼事?
 
天花板開始搖晃,牆面也移動了起來。緊接著是一道白光,刺眼得讓天馬睜不開眼睛。
 
 
唰唰——還沒看見任何東西,天馬的手突然被壓制住,反綁在背後。
 
「是、是誰啊!」
 
「安靜一點!黃毛小鬼頭。」
粗魯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聽起來噁心至極。
 
突然,一抹冰涼貼在脖頸間。
「你最好給我乖乖的,要不然就跟你的小命say goodbye哦。」
 
天馬在認知到那是一把刀子後,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
 
 
 
 
 
 
 
 
 
 
 
 
「什麼聲音?」是爆炸嗎?感覺起來不像。
 
鬼道皺著眉,護目鏡底下的眼骨碌地轉動,
他四周張望,發現窄路兩旁的牆壁正在朝兩邊退開。
 
「怎麼回事?」費迪歐好不容易站穩腳步,地面的震動卻遲遲沒有停止。
 
「我們低估殺魁的建築機關了,」不妙!
 
殺魁的行動部門居然可以改變內部空間,特種部隊的人應該也遇到了一樣的狀況,鬼道想盡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劍城!你和我貼近右邊的牆,費迪歐,你們守住另外一邊!」
 
「OK!」迪藍代表義大力刑警回應。
 
「劍城,你有號召便衣刑警的對講機對吧。」
「嗯,在這裡。」劍城快速地將對講機交給鬼道
 
「__便衣刑警,收到請回答。__」
「__收到了,總司令。__」亞風爐滿意地露出微笑,終於輪到他們登場了嗎
不是站在外頭當花瓶,就是幫忙清點資料部門實在太無聊了。
 
「__帶救援部門趕往行動部門支援義大力的警力。__」
 
「__了解。__」
亞風爐接令,立刻播了通電話到救援部門。
 
「__風丸,總司令要求救援部門立刻趕往殺魁行動部門支援。__」
 
 
「__收到。__」風丸帶領的救援隊速度很快,沒多久就和佐久間、霧野幾人會面在殺魁的行動部門外。
 
「裡頭的狀況如何?」風丸開口詢問。
 
「我剛剛到這的時候,有看到不動帶著幾個後輩從後山那裡離開了。」
佐久間的表情充滿疑惑,有些疑慮地說著。大家都了解不動的身份特殊,但沒有任何人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
 
 
「鬼道應該知道這件事,才會讓我們過來支援。」亞風爐說話了,姿態還是一樣幻美如仙,每一句話都神聖得不可辯駁。
 
「那麼,我們還是趕快進去吧,剛剛這個部門裡面,好像有不尋常的動靜。」
霧野的洞察力敏銳,在兩公里以外之處就感受到了殺魁內部的震動。
 
 
 
 
 
 
 
 
 
 
 
 
「呵、好菜。」
羅尼喬下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轉眼間,天馬的手腳已經被綁起,強迫固定在椅子上。
 
強力的白光暗了下來,天馬才終於看到眼前的景象。怎麼回事……?
 
好不容易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特種部隊的人僵硬不悅的神情。
 
天馬環顧四周,擺著十幾臺屏幕的辦公桌,桌面是一台複雜至極的操縱盤,旁邊的角落疊滿了六至十個保險櫃,但現在保險櫃早已被打開,裡頭的東西也不知道在哪。很有可能已經被殺魁人拿出來毀掉……或是準備帶著機密文件逃離……
 
天馬的視線停留在羅尼喬身上,雖然全身動彈不得,但卻無法阻止腦袋的運轉。
 
原來髮夾彎的後面緊連著一個房間,那個房間就是殺魁的核心,也就是他現在被綁住的地方。
也就是說,房間跟天馬原本所在的位置,只隔了一道牆。
 
當內部的結構開始改變,那道牆也升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殺魁人獲得快攻的先機。
 
 
「綁架人質這種下流的事情,你們也做的出來?」
井吹率先出聲他握著卡賓槍,銳利的雙眼盯著站在眼前的敵人。
 
 
「哦、你說他啊。」
羅尼喬左手舉著槍,頂住天馬的後腦勺,右手卻拿著同一把薄刀戳了戳脆弱的頸,一陣刺痛從天馬的脖子傳來。
 
「唔……」天馬想要閃躲,刀口卻越陷越深,巨大的恐懼讓他開始感到頭暈目眩。
 
 
「像這種小廢物,也是你們日本的警察嗎?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羅尼喬瘋癲地笑著,薄刀一離開天馬的頸子,立刻往雪村的頸動脈飛了過去。
 
