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殞瑟。不動明王 大好!相澤消太 大好! 閃11的創作 (主:不鬼/鬼不/京天/豪鬼/豪風/雜cp) MHA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主:麥相/相麥)

其實這篇打得很順.....((可能是因為同時看了金庸? 

((覺得打鬥片段寫的好爽!!!! (冷靜

好啦!

虎丸,狩屋,輝!大廳三對多激戰!!! 粉碎! 毀滅!

皆帆,井吹,神童!在三樓槓上大批抓狂動物!

劍城一人單挑四隻巨狼! 結局到底如何?

雪村拋下吹雪獨自隱身在大型植物園!他會怎麼做?

 

正文開始:


 

 

__源田前輩,兵做兩路,從殺魁外部的後面突進。__

劍城的車裡有著資料室追蹤所有人的同步現況,

只是一點一點的小亮圈在畫面上穿梭來去,怎麼看都覺頭暈,

他指揮著源田還有綱海,將隊伍分成四方分別殺入。

 

__綱海前輩,進去之後為二樓人體實驗室,小心謹慎,稍安勿躁。__

 

劍城對照著藍圖和定位訊息,

要前輩們安全為上,別驚動了殺魁人。

 

「沒問題的!」綱海點頭稱是,

舉起了衝鋒槍,帶著所有人邊打邊前進

 

『碰!碰碰!』

『咻--噠噠噠』

五人一組,左右分別向那些千斤重的黑色大門攻去。

 

『嗙!』撬開,掃射,撬開,射擊。

 

__綱海前輩,注意別誤殺自己人。__指的是早已潛入的天馬和信助,

擔心遭到竊聽,為了不讓他們的身份曝光,劍城點到為止。

 

__請總長放心。__

綱海的前鋒隊不著痕跡地將二樓的研究人員滅了一大半,

但他們知道這裡的研究人員沒有敵意,大多是因家計困頓而出走的普通人民。

 

__源田前輩,後部的便衣小組狀況如何?__

因此身為警察,劍城要他們不可濫殺,

除了少數需要轟擊大門的幾個特定警察,其餘的皆是使用麻醉衝鋒槍。

 

 

__報告總長,__接到消息的源田回答。

__剛剛才通過他們守住的大門入內,只是我們......__

 

『嗶!』

源田的回報突然斷訊,

劍城怔了下,冷靜地查看源田前輩等人的衛星定位。

 

劍城按下連往資料室的電話。

 

__總長?__」接電的人是基山。

__殺魁開始準備與我們交鋒,基山前輩,麻煩你幫我即時確認所有人的動靜。__

 

 

劍城一邊說著,

一邊想盡辦法聯絡上便衣組的隊長--亞風爐照美。

 

__好的,等等我請綠川跟總長即時報告,呃,全部同仁們的路向。__

 

資料室那一頭也已經開始手忙腳亂,由於人手不夠,

光是真名部一人,就得同時操作八臺電腦,

衛星定位,人物定位,前進方向,有的接收各式部隊的進度回報,

有的發出訊息,還要彙整來自四面八方的資料,

 

結合劍城帶回的外部藍圖,白龍口述提供的內部分層解析,

不動的  "兩棟樓,同等不同作業"  的推測,要趕在義大利的警力來臨之前,整理出殺魁內部的地圖。

 

 

 

__好,麻煩您了。__

劍城放下話筒,馬上就看見連線資料室的螢幕上出現了小字,

寫著目前所有警察們的突擊情形。

 

「真快。」劍城沒那個時間佩服資料組的辦事的效率。

__佐久間前輩?有源田前輩的下落嗎?__

 

 

 

 

 

***

 

 

 

另一方面,虎丸這次的搭檔變成了狩屋和輝,

三人一路從大廳殺進,狩屋當衝殺掉了左右兩邊拿著步槍的殺魁人。

 

「哼!殺魁也玩保全的嗎?」

 

「狩屋小心!」輝在後頭一叫,

虎丸早已舉起手槍,單手將櫃檯處的兩個女人擊斃,

她們知道狩屋跟輝是警方的人,卻沒注意到最後面的虎丸。

 

「好槍法!不虧是先鋒的前輩。」

狩屋輕描淡寫地謝過虎丸,轉個身再開兩槍,左右各一發,

牆角的後援槍手應聲即倒。

 

 

「輝,那邊!」

「是!」

虎丸指向從電梯內衝出的一批重裝殺魁人,示意讓輝對付,

自己則和狩屋背對背站在大廳中央,

輪番射倒大廳圓環上每層樓的槍手。

 

 

『碰!』

『嗙嗙嗙!』

 

