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小鬼頭們夜訓,不速之客的到來。

 

上一篇:

【MHA麥相/轟勝出】- 小鬼頭們、9訓練

 

*麥克風X相澤
 
*轟X爆豪X出久
 
*一家人設定
 
 

正文:

 


 

將近八點,夜色的風正涼,相澤領了三個小鬼準備出門。

 

「啊啊啊等我一下!」麥克風追上他們,手唰地舉起車鑰匙。

「我載你們去吧!廣播電臺剛好順路順路!」

麥克風正準備去上班,便推著相澤進副駕駛座,叫小鬼們也坐好,順道載了他們一程。

 

 

 

 

 

相澤考慮到他們今日已經累了整天,所以沒有特別嚴格,只讓三個孩子們暖暖身,做點開筋操。

然後他打算親自教導……雖然小谷的個性還是沒有著落,但經過這些日子的積極訓練,轟和爆豪的個性控制已經愈來愈好了,三人的力量也逐漸爬升。

是該時候教他們一些正確的實戰技巧,而不只是單純拼拳比速度。

 

「很好,手臂要出力,帶動腰。」

相澤拍了綠谷的肩頭,示意他用力的位置,直接下起指導棋。

「這邊要側身,抓住小爆的手,抓手腕。」

相澤左掌推過綠谷笨拙的腰,微微一拉,爆豪的身體登時往前摔,站在後頭的轟趕緊伸手扶穩爆豪。

 

「小谷、會了嗎?」

「會了!」

 

「自己來一次。」

「是!」綠谷靠著肌肉記憶,再度重現了先前的近戰手法。

 

相澤點點頭。「好,換人。」

再來是爆豪跟轟一組,由綠谷幫忙會被推倒的轟。

 

「不要用蠻力,讓身體順著轉。」

相澤耐心的一個動作一個示範,爆豪學得很快,三兩下就已經掌握到訣竅,出手的速度又快又準,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過急躁。

 

「太僵硬了,動作連貫一點。」轟的狀況也不錯,只是有時會遲疑、還不夠流暢。

 

相澤把時間抓得很緊,九點半一到,就要求他們喝水收操。

「爹爹,為什麼今天都只教我們防守的招式?」

休息的時候,綠谷抱著疑惑悄悄向爹爹詢問。

 

「防守就是最好的攻擊。」相澤將水交給爆豪。「敵人永遠身在暗處,英雄必須有接下攻勢的能力,再伺機反擊。」

 

「以守為攻嗎。」轟好像理解了爹爹的意思。

 

「嗯、今天就練習到這裡,你們可以複習一下,十點準備回家。」相澤起身,隨意拍掉褲臀的沙塵,蹲下身去翻提袋。

 

「爹爹你要去哪?」綠谷發現相澤在找裡頭的零錢,便動身靠近幫忙。

「買玉子燒,要吃嗎?」相澤把幾百塊的零錢塞進口袋,問了三個孩子們。

 

 

 

 

 

 

 

「爹爹是餓了嗎?」

相澤暫時離開後,三兄弟在地上圍了圈坐著,綠谷還是沒有猜到爹爹為何突然就說要去買玉子燒。

 

「真的是笨久!這裡離那裡超級近好嗎。」

「誒?」綠谷驚詫,勝己哥哥說的這裡和那裡,是指裕子奶奶的店和……

 

「這裡走出去的兩個轉角處,就是裕子奶奶的店面。」轟說道。

「原來那麼近!」綠谷恍然大悟,卻摸不清兩位哥哥為何會如此清楚。

 

因為當時,爆豪就是在這個空地外的道路上,碰上了那隻兇惡的狗,在他們三人第一次去買早餐的時候。

之所以轟跟爆豪一點也不意外爹爹的行徑,只有當時走在最前面的綠谷,還傻傻地沒完全搞懂家、空地、玉子燒店面的相對位置。

 

「爹一定是嘴饞,他愛吃不是嗎。」爆豪雙手向後抵著地面,身體微微仰坐,不時四處張望。

 

「也是,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轟的這句話其實不是對自己說的,他是對開始等得不耐煩的爆豪說。

 

三人又等了一陣子,還是不見爹爹回來。

「嘖、好久。」

但爆豪又怎麼可能因為焦凍哥的一句說詞安份下來,他爬起身子,要求綠谷跟他對打幾場剛學的技巧。

 

「啊……啊好!」綠谷吞了吞口水,一股作氣往爆豪揮拳。

「死吧!」

爆豪的速度很快,他伸手穩穩抓牢綠谷的手腕,腰力帶動手臂一晃。

 

碰!綠谷被摔得很遠,差點沒跌出空地外。

 

「勝、你太用力了!爹爹不是說要控制力道嗎?」轟出聲,他覺得爆豪這樣有點過頭了,畢竟只是練習,而且對方還是自己兄弟。

 