雪村快速地閃過,上半身在抓回重心時停了半秒。
 
「磅!」
羅尼喬接連對著雪村再開一槍,打中了雪村的右臂。
 
「呿……」
雪村捂著手微微蹲低了站姿,正常的人中彈不是痛得大叫就是已經昏迷倒地。
 
看著雪村竟然還能忍著疼痛保持意識,連羅尼喬都覺得新奇。
 
 
「你太過分了。」
 
碰!碰!碰!
皆帆話還沒落,手槍已經連續打出三發子彈。
 
「呦!」羅尼喬側身閃過第一發,然後左右手各自接住了剩下的兩發子彈。
 
「怎麼……!」井吹瞪大了眼睛。
 
「怎麼了?沒看清楚啊?」羅尼喬挑釁一笑,將雙手打開,
 
兩枚已經焦黑的子彈掉到地面。
 
「子彈是沒用的哦,你們三位就不要白費力氣了,就好好讓我帶著人質走吧!」
羅尼喬雙手一攤,擺著勝利的得意笑容,轉身就要將天馬帶走,從房間的後門離開。
 
 
「等一下!」鬼道和劍城此時衝了進來,費迪歐,迪藍,馬克也在旁邊。
 
「不准你帶走他。」
鬼道拔出槍,瞄準羅尼喬的額頭。
 
 
 
「鬼道,別白費力氣,子彈對他沒有用。」井吹趕緊制止。
 
「雪村隊長、」劍城跑到負傷的雪村旁邊,視線卻緊緊地守在天馬的身上。
 
只靠他一個人帶走人質嗎……劍城盤算著羅尼喬的實力,仔細觀察天馬身上的銬環和傷口,都是十分流暢熟練的手法。然後劍城發現掉在地上的焦黑子彈。
 
如此近距離的射擊……?!不但比子彈快速,還能接下如此強大的威力嗎……劍城腦中所想,鬼道其實也都想到了。
 
不動說的對,殺魁從一開始就打算放棄,離開這個據點了是嗎……
 
正當所有人與羅尼喬對峙著,突然出現的腳步聲打斷了鬼道的思緒。
 
「是誰?」劍城的手握緊了槍鞘,但映入視線的,卻是……
 
噠、噠、噠……
圓堂從羅尼喬正要離開的那扇後門走了進來。
 
「喂喂喂!不是叫你……」
 
圓堂回首看向羅尼喬,點點頭向他示意。
 
怎麼回事……鬼道的腦袋頓時轟的一聲陷入空白,圓堂?!
 
「圓堂前輩……」
劍城意義不明地呢喃著,黃色的眸子緊盯著眼前的人,幾乎看傻了眼
 
圓堂堅定地往前走去,停在鬼道的面前,用胸口抵住了鬼道的槍口。
 
「嘖……那麼我先走啦。」羅尼喬順利將天馬拖出後門,還不忘補一句。
「你答應的承諾,記得遵守啊、圓堂守。」
 
「圓堂!你……!」
鬼道反應不過來,怎麼可能?圓堂不可能是殺魁的主犯!
 
但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鬼道的心情非常亂,已經上膛的手槍貼緊在好友的胸前,鬼道只能盯著那熟悉了十幾年的表情,無法做出抉擇。果然終究被不動料到了嗎……自己的優柔寡斷……會成為成敗與否的關鍵因素。
 
不動在臨走前特別叮嚀了。
 
-「鬼道、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等等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心軟。」-
 
-「你這話什麼意思、」-
 
-「總之你要記得,殺魁組織事關海外毒郎在日本勢力,身為總司令的你,別忘了一切以大局為重。」-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就這是樣,你保重自己、注意安全。」-
 
鬼道的槍口依舊抵著圓堂,另一隻手將護目鏡摘下,紅瞳緊緊盯看著對方,突然,他從圓堂的眼底看到了一絲悲傷。
 
圓堂……我多想相信你不會背叛我們……到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鬼道心底的諸多疑問,讓他崩潰得無法思考,壓在扣板機上的食指顫出了汗。
 
