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澤消太X爆豪勝己)這次的相澤X爆豪是甜文,甜的哦!

時間線第三季,家訪後的周末。

設定相爆兩人已交往

 

臨時弄不到好的封面圖,只好先拿官方圖來充個版面,

七月開的坑,斷斷續續寫到現在,終於完成啦!

 

 

正文: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

切掉已經聽了十幾遍的語音。

「可惡!」

碰!爆豪一個震怒,將手機用力摔到床上,掌心差點冒出火花。

 

「竟然不接電話!」

自從昨天家訪之後就音信全無,完全聯絡不上人,相澤你到底在忙什麼!不是放假了嗎!連電話都不接!

爆豪狠狠地死瞪著被他拿來出氣的手機,然後走到衣櫃前拿了外出的衣服換上。

 

 

 

 

 

*

 

 

 

 

「媽,我出門了。」

「哦!勝己要去哪?」

 

爆豪已經走到玄關前,穿起鞋子,他的母親爆豪光己從廚房跟了出來,看向兒子的背影。

 

「買後天住宿要用的東西,」爆豪從口袋摸出家裡的鑰匙,又補道:「還有去找相澤。」

 

「去老師家裡要乖點,別給人家添麻煩了。」

「吵死了老太婆!」

 

爆豪此話一出,上秒還和顏悅色的母親,聽到老太婆三個字立刻變了臉色,一拳敲落爆豪的頭頂。

「沒禮貌!你是不是也這樣對待你老師啊?!對他好點!」

 

「該死的!你不也昨天見他第一次而已!」爆豪不悅,憑什麼老媽就站在相澤那邊,說得好像自己只會欺負人似的。

 

「勝己的男朋友我怎麼可能不多注意啊!你給我安分點!別再給相澤老師惹麻煩!」

 

「不用你說!」

爆豪撇頭要走,但她的母親沒打算放過他,只見她右手飛快地伸出,從爆豪的口袋抽走了另一把鑰匙。

 

「喂!還我!」爆豪炸怒,立即回頭要搶。

 

「這是相澤老師家的鑰匙對吧!」

爆豪光己的手這邊一晃,那邊一避,兩人來往了十餘次,爆豪終究沒得逞,他差點忘了,老媽的個性「甘油」,具有些許黏性,而且東西只要在光己手上,依她的反應速度,爆豪根本沒辦法取回來。

 

 

「媽!」爆豪認栽,連自己老母都鬥不過,實在很丟臉……

「我會好好跟他……相處!不用你操心!」

幾乎是紅著臉做出保證,雙頰呈現不自然的緋色,大概害羞了。

 

「哈哈、」

爆豪光己這才滿意地將鑰匙放回兒子的手裡。

 

「勝己真的很喜歡相澤老師呢!要好好在一起哦!」

順手摸了摸爆豪米白色的髮,然後逕自回廚房忙碌了。

 

「啊對,」忽然想到什麼,她的頭向後探出。

 

「今天你在老師家吃晚餐吧!不會準備你的!」

 

「知道了啦!可惡的老太婆……」

爆豪滿臉通紅,恨不得把自己的臉給炸了。

 

 

 

 

 

*

 

 

 

 

 

叮咚

爆豪按了相澤家的門鈴,但沒人回應。

 

不在家?

該不會又睡在學校了?

爆豪想著,準備轉動備用鑰匙進門

「嗯?」才剛插入鑰匙孔,發現根本沒鎖,門喀啦地往前一推就開了。

 

「搞什麼……」

爆豪滿腹疑惑地望向昏暗的屋內,連燈都不開?相澤消太你到底是有多懶?

 

爆豪原本想著等會見到那老頭要如何罵他,但下一秒,他卻半個字也罵不出聲。

「……喂喂喂喂!相澤?」

黑暗中,那位失聯將近整日的班導師正倒在玄關,爆豪差點沒一腳踩上。

 

「相澤!」

定睛一看,倒在地上的姿勢不像是睡著,爆豪驚覺大事不妙,他趕緊奔到對方身邊,雙手猛搖相澤的身子。

 

「該死,身體好燙。」

爆豪抓起對方的手,橫掛在自己的肩上,費盡全力將那位三十歲的大男人托起。

 

「你他媽的好重……」

爆豪嘴上罵罵咧咧,心裡卻很擔憂,一直非常注意身體狀況的老師,怎麼會突然發高燒?

餘光瞥見相澤囈語悶喘的樣子……肯定是忙過頭了、從林間合宿後到現在……

 

「燈在哪啊?!」

爆豪刻意不再去看對方的臉,只是一手拖著相澤的上半身,另一手在牆上四處亂摸。

 

嗯?

他終於找到了燈的開關,啪地一聲,走廊的昏燈亮起,他來過相澤的家幾次,印象中,臥室的位置是在……

 

「終於……」

爆豪又拉又抱地將相澤安置在床上,抹了抹額頭上滴下的汗。

 

「你真他媽的好重!」

他能感受到對方身體驚人的高溫,嘴邊抱怨歸抱怨,但腦子另一邊又是骨碌地轉動。

「給我等著啊……!」

爆豪拿定了主意,為相澤蓋好棉被之後離開房間。

 

 

 

 

 

*

 

 

 

 

「咳、咳……」

相澤醒來的時候,不小心弄掉了額上的降溫冷巾。

 

「喂喂喂、是病人就別亂動好嗎!」

「爆豪?」

相澤一愣,好不容易聚集了目光焦點,爆豪的身影、不悅的表情,這才慢慢地在相澤的眼睛裡清晰。

 

「喂、你怎麼啦,搞成這樣?」

爆豪的手在對方的眼前晃了晃,並順便拿起被弄掉的毛巾。

 

怎樣?哪樣?

