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666545.jpg
2018年8月14日、不鬼日。
獻上事隔三年的賀文。
 
 
很久沒寫,希望沒把人設給寫跑了
 
 
 
時間*雷門X真帝國學院之後……*
 
 
正文下收:
 
 

 

 
不動有幽閉恐懼症,這是無人知曉的秘密。
 
 
 
-
 
 
 
「喂!那這臭小子!欠錢不還是不是!」
不動每天在學校練球到晚上才回家,但終究是敵不過討債集團的追殺。
 
「看看我們多有誠意,直接跑來學校找你!別想跑!」
 
這日,那些身穿花花綠綠的臭人竟然追來學校討錢,其中兩位戴著墨鏡的魁梧大漢直接把警衛按在校門口,其他人便衝進校園。
 
 
 
「靠、」
不動遠遠地就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馬的這裡是帝國學院誒!他們也敢闖!
 
他倒退了幾步躲進轉角後,並不打算跟那群狗急跳牆的討債人照到面。
 
 
該死、趕在還沒被發現之前……
不動抱著足球轉身跑回教學區,但教學區的鐵捲門已被放下,他只好朝體育館衝了過去。
 
 
先找個可以藏身的地方……不動摸黑進到體育館裡面遊走,憑著平時的記憶,成功找到了樓梯的位置。
 
「呼……」不動蹲坐在樓梯上調整呼吸,一邊注意著周遭的動靜。
 
 
「他在哪裡?」
 
「不知道!該不會回家了?」
 
「不可能!他住的地方我已經派人盯在那邊了!」
 
操……什麼鬼!
不動暗罵,那群人竟然連他家都守住了,現在是怎樣?當抓犯人一樣,還蹲點啊!
 
 
「等等!體育館是開著的!」
 
「趕快進去搜!那臭小子是足球部的!先往那邊去!」
 
哼,你以為你抓得到我嗎、不動趕緊行動,朝樓梯往下奔去。
 
帝國體育館的路他再熟悉不過,向上的階梯是往游泳場、觀賽區、籃球場、天台。
 
往下的地方則可以通達,更衣室、盥洗室、戰術討論室、足球場地道、休息室、器材室……不動放輕了腳步奔跑,像敏捷的貓豹一般鑽入戰術討論室,並躲入了桌子底下。
 
 
 
 
 
 
 
 
 
 
他才剛躲好,門就被碰的一聲踹開。
 
「臭傢伙!有在這裡嗎!」
 
不動大氣都不得吭一聲,只能屏息躲在桌下,期盼對方快點離去。
 
 
喀啦、喀啦、喀啦……腳步聲逼近。
 
不動從桌腳的縫隙發現,那人正拿著手電筒四處亂照。
 
很好……他要是往桌子底下隨便一照,我絕對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不動躡手躡腳地一步一步後退,這個大桌子下的空隙首尾敞開,最前方是主席的座位,而最後方臨近出入口的門。
 
 
他必須搶先一步逃出這間教室……不動判斷著手電筒晃來晃去的光線。
慘了……時間不夠、
 
 
已經推算出腳步和距離的落差,他知道自己必須爭取一些機會,無奈身上並沒有其他物品,而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顆足球被那些人拿走……
 
 
最後,不動脫下自己的鞋子,用力地朝桌子前方砸去。
 
匡啷!噹啷!
 
「誰在那裡!」
 
鞋子一一打響了最前方的椅子,不動趁著那人趕去前方,他赤著腳拔腿闖出門外。
 
 
 
「有個人跑了!快追!」
 
 
不動直直往路的裡頭奔去,在黑暗的體育館內橫衝直撞,雖然他熟悉道路,但對方人多,不動只能往聲音來源的反方向跑,便很快地失去了方向。
 
「呼、呼哈!哈……」
 
他低喘著氣,放慢腳步潛進一間房內。
 
總算擺脫了那群人,不過、這裡是哪……?
 
不動摸黑在牆壁旁行走,突然踢到了地面的一塊凸起物,發出悶聲。
 
嗯?
不動好像認出了那個物體的觸感,他又多踢幾腳確定,再蹲下用手摸。
 
嗯、是跳高用的軟墊沒錯,所以我在器材室裡了。
 
不動小心翼翼地踏上軟墊,扶著旁邊的空櫃行走。
 
嘎咿——
 
但誰知道那櫃子竟然是壞掉的瑕疵品,木頭早被腐蝕不堪,櫃上的雜物更是硬疊上去的,根本不符合它能承受的重量。
 
不動這一扶一推,正好破壞了整個危險平衡。
 
 
 
 
匡啷碰碰磅礑!
 
 
 
帝國體育館的地下室出現一陣東西跨落的亂響,但外頭卻悄然無聲、無人察覺。
 
不動的猜測只對了一半,他來到了器材室,是堆放報廢物的舊器材室。
 
 
 
 
 
 
 
 
 
 
 
 
 
鈴——
 
這麼晚了,是誰打電話來?
 
鬼道打開手機,他愣眼看著陌生的來電顯示,停頓幾秒,最後還是決定接通。
 
「__喂,你是……?__」
 
「__不動、明王……__」
 
此時的鬼道已經在雷門中學就讀,不動也退下了真•帝國學園足球隊的隊長一職,鬼道原以為他們倆不會再有交集,誰知道對方就這麼一通電話不明不白的打來。
 
「__有事?__」鬼道蹙眉,他認得出不動的聲音,卻覺得他跟見面時的語氣大不相同。
 
 
「__唔、幫我……呼、出去……呼哈……__」
 
「__你怎麼了?__」短短兩句話,鬼道已察覺事有蹊蹺。
 
 
「__不、我……好悶……唔……__」
 
嘟——
 
電話切斷了。
 
 
「喂?喂?!」鬼道對著沒人回應的電話叫了幾聲。
 
 
到底怎麼了?
 