 
「喂……那個人真的是圓堂嗎?」
迪藍悄悄向馬克詢問。
 
「應該是,費迪歐曾經跟他開過國際警事視訊會議,我有看過記錄照片,應該是本人沒錯。
 
「但他為什麼在殺魁這邊啊?該不會是吃裡扒外?」
 
「不太清楚,」馬克輕搖頭表示不解,又道:「可是先前那位不動警官,貌似認識先前那位巴西人。」
 
「不會吧,這麼複雜。」
 
費迪歐出聲回應:「不動他雖然是警官,但畢竟一直都是黑道的人,他會認識羅尼喬也是理所當然的。」
費迪歐曾在國際通緝名單中看過羅尼喬的資料,對於海外毒郎影山零治的頭號手下,費迪歐早已把他的長相緊記在心。
 
「你們剛剛也看到了,殺魁擁有那麼多相關武器的製造技術,跟其他黑道有商業關係,本來就在合理範圍之內。」
 
「難怪突然要change人馬,是為了不讓身份曝光嗎?不過這樣不算違法嗎?真是奇怪。」
迪藍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此時義大利三人的談話聽在劍城的耳裡,只能用滿腹疑惑來形容。除了他們說得極小聲,連聽都聽不清楚之外,更別說要聽得懂義大利的母語,根本不可能。
 
 
 
 
 
 
 
 
 
 
 
 
「Boss,我們現在直接趕去碼頭嗎?」一臺黑色的跑車駛出殺魁總部的後山。
 
白龍轉動著方向盤,餘光也不忘透過後照鏡悄悄注意不動煩躁的表情。
 
「嗯,必須早一步到那邊守著。修,把話傳給弟兄們,派二十組人馬前去碼頭支援,一定要趕緊查到可疑的船隻。」
 
「好。」二十組……不動哥這次終於鐵了心要逮捕殺魁的首腦歸案……
坐在副駕駛的修立刻聯絡起幫派裡的人。
 
「Boss,你的意思是,殺魁他們會逃……」
 
碰!一聲槍鳴響起,打斷了白龍的話。
 
修趕緊放下電話,回頭報告:「不動哥,槍聲是從殺魁那邊傳來的!」
 
「白龍!加速!趕在殺魁人到碼頭之前,攔下他們。」
 
「那麼Boss、修,坐穩了!」不動一行人是從殺魁的正門出發的,槍聲響起,如果殺魁的首腦已經確定從後門逃脫,不知道能否趕上那段距離差……
 
該死,鬼道那邊的狀況不知道如何……
 
 
 
 
 
 
 
 
 
 
 
 
 
槍口冒著白煙,子彈只擦過圓堂的左肩,正隱隱滲出血。
 
「鬼道前輩……」劍城第一次看到鬼道前輩開槍,能瞬間精密的讓子彈擦傷在對方身上,前輩們的實力真的好強大……
 
「圓堂……」鬼道的聲音沙啞帶著顫抖,
 
他放下了槍,緩緩地說:「你一定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對不對?告訴我……」
 
「鬼道,很抱歉。」圓堂凝視著鬼道,終於說出了一句話,只見他從口袋拿出一顆黑色的機關球。「我……必須走了。」
 
用力將球擲向天花板,受到撞擊的黑球立刻噴出濃濃白霧,
 
——
 
圓堂瞬間消失在後門中。
 
「快追!咳、咳咳!」井吹摀著嘴口鼻還想追過去,但被皆帆阻止:「別追了、誰也不知道後面還有多少機關,大家先趕緊離開這裡。」
 
「是催眠瓦斯……」受了彈傷的雪村聞出了白霧的成分,逐漸擴散的疼痛感和大量的失血讓他幾乎使不上力。
 
「皆帆,我來。」井吹只好回頭,將雪村扛在肩上。
 
鬼道帶著所有人準備原路返回那片被炸開的大空間,但一行人卻遲遲走不出早已變了樣的迷宮。
 
 
 
