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事件簿 / 單元系列企劃】連載中
 
 
萬聖節事件簿
 
萬聖節事件簿,前情綱要:
 
雄英高中一年A班,在臨時執照考試後,舉辦了盛大的萬聖節變裝派對!
 
舉辦晚會地點是在八百萬同學的大宅,連老師們都受邀參加!
 
除了各式各樣的裝扮和角色扮演,神奇的、甜蜜的、瘋狂的、
令人心跳加速的事件即刻發生中——

 

 


 

事件五、兩人的特別追逐

 

老師組四人打車到場,其中也包含了歐爾麥特。午夜老師找酒去了……相澤跟麥克風也進了舞廳聊天……

歐爾麥特沒伴,就隨意的在戶外的庭園走晃,他原想去向守在大門口接待的管家搭話,那位笑眯眯的桃紡先生,卻無意間看到一名身影畏畏縮縮地杵大門邊的角落,而桃紡全像是沒看到似的,正在把玩自己的白色手套。

 

「嗯?這不是耳機少女嗎?」

雖然歐爾麥特定了定睛確認對方的特徵,應該就是本人沒錯,但由於耳郎響香是女學生,他並沒有貿然湊上前,只留意了耳郎同學的裝扮。

 

哦?蒙面女?

每位受邀參加的人都需要先向大門口的桃紡管家登記,才能穿越長長的前庭進入會場。

歐爾麥特記得登記本上還沒有出現耳郎的名字?嗯?是遲到嗎?真意外。

 

正當歐爾麥特還在猶豫,做為老師是否應該先去打聲招呼?一個疾速的奔跑啪嗒啪嗒地從耳邊掠過。

 

「呦!耳郎嗎!這裡這裡!」

「噓——上鳴!」

只見上鳴朝耳郎招了招手,結果下秒立刻被對方奔近摀嘴噤聲,再拖回門後。

 

「唔唔!幹嘛?走了啦大家都在會場裡了!」

上鳴抱著疑問滿臉扒開耳郎的手,完全搞不清楚平時大大方方的她在想什麼。

 

「不是啦!我是想問你,我這樣穿……」

耳郎有點不習慣地拉拉下半身的裙擺,上鳴慢半拍地隨著對方的舉動往下一看。

「會不會很奇怪?」

 

「這……!」

上鳴倒抽一口氣愣在原地,怎麼會奇怪?哪裡奇怪?簡直性感逆天啦!

 

仔細一看,炫著紫紅反光的半臉面具蓋住了眼睛和鼻樑,小小的薄唇擦上口紅!

緊身的華麗黑背心是維多利亞風格,從肩上垂落而下的黑紗舞袖,若有若無地帶出手臂的白皙。

 

對!還有!還有那膝上的蛋糕裙特別帶感!

一層層、一層層誘惑的黑!中間還參了幾條暗紅色的蕾絲。天啊——

「你幹嘛啊!發什麼呆!」

耳郎看著上鳴的表情千變萬化,忍不住一掌巴落他的頭。咚!

 

「不!不是,很漂亮啊耳郎!」

上鳴的內心瘋狂讚歎呼喊,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挨揍了一拳,他的雙眼發光似地看來看去。

這真的是耳郎那個男人婆?!仔細打扮也是很美的啊!

 

「哪裡漂亮……」耳郎彆扭地退開上鳴,剛剛的距離好像,太近了……

 

「很漂亮啊!就、就是很好看!如果你本人也跟打扮一樣性感就好啦!」

上鳴開著玩笑道,沒發現耳郎的表情有點變了。

 

「好啊,你說我配不上這套衣服就是了!」

耳郎的語氣有點差,不、是很差,她原本就對自己的裝扮沒什麼信心,現在又被這樣說,她的感覺更糟了

 

上鳴發現耳郎的表情看起來很受傷,趕緊補話:

「沒有啦!我的意思是……」這種開玩笑的話要怎麼解釋?