「知道了!只要不摔到馬路上就好了吧!」爆豪沒好氣的回答,倒是沒有大發脾氣的反駁。

 

「沒沒關係的,焦凍哥哥,我沒事。」

綠谷爬起身,在原地擺出接招的姿勢,意思爆豪再來。

 

他想跟哥哥們一樣厲害,為了這樣的目標,這點小辛苦根本不算什麼。

 

爆豪見到對方沒受傷,也就更放心的喊:「喂!笨久!快點攻過來,我會接下你的攻擊然後把你宰了!」

 

「哦?好大的口氣!你要不要跟我打打看?」

 

「什麼?!」

爆豪一怒,看向那位一出聲就滿嘴挑釁的不速之客。

 

「嘿嘿、真意外,竟然能再見面。」這個人正站在綠谷身後,年紀看似跟他們差不多。

 

「你是誰。」轟提高了警覺,站起身質問面對眼前的來人。

 

「我是誰?我是誰?哼、你們就是這樣目中無人。」他的聲音冷冷淡淡,卻字字清晰,淺橙色的直長髮蓋住了主人左眼,右瞳則閃著異樣的粉紅光。

「相澤同學是吧!我記得你,你可記得我?」

 

「你是……!」爆豪兩眼突瞪,結果下一秒變成張死臉。「誰啊?」

 

 

「就連這樣你也認不出來嗎!」

那古怪的孩子突然出手,雙掌向前一推,朝著綠谷左頰和右手摑去。

 

 

 

 

 

 

 

 

 

「不好意思啊相澤弟弟!今天的生意特別好,做得慢了!」

裕子奶奶將包好的玉子燒交給相澤。

 

「不會,裕子大姊辛苦了。」

相澤只是付錢,從小到大的一號表情讓裕子奶奶特別懷念。

她有意逗逗面前這個沉穩的孩子,啊不對、人家現在都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爹了呢!

裕子奶奶微笑說:「你啊!最近跟山田弟弟還好嗎?」

 

「還好,跟以前一樣。」相澤答道,如果是平常的他,一定只會回覆前面兩個字。

但裕子大姊是相澤跟Mic從小認識到大的長輩,三人的感情頗深,相澤也才會多說後面那句。當年被裕子大姊傳授戰鬥技巧的往事歷歷在目,所以在訓練小鬼頭們的時候,相澤就想到了玉子燒。

 

「山田弟弟還是一樣每天樂得!不是嗎?」

「嗯,很吵。」相澤沒有否認。

 

「但你們還是在一起了那麼多年,算一算也超過十年了吧!」裕子奶奶輕笑著調侃。

意思就是,對方再怎麼讓你嫌棄,相澤弟弟你還不是一樣愛他。

 

「……裕子大姊還有在聽他的電台?」相澤的眼神飄忽了幾秒,隨即轉變正常。

 

「有哦!當然有!」

裕子奶奶一邊說著麥克風最近在電台上講的搞笑內容,一邊愉悅地觀察相澤藏在臉底的羞赧。

 

「我說山田那孩子!一直都那麼熱情!你也真是的,都跟他交往到年紀了,也沒學到一點!」

 

「這種說廢話的專業還是交給Mic就好。」相澤不介意跟許久未見的裕子大姊多聊兩句。

 

「哈哈哈!你信織大哥也說『相澤弟如果不冷靜,就不是相澤了!』他一直都把你倆當作是自家兒子!我也是!」

裕子奶奶學著已故丈夫的話,臉上的笑容燦爛也帶了點憂傷。

 

「我跟Mic,能懂你們的心情。」相澤是記得的,裕子奶奶也同步著,兩人的腦中浮現了信織大哥溫和的微笑,還有他發誓再也不使用個性的堅定之舉。

裕子奶奶朝一旁望去,怕自己快掉出的眼淚會被相澤看見。

「是啊!你們現在也長大了……誒?那個男孩子……」

她突然瞥見一名男孩,他的手臂有些許焦傷,雖然裕子奶奶早已不是職業英雄,但啟動個性有如本能一般,幾乎在看到的同時、就讀取了對方的個性記憶。

 

「怎麼了?」

相澤順著裕子奶奶的目光看去,也看見走過路口的那位男孩,他只疑惑現在的時間、怎麼會有在外逗留?並未注意到裕子奶奶的臉色大變。

 

「相澤弟弟!你快去!快去找那三個孩子……」

 

 

 

 


 

後記:

 

不速之客是誰呢?有人要猜猜看嗎?

提示一:他說「又見面了」,因此可以判斷是之前照過面的人。

 

提示二:他叫三兄弟「相澤同學」,有人還記得這是他們什麼時候的稱呼嗎?

 

提示三:他攻擊綠谷的方式,是用「推的」、而且其中一個目標是「臉」。

 

好的,那麼下一章也會在下週五發上!

儘管快開學了、但會盡力維持週更的

 

下一章:

【MHA麥相/轟勝出】- 小鬼頭們、11中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