燒得腦袋糊成團的相澤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看著蹙緊眉頭不耐煩的爆豪,相澤這才艱難地開了口:

「……抱歉。」

 

「誰要你道歉啊白痴!」

爆豪再次低罵,震怒的吼聲相澤早已聽得習慣,但他此刻是重感冒,躺在床上瞬間感到一片暈眩,相澤難受地閉起乾澀的眼,太陽穴不住疼痛。

「你……咳、咳咳,能不能就對病人好一些……?」

 

「喂喂、沒事吧……」

爆豪有點後悔了,他伸手把咳嗽不止的相澤扶起,輕拍對方的背。

身體好燙……

「欸……要不要吃藥啊?」爆豪問,這次他很努力地把聲音放小,盡量不驚動到倚在床頭的病人。

 

相澤搖搖頭,小幅度地靠向爆豪的臂彎,只覺得爆豪的體溫比較涼、貼著很舒服。

這樣的狀況在平時是反過來的,相澤正常狀態的體溫比爆豪低,尤其冬天的落差更為明顯。

 

 

相澤模模糊糊地回憶,爆豪每次都會硬牽自己的手,還紅著臉告訴他,宰了你喔!手那麼冰要死嗎!

 

「我剛剛已經買回來了,你感冒、吃了再休息。」

對於爆豪的句子,相澤安靜了良久、才擠出一句:「不吃。」 

 

 

該死、根本沒有討論的空間……

爆豪其實是知道的,相澤曾經因為藥物過敏而送醫急診,從那次開始他就再也不吃任何藥,什麼「與其冒著過敏的風險治病,不如讓它自己好,降低外部成本才是合理決斷。」根本狗屁!

 

感冒就吃藥,這個邏輯很難懂嗎相澤消太?!

 

「喂、吃藥啦!」

「嗯……」

爆豪拿來了退燒藥和溫開水,他看得出相澤已經進入高燒的打結裡,整個人昏昏欲睡,四肢無力,意識渾沌……

爆豪再度抓起耳溫槍測量。39.8°……雖然已經比先前好了些……

我也知道你不喜歡吃藥,可再不退燒鐵定會燒壞腦子的,可惡……我總不能眼睜睜看你燒成智障!

想到這,爆豪再也不管對方是答應還不答應,立刻動手。

 

馬的你給我好好吃掉喔……乖一點!

 

「吃下去。」

「……」

「吃啊!揍死你喔!」

 

到底在拒絕什麼啊!你幼稚園小孩嗎!

爆豪被異常倔強的相澤搞到只想殺人!這時候才不管合理不合理吧!

 

「你要是燒成智障我就殺了你!」爆豪一邊狂躁狂怒,一邊掰開對方的嘴,把藥和水通通塞進去。

 

「咳!咳咳咳咳!唔……」

相澤被苦味和水嗆出了眼淚,原本就難以執行吞嚥指令的大腦,此刻嗡嗡作響、如頭殼欲裂般劇痛,他的全身燙像是有火在燒,一刻也不得歇息。

 

爆豪知道相澤不適,但也只能持續拍著對方的背,小心翼翼地控制力道,讓他能順利呼吸

「還好嗎。」

「你……咳咳!走開……」相澤用盡全身的力氣把爆豪推開,世界又陷入一片黑暗。

 

 

 

 

 

*

 

 

 

 

 

 

相澤再次轉醒時,已經天黑了,爆豪正端著一碗熱騰騰的湯麵進入房間。

「醒了?那就吃東西。」

「你還真是……」

相澤開口,才發現自己的燒已經退得差不多,嘖、拜藥所賜嗎。

 

「還真是什麼?」

爆豪走到床邊坐下,沒動怒也沒暴走,冷靜的問話讓相澤很不習慣。

“你還真是夠不講理”這句話被相澤吞回去了,他改口問:「今天怎麼會來?」

 

「如果我不來找你,你不就死了嗎。」

爆豪不打算提起他撥了上百通電話給相澤的事,這樣急急尋找對方的行為,連他自己想起來都覺得可怕,更不會承認。

他先前就有看到在躺玄關第沒電的手機,該死的臭相澤……

 

「不會死的。」相澤回答。

 

「喔是嗎!那我今天不該來找你的!就讓你死好活好自己死在玄關我也不來管你!」

爆豪震怒,手中的碗差點沒給灑點熱湯出來。

 

「這是,給我的嗎?」

相澤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陣陣的香味來源,雖然可以從爆豪沒去上學來推斷,今天一定是假日,但自己上次是什麼時候吃的正餐?倒沒什麼印象。

 

「我就怕你餓死了!拿去!」

「你在擔心我?」

 

 


 

 

後記

感冒的相澤有點可愛////爆豪男友力GET!!!

喜歡光己媽媽的舉手!!!!

 

下篇再看看什麼時候發上吧!

(劇透一下,下篇有kiss哦哦。)

 

下篇連結

【MHA我英】相爆-相戀有幸/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