上鳴平時跟男生們拌嘴根本不會有這種問題,情急之下更講不出挽回的話。

 

「什麼意思?你說啊?」

「就是、就是……我開玩笑的你不要生氣嘛!」

 

耳郎很上鳴的交情互動就像兄弟一般,平時打打鬧鬧,彼此也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上鳴可能說得太直接純粹了,一時之間沒考慮到對方究竟是個女孩,或多或少還是會在意外表云云。

 

「……我不去了,我回家。」

耳郎轉身就走,雙手扯緊了那件黑色的蕾絲短裙。

 

「耳郎!耳郎!你別走啊!」

 

「大白痴!不要跟過來!」

上鳴要追,耳郎開始跑。

 

可惡!明明是妳打電話給我,叫我出來的,現在妳怎麼說走就走啊?

上鳴一邊亂想一邊看著耳郎奔跑的背影,明明舉手投足都還是他熟悉的樣子,偏偏換了一身服裝之後……

怎麼看著耳郎響香也會心跳加速?啊對啦、一定是我在跑步。

 

 

 

 

 

*

 

 

 

 

可惡!可惡!

耳郎在來的路上已經想過了,如果問班上的其他女同學,小透和蘆戶一定會要自己穿得更短!說不定麗日和八百百也是一樣的想法。

扮演貞子的蛙吹應該不會干涉自己的決定,但反過來就是沒辦法給意見……

 

她以為上鳴是她在男生群裡面最好的朋友,說不定能給自己一些男生眼光的意見……

啊!我怎麼忘了!他就只是個放電白痴而已!我在指望什麼呢?

唉、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要聽老媽的話、穿什麼短裙……還有這個黑色的絲襪……又癢又緊真不舒服!」

 

「喂!耳郎!」

轉角處,上鳴抓住了耳郎的手。

 

「放開我!」

 

「你幹嘛不去參加啦!全班都去了誒!」

男生的腳程總是快一些,更別說耳郎穿著裙子跑步、渾身不對勁。

 

「我換一件褲子再去不行嗎。」耳郎甩開對方,轉身便走。

「喂等等!」

上鳴不願她換掉,情急之下便要抓耳郎的手臂,但衣袖由薄紗所製,上鳴一個滑手抓了空,身體登時失去平衡。

 

「啊!啊啊——」

上鳴往前倒向耳郎,耳郎穿著小角度的跟鞋也站不穩,兩人想扶住對方、亂叫了一陣,你放開我!你絆到腳啦!喊話句句糊成一團徒勞無功,最後還是撞在一起雙雙倒地。

 

碰!

上鳴壓在耳郎身上,右手護住了對方的頭,耳郎的掌心抵著上鳴的胸膛,眼神交錯在一塊,腦袋空白。

 

「你、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先回過神來出聲的是上鳴,一顆豆大的汗珠從額旁滴下,不是先前奔跑的累,而是他手背傳來的疼痛。

 

「我沒事。」

耳郎意識到上鳴保護了她,她趕緊坐起身,反掌拿起對方的手檢查。

 

「唔啊痛痛痛痛!」上鳴吃痛地哇哇嗚叫,耳郎聽在心裡盡是愧疚。

 

 

 

 

*

 

 

 

 

「呦呵呵!歡迎光臨!耳郎小姐在這邊簽名就可以進去啦!」

 

「謝謝。」

耳郎提起筆簽到,桃紡先生滿意地點點頭,一邊摩挲著八字鬍一波按露出奇異的笑,他道:

「耳郎小姐的頭髮,要先去補妝室整理整理嗎?」

 

「誒?」耳郎伸手碰了碰頭髮,

完了、一定是剛剛跌倒的關係,她的母親精心幫她處理的頭髮全亂了。

「那就、拜託您了。」耳郎有點不好意思的對桃紡微笑

 

「不會哦!這可是老夫特別為派對準備的補妝空間!你們作為第一組賓客可是老夫的超福氣!」

 

桃紡說著說著,左手收起了簽到本按在胸前,右手劃開一個向前的弧度,他鞠躬欠身,道:

「這邊請呦。」

便引導上鳴和耳郎往他口中的補妝室移動。

 

說也奇怪,桃紡並沒有帶他們往大廳走去,而是轉繞至大宅的右側,穿越兩邊都是松樹的園徑。

 

他們一步一步踩在大理石製的磚板上,還沒到建築物的正後方,角落突然出現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門。

「小美女、小帥哥,走這邊哦!」桃紡像是沒看到門上的藤蔓、青苔、還有鏽斑。

 

他笑臉依舊,逕自轉彎走去,大大的紫色八字鬍雙翹雙揚,心情甚好。

 

耳郎和上鳴互看了一眼,不禁想,這地方能進去嗎?這真的是通往八百萬家的門?

