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親自訓練啦!

 

上一篇:

【MHA麥相/轟勝出】- 小鬼頭們、8早年

 

*麥克風X相澤
 
*轟X爆豪X出久
 
*一家人設定
 
 

正文:


 

「手打直,大腿出力。」

後來,相澤每天傍晚都會帶著三個小鬼頭到附近廢棄的空地訓練。

一天、兩天,他們從基本動作開始,一練就是三小時起跳。

 

「小谷,你沒吃飽嗎,動作快點。」

第一個鐘頭,全身暖筋、跑步熱身。

 

「爹……」

「跑起來!」相澤眼神兇惡,綠谷霎時不敢再出聲。

 

已經兩個禮拜過去了,相澤每天都緊盯著綠谷的一舉一動不放。

 

還是沒有發現任何有關個性的線索,或許小谷的個性比較特別……

畢竟自己「消抹」的個性,當年也很晚才被察覺。

相澤沒什麼頭緒地想了想,晚點再跟Mic談談吧。

 

 

 

 

 

 

 

「小爆,每招攻擊都要出其不意,你大意了!」

相澤甩出合金布條拍在爆豪的左肩,停止了兩方的酣鬥。「還有小轟,速度太慢。」

 

「嘖……我知道了!焦凍哥你給我儘管殺過來!」

「了解。」

爆豪和轟再次擺起備戰姿勢,一來一往地對打起來。

 

「哈!這招如何!」

爆豪的雙手陣陣發熱,既然不能發動個性傷害,那麼障眼法不算犯規吧?

他操起右手,黑煙從掌心四散飛起。

 

「咳、咳咳!」轟趕緊閃避,箭步踩到左後方、跳開來摀住口鼻。

「你倒是給我攻擊啊!焦凍哥!」

 

一眨眼事情,爆豪瞬間就攻到了轟的面前,他右掌伸在前面,轟見到揮影立刻舉手擋格。

 

「太遲鈍了吧!」爆豪笑吼,他的左手才是實拳,那一掌結結實實地打進轟的腹部。

 

「唔!」

「……小爆。」

相澤早已看透了兩人的動作,合金捕獲條適時纏上爆豪的左手,阻止他不懂得調整力道的過度攻勢。

 

唰——唰唰。

相澤收拉布條,雙臂交替發力,直接將爆豪向後拖開兩步。

 

「爹!這次是我、!」

「這次是你獲勝,」相澤肯定了爆豪,接著轉頭看向轟。

「小轟、你的力量還不夠,導致反應速度不足。」

 

「是的,爹爹。」

 

相澤指向另一邊的綠谷,指令道:「你和小谷一起去做體能訓練。此外小爆,你過來。」

 

「喔。」

爆豪朝轟和綠谷望去,然後回身走向相澤,在他身旁坐下。

 

「早上,Mic教了你們什麼?」

「國文、英文、數學。」爆豪盯著地板回答。

 

「能吸收嗎?」

「嗯。」

 

對於爆豪漫不經心的敷衍,相澤不生氣也不發怒,只是用餘光瞥著另外兩個的孩子,又問:「有教你們個性使用的規定吧。」

 

「……有。」爆豪原想抱怨課程多無聊,但他突然想到了幾週前發生的事……話到了嘴巴卻罵不出口。

 

「下週開始會加入自然科,好好加油。」

「喔。」

兩人安靜了一會兒,四周只有轟和綠谷的練習聲。

 

 

「還想上學嗎?」相澤突然丟出一個問題。

「什麼?」

爆豪不可思議地抬頭,看向從小教養他的爹爹,這樣的話……這樣的句子……爆豪本來就不奢望會出現。而他也知道,那天……讓爸和爹被罵,害兄弟們不能上學,自己要付最大的責任。

 

「我問你,還想上學嗎?」相澤看著手裡的訓練板,在兄弟三人各自的欄位上寫下記錄。

 

「為什麼不罰我、不罵我!還問這些話是什麼意思?」爆豪的語氣含著憤怒。

他不解、他不滿,爹究竟不需要對他們那麼好。

 

「我問你這些話,就是想聽到你的回答。想不想上學?」相澤態度不變,冷淡地重複跟先前差不多的話。

 

「為什麼……有必要那麼在乎我們的感受嗎!」

有些時候,爆豪很清楚自己和焦凍哥、笨久一樣,都是孤兒。

 

「我不想要你跟爸又被那些混帳閒言閒語!所以不上學又如何!」

想起那天,一句一句尖酸刻薄的話語,每個字眼都刺痛在心。

 

「你們總有一天要面對同儕之間,而我跟Mic的確沒把你們教好……」

 

「你閉嘴!你給我住口!誰說你們做得不好!」爆豪直接打斷相澤的話。

爆豪一點也不在意自己被別人怎麼說,但誰也不能責備他的養父!

