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中毒之後,噬骨花粉的毒性無解

 

上一章:

【MHA麥相/轟勝出】- 小鬼頭們、11中毒

 

*麥克風X相澤
 
*轟X爆豪X出久
 
*一家人設定

 

 


 

 

「消太!消太!」

麥克風放下臂彎裡的轟,衝到相澤面前,一邊叫著對方的名字一邊把他緊緊抱住。

 

「你幹嘛、這裡公共場合。」

相澤一臉莫名其妙的把對方推開,麥克風順勢扶住相澤的雙臂,緊張地問:

「沒事吧?小谷和小爆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解毒已經在最後階段了,剛剛醫生有出來說明,目前沒有大礙。」相澤說完,看向一同前來的裕子奶奶,道:「裕子大姊,今天謝謝你。」

 

「相澤弟弟,我們之間還需要什麼謝謝嗎?那三個孩子又可愛、又乖巧,裕子奶奶我疼惜著呢!」

裕子奶奶的笑容溫暖如光,她憐愛地摸了摸轟的頭,要他們都去坐在急診室外的等候椅上。

 

「好。」相澤回答,默默拉了麥克風走到椅子旁坐下。

而轟也乖乖地坐在爹爹的另一側,裕子奶奶就坐轟的旁邊,四人一同等待急診室的燈熄滅,就像一家人一樣。

 

「Eraser……我還是……」

「放心。」

相澤的左手悄悄牽住了麥克風的右手,他知道對方的擔憂和不安,麥克風一向比自己來得親近孩子,雖然這傢伙常常嗨過頭,但那份真心真情的呵護無法隱藏。

 

「好……」

麥克風默默摩娑著他們手與手碰觸的地方,相澤骨節分明的手指一直是他的最愛,此刻也最能讓他安定下來。

 

 

 

 

 

 

*

 

 

 

 

 

 

「兩名傷患的家屬是哪位?」

兩小時後,急診室的門開了,爆豪隨著醫護人員走出來,綠谷卻沒出現。

 

「我是!」

麥克風立刻跳了起來,直往爆豪跑過去,嘴裡咂咂著還好嗎?痛不痛?小谷呢?完全忘記他剛剛回答的對象是站在旁邊的醫生。

 

「我們都是監護人。」相澤剛從省電模式退出,他抓抓頭髮,也不想阻止麥克風,只是跟一臉疑惑的醫生這樣說道。

的確,他們和孩子的關係很特殊,一時之間也不好說明。

 

「好的,既然是監護人,那麼……」

醫生開始解釋兩位孩子的情況,目前毒素都已大致清理完畢,但為著安全起見,內服外敷的藥還是得持續使用一週,直到傷處不再有疼痛感。至於還在昏迷的另一位孩子,等他醒來之後,若沒有太大的不適,就可以直接出院。

 

「您的孩子們也到了第一次普查個性的年齡,到時候再給專業鑑定的個性醫生檢查過,確認沒有留下毒素的後遺症,就可以放心了。」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相澤依照指示,帶著其他人前去綠谷的普通病房。

 

「嗯……我們還是先不要吵他。」

五人圍著綠谷的病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大家決定先到外頭等待,留相澤一人在裡面顧著。

 

「Eraser,你若想睡,我可以留在裡面。」

麥克風輕拉相澤的衣袖,半夜準一點,雖然麥克風知道自家戀人早已習慣當個夜貓子,但他就是怕他累。

 

「你晚上有班、明早也有班,等等先休息吧,或是載裕子大姊先回去,很晚了。」相澤拒絕了麥克風。

 

「可是,你剛剛一個人帶兩個小鬼跑醫院……」

「合理行事,我都考量過了。」

麥克風和相澤一來一往的對話,裕子奶奶都笑著聽在耳裡,她好像看見了多年前,他們倆在高中時期,擔任搭檔時的拌嘴。

一人極熱、一人極冷的對話模式,原本裕子奶奶也以為這樣的感情持續不了多久,但眼前這兩位孩子偏偏相輔相成,一直到現在,連溝通的方式都沒變,還多了些成熟之氣。

 

「那我先開車載大家回去,小谷醒後你再打給我,要記得哦!」

 

「嗯,記得小爆洗澡的時候,手不能碰到水。」

 

「知道了!我等等去櫃台拿藥!」

 

「好,那麼裕子大姊,我就不送了。」相澤跟裕子奶奶說道。

 

「當然沒問題,你的兩個小寶貝我也會幫你顧得好好好!」

裕子奶奶分別拍了拍轟和爆豪的頭,轟面無表情,爆豪滿臉彆扭,如果不是他雙手正纏滿了紗布繃帶,估計會立刻拍掉裕子奶奶的手。

 

「小轟、小爆、Mic,早點休息。」

相澤微笑看著孩子們和裕子大姊的互動,點點頭,然後跟麥克風道別。

 

 

「那麼裕子姊姊!小轟小爆!爸爸先帶你們回家。」

 

「好,爹爹再見。」

「嗯。」

 

 

 

 

 

*

 

 

 

 

 

 

因為醫院的通報,警察在隔天找上了在醫院照顧綠谷的相澤,經過了一連串的詢問,爆豪、轟、裕子奶奶也被傳喚,麥克風載了三人來到現場。

 

「Eraser,早餐!」

「謝了。」

麥克風把在路上買好的三明治和溫水遞給相澤,小轟和小爆做為當事者,才剛抵達醫院,就立刻被警方帶去做筆錄了。

 

「你昨天有睡嗎?睡得好嗎?我有帶你的睡袋來喔!小谷還沒醒?