 

「請進!」

桃紡也不管兩人疑問的神情,右手伏在門上輕輕一推就開了,只是打開的方式有點奇怪。

咦?

上鳴站在左側看得很清楚,就這樣推開了?門上不是生鏽嗎?

他總覺得怪,但左想右想,一時也說不上來。

 

 

 


 

 

事件六、情動的真心讚美

上鳴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桃紡神速般地重新打理好耳郎的深紫短髮,還樂呵呵地說:

「你是個好女孩,看看這身打扮多美!還有紫色的頭髮呀!老夫很是喜歡!」

 

「是嗎、謝謝。」

耳郎已經很久沒聽到別人稱讚自己美了,不知道那個白痴上鳴說的漂亮,是不是一樣的意思……

 

「耳郎!你今天……」

幾根精細的辮子,搭上燙成微卷的髮尾,模樣跟原本的造型幾乎無異,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原來耳郎認真打扮起來,也很好看……

 

上鳴看傻了,癡呆的表情跟平常放電過度的感覺類似,但他臉頰微紅,卻又是另外一種無法言喻的……

「你到底要說什麼啊上鳴?!」

耳郎的耳機插孔伸到對方面前,戳了戳上鳴的臉頰。

 

「女性魅力什麼的,原來你也有啊……」

上鳴不知道是在回答耳郎的問題、還是在自言自語。

 

「誒嘿嘿!小帥哥!咱們男人啊,讚美就要直接一點啊,你不會的話,老夫教你!」

桃紡也不等上鳴回答,一左一右地拉起兩個孩子的手,讓他們面對面看著彼此。

 

「要……要做什麼啊?」

前是上鳴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後是管家先生沒頭沒腦的動作,耳郎早已暈頭轉向,只能乖乖依照桃紡的指示,透過面罩的眼洞,往外看著上鳴的臉。

 

 

「對對對、這就對了!來,小帥哥也趕緊的!」

桃紡抓了上鳴的手,放到耳郎手上。

 

「什麼?」

「誒?」

兩人碰觸到的肌膚像是觸電般,又像是相異的磁極貼在一塊。

 

「什麼的什麼啦?你要讚美人家女孩子漂亮!就應該要誠懇、真心!你看看我們蒙面小美女多賞你面子!」桃紡對上鳴說道,紫色的鬍子一顫一顫,笑得可樂。

 

「那個耳郎……」

上鳴輕輕握著耳郎的手,視線從他們的雙手,慢慢移到目光交錯的地方。

他的心撲通撲通地跳,除了緊張、還是緊張,從未有過的心動,對你、耳郎響香,是什麼時候增添的好感,連我自己都沒發覺的時候,妳好像就已經、已經……

 

「你今天,很漂亮、很好看!嗯……怎麼說,就像女神一樣,只是沒能看到你全部的眼睛有點可惜……」

上鳴說著說著,突然發覺,說出心裡的話好像沒那麼困難了!

他也不等耳郎回話,抓緊了對方的手又道:

「你剛剛要跑走的時候!我還以為我搞砸了!大家都在等你呢……如果耳郎你今天那麼美的打扮沒有讓大家看到的話,實在太可惜了!」

上鳴一口氣把話說完,像是深怕耳郎又會拔腿逃跑一樣。

 

語畢,上鳴注視著耳郎半遮的秀顏,只覺得自己已經完全被眼前的女孩深深吸引。

 

「你說……想看我的眼睛?」

耳郎的腦袋渾渾噩噩,對於上鳴的一番話,既喜愛又動心,但她不敢表現出來,也不知道如何表現,短時間內、只回答到一兩個她特別在乎的重點

 

「嗯!」

上鳴用力地點點頭,耳郎淺淺一笑,羞澀喜悅參半,準備摘下額眼的半臉面具……

 

「耳郎等一下!」

不料,上鳴卻突然制止了耳郎的舉動,伸出手把對方正要拿掉的面具戴回去。

 

 

 

 

*

 

 

 

 

 

「哦啊!那個不是耳郎和上鳴嗎!原來在那裡!」

切島遠遠地看到一男一女站在長廊的角落,定睛一瞧、張嘴一喊,瀨呂被吸引了過來。

「嘿!他們這是在約會,你吵個什麼勁!」

瀨呂搭上切島的肩,兩人的說笑聲絲毫不收斂,讓原在一旁拿甜點的蘆戶發現了!