虎丸將狩屋的左肩往下一按,讓對方躲過了枚子彈,

乘勢腰部出力,全身向上一躍。

 

『碰!碰碰!』

打下了五樓還在聚焦瞄準的三位殺魁人。

 

「前輩!」

此時的狩屋正好蹲下,扣緊虎丸的上半身,並且開始旋轉,

一人面上一人面下,虎丸單手開槍,另一隻手抓住了狩屋的腰,

兩人漸漸的停下,虎丸雙腳剛落地。

 

「蹲下!」狩屋眼力好,

他馬上從對方的頸邊擊出子彈,一位狙擊手從窗戶旁倒下。

 

「給。」並順手遞上了子彈夾。

「謝了。」

虎丸快速地上膛,兩人各救了對方一命,

第一次合作就展現出高超的默契。

 

大廳一時之間充滿了此起彼落的槍嘯聲。

 

輝舉起強力來福槍,退到櫃檯旁的死角處,瞄準那群重裝殺魁人手裏的步槍。

幾聲慘叫聲響起,

輝按著扣扳機一發又一發,每每子彈皆將殺魁人的雙手打廢,

幾十把步槍全數落地,

 

重裝殺魁人眼見自己的弟兄一個個被狩屋和虎丸擊倒,

也管不著自己手無寸鐵,竟轉身向大廳中央的虎丸和狩屋撲去。

 

「虎丸前輩,狩屋,挺住!」輝大叫,

情急之下拋出了煙霧彈護住兩人。

 

輝腦海中突然閃出了一個畫面。

 

"好,就這麼辦!"

 

『嗙!嗙!嗙嗙嗙!』

重裝殺魁人一時不見人影,順著嗆聲看去,才發現輝正想將中央的巨型吊燈打下。

 

『碰!』

又是一擊正中最上方的卡鎖,整座吊燈開始搖晃,

放射狀的造型正好造成隨機的殺傷力,銳利的水晶搖搖擺擺,讓各層樓的槍手們不得已地趴下躲避。

 

 

「快逃!」

此時的煙霧已經漸漸淡化,輝大聲叫喚!

 

眼一閉,牙一咬,按下最後一的扣扳機。

 

 

『嗙!』

精準地打斷最後的鎖鍊。

 

 

「來這邊!」輝近乎是尖叫地大喊。

 

狩屋和虎丸終於會意,立刻拔腿向聲音的來源衝去。

 

「裡面!」

虎丸和狩屋先後奔出,縱身一躍,

輝也趕緊放下過重的來福槍,三人同時摔進櫃檯裡。

 

 

『碰!』一陣巨響,

虎丸趕緊壓下兩位後輩們的頭部,

躲開因撞擊碎裂而飛出的水晶碎片。四周頓時一片黑暗,

三人趴伏在地上,喘息著。

 

 

「你們沒受傷吧......」輝怕怕地小聲問著,

萬一剛剛有什麼疏失,狩屋跟虎丸前輩豈不是要喪命燈下?

 

 

「沒事啦,窮擔心。」

狩屋依然動也不動,只是悄聲回答。

 

 

「輝,做得很好。」

虎丸娑了娑後輩的背安撫對方,輕聲說著。

 

 

 

 

***

 

__報告總長,已查到源田小組先鋒的位置。__

劍城突然聽到資料組綠川傳來的聲音。

 

__謝謝前輩。__

劍城趕緊準備著裝就緒,準備與亞風爐前輩會合。

 

不久,消失多時的源田又傳來聲響。

__總長抱歉,剛剛來了一批殺魁槍手,我們已注意到殺魁人開始有所防備。

請總長小心。__

 

 

__沒事就好,謝謝前輩。__     

儘管級位有所差異,但劍城對前輩們依然相當恭敬,有禮。

 

劍城離開了車子,他相信前輩們的實力。

 

__亞風爐前輩,聯絡上吹雪前輩了嗎?__

城對著便衣小組組長的專用線,講道。

 

__哦哦總長啊!__」亞風爐一貫的自在。

__等待你的指示很久了哦!__

__好,那頂樓的後援就交給你們了!__

 

劍城一刻也不敢耽擱,抓起訂製的麻醉渦輪槍和手槍各一把,

左右放入槍鞘,

再摸出幾把匕首按插在皮帶裡,左輪式的微型手槍藏在皮靴後,

那是不動教他。

 

 

 

 

***

 

 

 

 

話說神童與特種部隊的皆帆和井吹早已來到了三樓,

他們的人數少,機動性高,

輕而易舉地闖入動物狙殺場。

 

這裡什麼也沒有。」

井吹左看右看盡是些動物屍體,毫無殺魁人的蹤跡,

因為他們不知道,就在不久前,天馬和信助才剛從這裡被帶走。

 

「嗯?這是什麼?」皆帆眼尖,

看到了個不起眼的奇怪物品。

 

一塊布漂浮在血池上,雖然已被血液浸濕,但還是能分辨,

這是條藍色的頭帶。

 

神童接過,一看,大驚。

 

「這是信助的頭帶!」

「信助?誰啊?」

井吹本身就沒有跟重案組共事的經驗,又怎麼可能聽過這位新來的菜鳥刑警?