不動這傢伙……
 
鬼道一面思考一面滑動手機裡的通訊錄,最後撥給了佐久間。
 
「__喂、鬼道,好久不見。__」佐久間的語氣跟平時一樣,穩定的聲線讓鬼道混亂的心情也沉澱下來。
 
 
「__好久不見,佐久間。__」
 
「__嗯,鬼道找我有事?__」畢竟以前是隊友,佐久間知道鬼道不是會隨便打電話的人。
 
 
「__不動、他還好嗎?__」
 
「__怎麼提到他?__」佐久間的臉色微變,話語明顯警戒了不少,連看不到對方表情的鬼道都有感覺。
 
「__他剛剛打給我,狀況有點奇怪。__」鬼道回答。
 
「__你說,不動打電話給你?__」
佐久間的聲音聽起來很驚訝,說實話,鬼道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__嗯,不過他只說了一些……我也聽不太懂,好像在跑、感覺很喘,但又沒聽到腳步聲。__」
 
 
「__好奇怪。__」佐久間聽得不明不白,鬼道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__說到跑,__」佐久間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道:「__不動每天都練球到很晚,大概八點快九點吧,警衛怎麼管都沒用,我們也勸過很多次,他還甚至拖到十點……__」
 
 
鬼道聽著佐久間的話,一邊抬頭看向牆角的鐘。
 
九點半……這個時間,他會在哪……?
 
「__喂?鬼道?有在聽嗎?__」
 
「__啊、抱歉,你剛剛說什麼?__」佐久間嘆了一口氣,繼續說:「__總之不動那傢伙每天都賴在帝國的足球場到很晚,而且我聽源田說,他曾經看到不動跟五六個大人打群架,最近幾天的事。__」
 
 
「__嗯……好,我知道了,那先這樣,謝謝你。__」
 
鬼道已經起身開始動作,話一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少爺,帝國的大門外有很多人。」
 
「你先在旁邊熄火停一下。」
 
管家坐在駕駛座,靜靜地看著少爺不安的神情。
 
「少爺,你很擔心那位……同學嗎?」管家不知道如何稱呼不動,腦筋一轉就換了其他的詞代替。
 
 
「本來只是覺得不太放心,但照這個情況看來,我的猜測八成錯不了。」
 
鬼道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低頭看了一眼錶。
 
「十點,他們應該快走了。」
 
 
鬼道堅持獨自一人去找不動,等到那群混混終於散去,已經是十點半了。
 
在這期間,鬼道一直回撥不動的電話,但遲遲沒有通。
 
 
 
 
 
 
 
 
 
「好,謝謝。」
警衛說今天還沒看到不動出來……加上那群人,應該就是來找他的,在哪……會是在體育館裡嗎?
 
鬼道快步走向帝國的體育館,然後開始加速奔跑。
 
「不動!不動!你在裡面嗎?」
 
鬼道拿著跟警衛借的手電筒到處照,外圍的找過遍,就是沒發現不動的身影。
 
 
「這會是……不動?」
 
突然,他在會議室的門口發現幾個糢糊的腳印,他發現了這雙腳並沒有穿鞋。
 
「鞋子呢?」鬼道沒有多想,沿著隱隱約約的印子跟去。
 
 
運動員們練習完後,腳底也會出汗,這樣的濕印十分細微,幸好鬼道戴的護目鏡有助於發現細節,否則這樣不起眼的腳印大概沒有人會察覺。
 
 
「這是……」
 
 
鬼道的眼前是一團亂七八糟的雜物,徬徨混亂中,他隱隱約約聽到了嗚咽聲。
 
 
 
鬼道的腦袋還沒意識過來,人已奔上前去,將雜物紛紛搬開,帶著哽咽的喘息聲也越發的明顯。
 
「不動!不動!是你嗎?」
 
「呼嗯……呼、呼哈……」對方不住地喘息,幾乎無法回答鬼道的話。
 
 
其實不管裡頭的人是誰,鬼道都會想辦法救他出來。
警衛用的手電筒是金屬製,鬼道無法將整個人扣住的木櫃搬開,只得用力地破壞旁邊的木板,一擊一擊地敲碎。
 
 
「誰……是誰……!」
 
鬼道終於看到了不動的臉。
 
不動全身是汗,慌張地到處亂伸亂抓,不停抽氣的樣子,難道他呼吸困難?
 
鬼道想扶住不動的後腦,但對方卻揪緊了鬼道的右手,搖頭直哭。
 
 
「別放開我……呼啊……」
 
「好、好,沒事了。」鬼道傻愣住沒放開,只用左手輕拍著不動換氣不足的背。
 
「還好嗎?慢慢呼吸、沒事了。」
 
他借力使力,鬼道半抱半拉地將不動帶出了木櫃,想辦法讓對方冷靜下來。
 
等到飽受驚嚇的不動陷入半昏迷的狀態之後,鬼道才發現不動渾身瘡痍,大部分是撞傷的淤青,雙臂雙腳都有主人亂敲亂打的紅腫,還有指甲內過度摳抓木櫃的血痕,以及一些鬼道敲出碎木屑的刮傷。
 
 
 
「怎麼搞成這樣……」
 
鬼道還沒完全弄清其中的因果,他想移動對方到舒適一點的位置,卻意外地發現不動身子很輕,便將他背起,緩步離開了帝國體育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