爸爸和爹爹,是全世界對他們最照顧的人……

 

他激烈的表現讓一邊的綠谷和轟停下了動作,注意力悄悄地轉移到兩人身上。

 

「沒有嗎。」

相澤凝視著爆豪的表情,想著男孩說的話,他思索、猜測著對方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這小子,一直都是如此看待事情的嗎,從來沒有想過保護自己,只在意身邊的人不能被傷害,雖然他脾氣差,暴戾、囂張,卻也同時擁有成熟的一面。

 

「小爆。」

相澤伸出手將爆豪抱起,這般鬼使神差的舉動,連爆豪也來不及反應。

 

「你們、是我跟Mic的責任,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需要自責。」

 

 

「……是家人,就一起扛。」

爆豪低聲回應,他哽咽的喉頭很熱,淚水堆在眼眶。

在沒人看到的地方,爆豪用力地眨眼隱忍,就是不願讓眼淚溢出,從小到大,一直都會如此。

 

「爹爹!我也是!」

「爹爹,我們會努力……不再讓你跟爸擔心。」

綠谷和轟也跑到相澤身邊,轟牽著綠谷,綠谷拉著爹爹的褲管。

 

 

「嗯、知道了。」

相澤蹲下身,主動將三個孩子攬在懷中,暖意一股股地竄上心頭,他靜靜感受著孩子們的體溫和心跳聲。

「我相信你們。」

當年,他和麥克風輪流抱過的寶寶,愛吵、愛哭、愛鬧的小麻煩,如今也會跑會跳了。

 

是啊、早就是一家人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誰知道。

 

但相澤自己和麥克風都很清楚,這樣甜蜜的負擔已經再也放不下了。

 

「爹……對不起。」爆豪小聲地在相澤耳邊道歉。

 

「沒事了。」男子左手輕拍著小爆的背,右手撫摸小谷的軟髮。

他看向小轟還沒完全結痂的傷疤,心疼的眼神流露顏表。

 

「小轟,等傷口全好了再練對戰。」

「好的。」

轟看出了相澤的用意,微微偏過頭,右半邊的側臉也投入大家的懷抱。

 

真正的愛,可以心心相連。

哈哈、誰說血一定濃於水、?

 

麥克風提著運動飲料站在空地的入口處,望著這抹溫柔的場景,露出笑容。

 

 

 

 

 

 

 

 

轉眼間,三個月過去了。

綠谷的個性依然沒有進展,而爆豪和轟已經開始了個性對打訓練。

 

雖然三人不斷地在進步,但綠谷也只能持續加強力量和體能,以及嘗試各式各樣發掘個性的菜單。

 

這日白天,一家五口都在客廳,相澤坐在沙發上看書,麥克風則蹲在桌旁,對三個孩子進行例常的課業教學。

「唔!」

「小轟啊啊!傷口還好嗎?抱歉啊啊啊Sorryyyyy!」

麥克風一邊阻止爆豪的躁動,一邊關心先前被他揮到臉的轟。

 

「Mic,你動作太大了。」相澤從桌子下拿了藥膏出來,交到始作俑者的手上。

「自己幫他擦。」

「哦、哦哦謝啦!」

麥克風小心翼翼地為轟擦藥,這時他的繃帶已經完全拆下,因此常常一個不注意就被碰撞。

 

「冒失鬼。」相澤吐槽麥克風,然後低頭指出綠谷寫錯的英文單字,他剛剛就瞄到了,這小鬼怎麼還是一樣慢半拍。

 

「啊、謝謝爹爹!」

綠谷趕緊修正,結果被爆豪又噱一頓。

 

「嗯。」相澤隨便應付了小谷的道謝,他看向牆上的掛鐘,皺眉。

怎麼這個時間了?晚點的訓練會來不及。

「Mic,今天狀況不好?」相澤問。

 

「啊啊那個Eraser!好像自然科有點困難,所以耽誤到時間啦!抱歉,你的進度也很趕吧、」

 

「無礙,你慢慢來,晚飯後再帶他們去運動一下就好。」相澤看著麥克風熱得滿頭大汗,便起身開了冷氣。

 

畢竟他一對三教導孩子也很辛苦,而且現在是酷暑之季。

嗯、反正晝長夜短,晚點出門也比較涼爽,偶爾一兩次拖到進度,沒至於要斤斤計較。

 

「我去倒飲料,你們休息一下再繼續吧。」相澤緩緩走向廚房,他記得冰箱裡還有些果汁。

 

「哦哦哦消太你真的太好了!最愛你啦!我想喝Beerrrrrrrrr!」

「休想,再吵就沒你的。」

 

 

 


 

後記:

 

這篇,有動態描寫、也有靜態說情,

關於爆豪如何看待這樣的家,以及相澤、麥克風對孩子們的想法。

 

為何拖到開始親自訓練之後、才碰觸到這個部分?

大概是這一家子的默契吧,

尤其對「合理性至上」的相澤,解決事情永遠比解決感情來的優先,

在打架事件裡,相澤一句話都沒有怪罪任何一位孩子,

他的溫柔總隱藏在行動裡,我想三個小鬼頭心裡定是明白的。

 

爆豪就是不哭呢(

 

下一篇:

【MHA麥相/轟勝出】- 小鬼頭們、10是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