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同框!相澤消太X爆豪勝己
他深愛著他、上篇
 
正文
 

 

 
十年前,抹消英雄的殞落新聞只在報刊上的某一小角提起,死前死後都一樣低調。
 
他永遠記得當時的大標題是:
「雄英高中學生集體暴走!不畏死亡挑戰敵人!校方卻嚇止正義行為!令人費解。」
 
最後的結果是,全班每人被記兩支大過,險些被退學。
不了解事情原委的媒體胡亂報導一通,雄英也無暇即時召開記者會澄清……
 
直到事隔了一個月後,才由校長根津公佈新聞稿,說明整件事的起末,
但熱潮早已過去,任誰也不會去特別探究吧。
 
 
然後那件事就這樣落幕了……
 
 
 
-
 
 
 
爆豪擦了擦手中有如硝化甘油般危險的汗水,他一點也不想憶起那些事,
明明畢業了很久,他卻無法淡忘,無法淡忘在相澤老師被帶走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哼……抓走沒有任何人質價值的我,完全不合理。」
 
只有爆豪知道相澤在想什麼。
 
沒錯、不要跟死柄木妥協,絕對不能示弱,
立刻通報其他職業英雄,直接殺入敵人的大本營就對了。
 
但笨久那傢伙……其他同學也同樣蠢……堅持要救出班導師,不惜和敵人聯盟談條件,結果耽誤了支援時間。
 
最後不但沒有救回老師的性命,反而讓更多的人受傷、陷入危險之中。
 
 
 
 
-
 
 
 
相澤死訊傳來的那刻,大家都哭了,
 
許多人崩潰得落淚、喊叫,
包括雄英的其他教師。
 
只有爆豪一個人,站在滂沱大雨中,
一言不發。
 
為什麼……如果當初自己堅持一點……讓職業英雄即時前來救援……
 
說不定就可以……趕在他被崩毀之刑凌虐以前……
 
如果……如果不是自己過度自負……
 
為了滿足戰勝欲的想法……
 
實在……實在愚蠢至極……
 
 
-
 
 
 
出殯時,所有人都穿著黑色的喪服,第一次聽見麥克風老師毫無精力地主持著葬禮。
午夜老師哭倒在弗拉德之王的雙臂,
根津校長捧著那依舊威嚴、卻已沉默的遺容,站在隊伍的最前方。
 
很多人至始至尾都沉默不語。
 
「相澤老師……老師……」
好幾位女同學淚崩到幾近昏厥,幾個大男孩也圍在一起,給彼此互相扶持。
 
綠谷、飯田甚至不斷地道歉,衣襟全被眼淚浸濕
 
也有不少家長來到了現場,送上白色鮮花,安撫自責的孩子們,
帶著他們一一到放著棺材的大轎車旁,護送老師最後一程。
 
 
 
「勝己,只剩下你還沒去放花……心情、還好嗎?」爆豪母親搭上兒子的肩,意外地發現他異常冷靜的決意。
 
 
 
-
 
 
 
那年,爆豪勝己沒有落下半滴眼淚。
 
 
 
-
 
 
十年後的同一個日子,在靜默的十二點。
 
一道充斥著恨意的巨響刮破了寧夜,幾秒鐘持續地狂暴轟炸,
某棟大樓瞬間成為焦炭,不留半個倖存者。
 
據警察事後調查,那棟大樓正是敵人聯軍的大營總部。
 
新聞報紙把這起事件報得轟轟烈烈,銷聲匿跡許久的敵人聯軍竟然在一夜之間全滅,所剩在各地黨羽寥寥無幾,很快地就被其他英雄收押。
 
當年逃跑成功的主謀死柄木弔,也在殘存的屍體灰燼中,驗出了DNA,確認死亡。
 
 
有人推論是敵人聯盟反叛者的報復,也有人認為是集體的自殺行動,說法千百萬種。
 
因為毫無任何線索可循,甚至有人說這是一場完美的恐怖攻擊,判斷犯人的形象兼具理性和烈性於一身,是個相當棘手的人物。
 
 
然而,作案者在隔天的傍晚,就到了警察局報案自首。
 
那個人,就是爆豪勝己。
 
 
 
-
 
 
 
 
「老師,我知道你不想要那些垃圾給你陪葬。」
 
爆豪放了一束貓薄荷在相澤的墳上,他從來不迷信那些傳統,他只知道,貓薄荷可以吸引貓咪前來,食用了貓薄荷之後,牠們還會慵懶地癱在附近軟綿好一陣子。
 
 
「所以讓貓咪陪陪你。」他知道他喜歡貓,
 
因此這十年來,爆豪每一次探望,都會帶著貓薄荷。
 
 
「老師,最近還好嗎。」
 
逗弄著找上門的一隻黑貓,牠那雙微微帶著倦意的眸子,爆豪不禁想起那張熟悉的臉龐。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他的身影、表情,一舉一動,就像已經刻在自己的心上,依舊清晰,好似他從沒有離開過。
 