 

「我們的人。」神童簡單地帶過。

「難道他們出了什麼意外......」不安之情全顯在臉上,

讓井吹不禁想嘲笑嘲笑這位性情優柔寡斷的總司令。

 

 

「我說神童,你是神童吧?同仁殉職是很常有的事,我看你就......誰!」

 

突然察覺到後方有人靠近,

井吹舉起槍械,快速地轉身,槍口立刻抵住那位不明人士。

 

「總長,別來無恙。」皆帆一派輕鬆地迎接劍城的到來,

貌似早就已經料到了此事。

 

「隨我上樓。」劍城只是側身,引開井吹的槍,

向神童點了點頭,兩人當前準備一同衝上四樓。

 

「小心前面!」皆帆和井吹緊跟在後,叫道。

 

「不好。」劍城才說出二字,

動物狙殺場的柵欄突然全數升起。

 

「可惡,我們被監視了!」

井吹從旁邊拿起兩把大刀,將沉重的步槍暫時擱下。

 

「井吹好眼力,」皆帆嘆道

「這裡的猛獸非用刀砍,或是大砲轟,要不然是死不了的。」  

 

 

皆帆指了指牆上的痕跡,也將自己的槍械換下,改成長茅。

 

「反正這裡的兵器是隨便咱用了!」

井吹揮舞著大刀向一隻大象慢慢逼近。

 

「諒殺魁人也不敢進來。」皆帆轉動著長茅,

看準了一隻盤旋的貓頭鷹,利刃快速地往貓頭鷹的脖子刺去。

 

『嘎嘎!』

貓頭鷹震動著大翅向右閃過,

身後突地飛來了一大群禽鳥,將貓頭鷹護在中間,分別往皆帆進行攻擊。

 

「好啊,護住最聰明的那個是吧?」

皆帆不斷地用著長茅在鳥群面前劃圈,趁機刺傷幾隻鳥的眼睛。

 

「皆帆,小心旁邊。」

而此時的井吹正在跟三隻大象惡鬥,

只見他左閃右閃,晃過撞來的象牙,然後騰空躍起,兩隻腳就這麼踏在大象的象牙上面。

 

那頭象一陣亂叫,

晃動身子,就要把井吹給甩到千里外。

 

「想的沒,大東西!」

井吹將兩把手裏的大刀狠狠地插入大象的頭骨內,奮力一按。

 

『喀支--

頭顱應聲迸裂。 

 

「再來啊!」井吹打的盡興,

削了那頭死象的兩截象牙,分別往剩餘活著的大象丟去,分明就是要激怒他們。

 

『姆馬啊啊啊啊啊啊!』

大象叫了起來,一股腦往兒地往井吹衝去。

 

「來吧!」

井吹旋著兩把大刀,準備上前去殺個痛快,

突然,腦後生風。

 

"啊!忘了後面還有一堆該死的動物!"

 

井吹想躲避卻已來不及。

 

說時遲那時快,正好神童拿著弓箭瞄準了井吹後方的一條鬣狗。

 

『咻--唰!』

那鬣狗頓時腦袋開了一個大洞,倒在井吹旁。

 

「謝了。」井吹一看是神童,內心感激對方的救命。

 

「你守前面,後面我來吧!」

神童的背後是大把大把的羽箭,鮮少碰觸原始兵器的他,

剛開始用地十分不習慣,好幾次差點喪命群獸之下,但神童急中生智,拼了!

 

乾脆拿起箭一一插入想咬自己那些動物的心臟,

手臂上好幾處都受了傷,但還好也沒大礙。

 

「那就這麼說定啦!」

井吹倒是信了神童的承諾,一無反顧地往前方衝去。

 

『咻--唰!』

『咻--啪啪!』

神童一邊拉弓,一邊往頻頻向他靠近的鬣狗和狐狸發射,

他一路後退,踏上先前井吹殺斃的象屍,以上觀下。

 

『咻--啪!』

弓箭愈打愈穩,又一隻野鴨被他釘死在牆上。

 

『咻--唰!』箭羽掃過皆帆後方的一隻大雁。

 

『嘎嘎!』

 

「這傢伙太多掩護了!」

皆帆的長茅又再次往貓頭鷹刺去,貓頭鷹微微一傾斜,再次躲過。

 

劍城想要立即出去找尋亞風爐的救援,

亞風爐守在外面,也早已和幾個零零散散的殺魁人交手過。

 

『嗷嗚--  

 

  "是狼。"

 

劍城趕緊停下,

握緊了手裏的單口大刀,躲進一旁的空柵欄。

 

『嗷嗚嗚--

『嗷嗚!』

 

「四隻......