 

她興奮地靠向男生們,吶吶地喊著:

「哇——那是響香嗎!打扮得好漂亮啊!」

 

「配起上鳴土裡土氣的牛仔裝,哈哈哈哈哈!」瀨呂還在虧自己兄弟,和切島笑成一團。

 

「蒙面女和牛仔男嗎……噗、笑死人了。」旁邊的爆豪也毫不饒人,嘴上很毒,卻也不禁菀薾。

他默默心想,還好自己讓切島裝扮,這爛頭髮的手還算巧,哪像瀨呂和上鳴的裝扮真的有夠粗糙、簡直醜斃了。

 

「蒙面女和牛仔男?!很不錯誒!」

切島聽見了爆豪的低語,如同擴大機一般喊出,這下子,會廳內的大家紛紛靠攏過來,每個人都想聽聽同學間的八卦。

 

「切島同學,誰啊誰啊?!」葉隱對這種話題最有興趣了。

 

「牛仔男,指的是上鳴同學吧?」八百萬說道,她還以為好姐妹遲到了呢!八百萬先前有打電話給耳郎,但對方在通話中,看樣子、是打給上鳴了吧!

 

八百萬露出微笑,耳郎好像一直都在戀愛中吶、雖然本人貌似還未意識到呢……

 

仔細看去,上鳴電氣不正抓著耳郎的手,朝大家走來了嗎、

 

 

「我……不想讓別人看到你的拿下面具的樣子。」

上鳴拉著耳郎的手走向眾人,脖子一路紅到耳根,連話語都顫抖著。「能不能只讓我看啊……今天就好。」

 

小聲的句子低低傳入耳郎耳裡。

 

 

「上鳴!」突地止步,耳郎甩掉了對方的手。

她看向上鳴,鬆開的手捲起臉頰旁的耳機線,因為上鳴錯愕的表情、她感到有些尷尬……

 

「那個、」但其實更多的是少女般清純的羞赧。

「我可以自己走啦!然後你剛剛說的……」

耳郎已經看到蘆戶和八百萬對著自己露出深意趣味的笑,雙頰的緋紅遮掩不住,唔、希望戴在臉上的面具有蓋掉一點啊!

那個臭白痴臉,突然講什麼讚美的話……

 

「我答應你,就這樣!掰掰!」

耳郎對上鳴拋了一句只有兩人聽到的音量,便跑向女孩群,找蛙吹聊天了。

 

「……好。」

上鳴呆呆站在原地,好半晌都無法回神。

 

然後他發現了一件事……他跟耳郎誰也沒走出那間“補妝室”,怎麼會……看了看四周,桃紡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的,那些瓶瓶罐罐的化妝品也消失了……

對了!那個門呢?門呢?

上鳴憑著記憶看向他們進來的位置,門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啊……見鬼了?

 

「上鳴!你剛剛跟耳郎同學去哪了啊?」

上鳴還在疑惑的謎雲之中,切島已經拉著爆豪的手走向他,兩人一前一後,切島滿腔熱血的樣子和爆豪滿臉嫌棄的噘嘴,在上鳴眼裡早已是再熟悉不過的畫面。

 

他甚至無心去回答切島的問題,只是不停地揣摩耳郎響香最後說的那句話……

總覺得那幾個字眼似糊似清、朦朧似霧,什麼時候女孩子說的話變得這麼難理解了……?

「又不是在考試?!」

 

「你在說什麼?跟耳郎同學的戀愛習題嗎?」

瀨呂一手肘壓下上鳴的肩,就在這傢伙自個兒混沌之際,切島已經被爆豪抓去找辣食來吃了。

 

「哈?什麼?」

「你剛剛說的啊,考試什麼的?」

原來上鳴不小心把內心的話說了出口,正好被後腳跟上前的瀨呂聽見。

 

「啊啊、沒什麼,其他人呢?」

上鳴趕緊轉掉話題,至於瀨呂說的什麼戀愛習題什麼的……暫時當作沒聽見!

 

啊啊啊戀愛什麼的?我該不會真的煞到耳郎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