「看樣子麻煩大了。」迪藍咂咂嘴,看著陌生的道路,思考道:「左轉?還是右轉?」
 
「比起這個,要不要先處理他的傷口?」
馬克看著已經失去意識的雪村,特種隊長們的臉色都相當難看,甚至有些說不上來慍怒。
 
「嗯……這裡應該不會有催眠瓦斯了,井吹皆帆,要不要先處理一下雪村的傷口?」
鬼道示意劍城協助將雪村從井吹的背上放下,皆帆拿了急救包開始處理傷口。
 
「子彈已經取出來了。」皆帆的手沾滿了戰友的血,小心翼翼第將子彈取出。
 
「好多血……」
井吹的臉頰流下的好幾顆緊張的汗珠,注意到一旁的劍城擔心地抿緊雙唇。他輕拍他的肩膀。
 
「雪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劍城神情複雜地看向井吹。
 
「目前應該是死不了、但我們要快點出去才行。」
井吹聳聳肩,又道:「那個人並不打算取我們的性命,只是想要順利逃走霸了。」
 
 
「他叫羅尼喬,」費迪歐說:「是通緝犯,影山零治在日本的手下。」
 
「海外毒郎已經有了這樣的身體改造技術……」劍城想起落在地上那兩顆焦黑的子彈。天馬……會不會也變成試驗品……該怎麼救他才好……
 
 
劍城下意識看向他唯一的直系前輩——鬼道。
 
他的表情依舊讓人什麼也摸不透,鬼道只知道不動已經追查了羅尼喬的底細很久,只不過一直都是以商業關係為由接近殺魁,若沒有十足的把握,不動不會貿然出手。
 
經過了先前的沖擊,鬼道不得不承認他的心情大受影響,好不容易利用空檔整理亂糟糟的思緒,他知道自己必須負起所有責任,不管結果如何……風丸和亞風爐應該已經準備進來了,他現在只要安全的帶著所有人離開這個迷宮就好……
 
 
井吹拒絕了劍城的要求。
「現任的重案組總長還要負責處理殺魁的後續,雪村我們來背就好。」將重新將雪村背起,井吹露出自信的微笑。
 
 
「就算我累了,還有皆帆啊!」
 
「對嘛、你啊!」皆帆回應。
 
自從與動物戰役後,他們三人的感情就變得相當不錯,他們早就看透了劍城的心思。
 
「你在擔心那個菜鳥天馬吧?」
 
「嗯……」劍城點了點頭,默認了他擔心天馬的事實。
 
「別太緊張啦,我們還有時間啊、」皆帆伸出食指推論道:「就像井吹說的,殺魁雖然行事殘暴,未達目的不則手段,但是第一、那個天馬身上並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情報,第二、以殺魁高調的行事風格,如果他要抓人質,也不可能抓一個這麼菜的菜鳥。」
 
「還有,你們當時既然都選了天馬潛進殺魁,就該相信他的實力,吉人自有天相。」
 
兩人一來一往,試圖讓劍城振作起來。
 
「假設殺魁人要逃往國外,也不可能帶著一個麻煩的警察逃出境啊,沒有護照又沒有假身份。」
 
說是這麼說,只是皆帆刻意省略了另外層面的想法,也有可能在殺魁要逃離日本的時候,直接撕票人質以免消息走漏。
 
 
「哎呀!說再多也沒有用,總之呢!我們還是要快點離開這裡,說不定還能趕上。」
迪藍適時地切入重點。
 
「雖然分頭找路可能會比較快,但我們還是一起行動吧、這個迷宮太大了,如果失去聯絡就更不好了。」費迪歐也提出看法。
 
鬼道默默含首,自責過度的他,終於忍不住向所有人道歉:「我已經請所有可以協助的警力全部動員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
 
然後是一個九十度愧疚的鞠躬。
 
「非常抱歉,因為我的關係,讓羅尼喬逃跑了……」
 
 
 

 

後記:

已經消失了十幾集的羅尼喬再度現身,下一篇預告!是暴力的公路會戰哦!

因為基本上殺魁的行動部門還是有兵馬尚未出戰,所以下一篇將會是非常激烈的戰鬥開打!

殺魁真正的實力vs重案組戰將!

(感覺好像沒多少劇情就要一直打///)這幾波打完之後會有劇情上路的!

原本上週預告的真皆互動可能會先延後了...(鞠躬

預計在下下集會出現南涼cp!有人想猜猜看他們兩人是什麼樣的職業嗎(?

 

最後放上殺魁的草草示意圖:

 

 

左上角還有俯視圖。

俯視圖的紅色路線指的是殺魁的逃跑路線,

藍色指的是、劍城走過的路線。

至於綠綠的東西指的就是山區,大致上就是這樣...沒有畫得很細。繪圖細胞不好(哭)

 

簡單來說就是前山和後山中間有一條共通的路是可以前往都市的!

所以殺魁部門一直都是藏在一個郊區的山裡面。

 

這個圖殞瑟已經很努力畫了,有點醜還請見諒....(抹臉

看不懂的話就算了沒關係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