也因為這樣,麥克風才得以跟相澤有單獨聊天的機會,他一出現就嘰嘰喳喳問個不停,相澤的視線停滯在麥克風身上,腦海裡面只有「睡袋」這二字是發著光芒的。

 

「因為小谷還沒醒,所以等等把睡袋拿出來吧。」相澤說道。

 

「OKKKKKKK!話說我今天的早班先請假了!你等等快去休息吧!補眠補眠!」

 

相澤天生乾眼症的關係,他疲倦的樣子幾乎是常態,但麥克風依然看得出對方是否有睡好、睡飽。

 

「好。」相澤點點頭,突然又道:「小爆昨天的藥、?」

 

「啊啊放心!那小鬼可愛面子了!死都不肯叫痛!吃的擦的都有精準辦理!」

麥克風隨意揉撥相澤的黑髮,被對方毫無留情地拍開也不在意,笑得沒心眼。

 

「好了,我先去看一下小轟他們。」相澤側身,拇指伸向醫院暫借給警方的偵訊室。

 

「Of course!」

麥克風知道相澤定是想去看看兩個孩子,寵溺地在對方臉頰親了親,就奔跑回車上拿睡袋了。

「Eraser!記得沒收小爆在早餐店拿的辣椒包!有五包!」

 

「好。」

相澤稍稍摸過麥克風吻過的位置,指尖碰觸的地方,好似有他開朗的笑容迴盪,像一抹初晨的陽光,清亮澄明。

 

哧、被裕子大姊說中了啊。

相澤望著手裡的三明治,裡頭的荷包蛋被換成了煎蛋捲﹑那是相澤不為人知的小喜好,只有跟他相處了十幾年來的麥克風知道。

其實沒必要那麼麻煩的,Mic、

但是……謝謝了。

 

他挑起眉,心情不由自主地洩露在上揚的嘴角。儘管兩人的擔心很少用言語表達,但彼此能懂、能會心想通,也相信這關總會度過的。

 

 

 

 

 

 

*

 

 

 

 

 

 

「化驗結果,安間蠱毀遺傳了父親的個性:蛇毒』。因此可以說是神經性和肌肉性毒素的混合體……但噬骨花粉』的個性本身,已經屬於植物性毒素,照理說不太可能會造成高燒……」

 

「既然這樣!為什麼混帳笨久就是不醒!你們這群雜碎……一定哪裡沒搞清楚吧!」

爆豪在眾人面前大吵大鬧,麥克風怎麼阻止也阻止不了。

 

「小爆啊啊!剛剛醫生也解釋了,因為你們都還沒接受普查……」

 

 

在轟爆兩小偵訊完畢之後,安間的母親也帶著安間來交代事情始末,只是、包括警方最後的對供對質、案件說明、後續處理從頭到尾……安間和他的母親都避開了麥克風、轟、爆豪的視線。

 

安間貿然挑釁、以能力傷人,早已違反了個性使用原則的規定。

具有毒素的個性能力者,必須在第一次幼年普查的時候,就讓醫生取走檢體並製造解毒劑,各醫院都得建檔解毒配方,以免意外的不時之需。

 

除了職業英雄工作需求,人們原本來就不能使用個性有意傷害他人,這是最基本的。

 

 

「這樣新的個性毒還沒有解藥,我們醫方會趕緊研究……」

 

「我知道!但他到現在都沒醒,我卻沒事?這代表我身上有抗體不是嗎?」

爆豪氣憤難消,他一邊敲桌,一邊激動地大罵醫生。

幸好被麥克風和轟盡全力阻止,最後才沒讓他對醫生拳打腳踢。

 

安間的父親——安間蛇彥沒有到場,但醫院有他的解毒劑,雖然已經稀釋了一小部分給昏迷不醒的綠谷打點滴,但情況遲遲沒有明顯轉善。

 

 

而誰又料想得到、之後綠谷竟然還是昏迷不醒,持續高燒了整整一週,把所有人都嚇壞了。

 

 

 


 

後記

 

這篇呢,算是在交代安間事件的後果。殞瑟已經盡量將必要的完整設定精要地解釋。

*更多詳請,下週會有後記說明哦*

 

13章時就會銜接到下一段主要劇情

沒錯!即將有切島和上鳴的登場哦哦哦!(延到14章)

 

下一章:

【MHA麥相/轟勝出】- 小鬼頭們、13搬家

 

大學還沒開學,週更就慢慢陷入困境了

希望別開天窗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