 
「這裡的風有點乾冷……你要記得顧好眼睛。」爆豪喃喃自語著,
 
沒有任何人回應,只有一道涼風吹過了他的臉頰。
以及被吸引前來的貓群,發出陣陣呼嚕聲。
 
 
 
「所以,我已經把他們都炸成灰了。」
爆豪靠在墳墓的碑上,用指尖輕輕貼著沁涼的大理石。
 
就好像那年,他在最後一刻,伸手觸碰那位早已斷氣的男人。
 
「你說過,做為英雄,不能殺罪不致死的人,英雄也沒有決定懲罰誰的權利……更不能失去理智和判斷能力……」
 
 
但是……
 
爆豪的手心顫抖著,或許是昨晚過度使用個性造成的傷害,
但現在的他一點也不在意了……
 
成為頂尖,成為第一,成為人人景仰稱羨的英雄……就在那個男人死了的那年,這份執著也已經死了,死得徹底。
 
 
「但是……老師!」他握緊了拳頭,
指甲狠狠掐在掌肉上,不停地收縮,握出了血。
 
「啊……」他聲嘶力竭,發出絕痛的低啞。
 
 
你怎麼沒有告訴我們……沒有教導我們……
 
「你怎麼沒有告訴我,如果那些混帳殺掉了我最愛的人……啊——!」
爆豪仰天大喊,雙手一拳又一拳打在墓碑上,他跪在地上,渾身發顫。
 
滴答、滴答、滴……
 
「他殺掉了我最愛的人!我該、我該怎麼辦!」
 
眼淚早已止不住,
他忍了十年,磨練自己十年,為了練成一擊斃命他們的絕招……
 
總算……報仇了。
 
但是,他愛的人,也無法再回來了……
 
老師……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解除心中的劇痛……
 
 
「你怎麼沒告訴我……相澤老師!……告訴我啊!」
 
他的冷靜早已被思念腐蝕殆盡,只能依循著本能呼喚那人的名字。
 
 
「我該怎麼辦……相澤……該怎麼辦……」
 
 
 相澤……


 
-
 
 
 
 
十年後,爆豪勝己痛哭在相澤消太的墓前。
 
 
 
 
 
-
 
 
 
 
英雄學會前後開始判定這起案件,對於職業英雄因私人情感使用個性,造成許多無法計算的傷亡和破壞,經過了整整半年的爭辯與討論之後,終於釋出了最終決案。
 
 
 
爆豪勝己,永久吊銷英雄執照。
處刑二十年有期徒刑。
 
 
 
其實爆豪一點也不在意判決結果。
 
他只是每天到他所在的地方報到,那塊唯一讓他安心的地方。
 
如今那裡已有好幾窩的貓咪家庭,但爆豪還是鍾愛那隻黑色的貓,尤其是那泛著些許血絲眼瞳……
 
「相澤老師,等我。」
 
你應該知道,合理的假釋出獄,大概要先服刑十年。
我為了你努力十年,現在換你等我十年,很公平。
 
 
爆豪入獄前,那屆英雄科A班的學生幾乎全部現身了。
 
但他並沒有打算理會那群同學的呼喊聲,只是在被押進監獄大門的前一刻,回首,
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那微微揚起的弧度,自信霸道。
 
同學們面面相覷。
好像、像極了他們的導師相澤……
 
 
 
-
 
 
 
噠、噠、噠。
 
他邁向前方的步伐不曾減緩或猶豫。
 
呵……
爆豪不想去思考稍微從大家嘴型裡讀出來的內容,在他的世界裡,所有的話語都早已模糊,更容不下其他人。
 
原來我是一直,
如此深愛著你啊,相澤、消太……
 
 
 
 
後記:
 
其實原本後來有打算、再多補一點其他同學的情緒上去,
但畢竟是麥相的主場,所以最後還是決定著重於描繪爆豪的部分。
 
不知道為什麼就把相澤寫死了(哭
某天突然睜開眼睛,腦海就想到了文章第一句的原型:
 
年前,抹消英雄殞落的消息,只在報紙上的某一小角提起... ...
 
然後就開始掏手機寫記事本了,基本上直接花了三個小時寫完、
在揣摩心情的時候還差點哭出來...(望天
 
關於那個必殺技的靈感,來自第二季、爆豪在雄英運動會上發出的那個大爆擊。
(一舉震碎流星碎石雨的那個...)
想說如果不斷訓練那招,大概會具有毀滅性攻擊吧、
 
話說原本官方的相爆同框幾乎找不到...只能從人氣排名上面硬湊一張、
後來跑去補了第三季!終於挖到現在這張封面的官方同框!
 
如果希望交代得更清楚一點!
 
大概會考慮發相澤視角的下篇~
(結果隔了一週就寫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