劍城靠腳步聲判斷,默默地數著狼頭數。

 

斬狼先斬首領,劍城看準了唯一一隻立著尾巴的大灰狼,

左手握著槍,從角落裡衝出。

 

『碰!』

劍城開了一槍,打瞎了最靠近自己的一隻身材教瘦弱的黑狼,

大灰狼身為頭領,

張開血盆大嘴露出利牙,往前一跳就往劍城的脖頸咬去。

 

劍城後空翻閃過,拔刀向狼頭砍去。

 

大灰狼快速地向左下角躲過一擊,前掌不甘示弱地也跟著抓向劍城。

 

他趕緊往下避開,

握住刀柄用力向上揮,身體跟著跳起,

刀刃削過大灰狼的右側被躲掉,躍在空中的劍城眼看機不可失,

盡全力拉回大刀。

 

"一搏了!"

 

眼見大灰狼已經張開大嘴,準備將劍城的左腳軋入口中。

 

不料劍城猝地轉身,

腰帶動大腿在空中拉起一個圓弧,右旋踢,

劍城護住了自己的左腳,將大灰狼的牙齒踢掉了兩顆。

 

左腳踩著牠的頭又再度騰上了半空中,

大灰狼再也受不了,

後腿一使力,一匹巨大的灰狼竟然直接從地面飛起,跳得比劍城還要高,

以上撲下的姿勢想要把劍城碎屍萬斷。

 

"難道他有被注射殺魁的禁藥?"

 

劍城雙手握著刀背讓自己得以在空中平衡,

而此時的劍城也將要落地。

 

「完了。」

城發現另外三隻狼早已在下面等著分屍。

 

『嗙--碰碰!』

零點零一秒的判斷時間,

劍城往上開了一槍,打中大灰狼的心臟。

 

然後瞬間讓全身朝下,身體貼緊了刀背。

『唰!』

在他落下的同時,另一顆狼頭也瞬間飛出。

 

『嗷嗷嗷--嗚!』

劍城面向下趴在地上的一灘血泊中,

本以為自己將會斃命於其他二狼,沒想到久久卻不見動靜。

 

 

 

 

***

 

 

 

 

 

「你們打算把這兩個條子帶去哪裡?」

一名手持步槍的殺魁人這麼問著白龍,他的槍口正對著信助的後心,

白龍的槍口則是對準了天馬。

 

「你聽。」白龍停下腳步,說道。

「是不是有外人正在攻擊我們?」

 

「是的。」電子變聲器回答。

 

那畸形的聲音讓白龍很想發笑,不過他依舊忍了下來,

一本正經地說。

「我們帶這兩個條子到頂樓去,那邊比較沒人,好讓我們來拷問拷問......

 

白龍說著,

還舉著手槍戳了戳天馬的後心。

 

「快走!呵呵…來了殺魁這麼久,應該知道餐廳怎麼去吧......呵呵哈哈哈。」

白龍病態的笑聲迴盪在殺魁的長廊內。

 

「前輩,我們為什麼要躲在這裡?」

雪村鮑牙手裡握著兩把渦輪槍,吹雪正蹲在他的旁邊

,他們正隱身在殺魁的六樓,頂樓餐廳。

 

不過這位前輩沒有說話,只是直視著前方。

 

「吹雪前輩......我們躲在這裡好久了...

 

「有嗎?照美五分鐘前才把我們調來這裡啊?」

吹雪倒是相當有內心,

看了看錶,又繼續專注地盯著目標。

 

但雪村可是特種部隊出身,行事方式是向來的行動派,

那能忍受得了這般苦等,不一會兒,雪村再也按捺不住,低聲對吹雪說。

 

「前輩,你找亞風爐前輩一起吧!我去了!後會有期。」

 

「鮑牙!」吹雪一驚,

但雪村已經離開掩護區。             

 

 

雪村單槍匹馬,

從六樓直衝而下,他反應極快,不願和眾多殺魁人硬碰硬,

雪村一個轉身,

躲到大型煉毒器的後方,這是條險路,

他與吹雪前輩交情甚好,也了解一些藥草知識,

雪村知道這些植物非避不可,不過情勢所逼,他選擇藏身在那兒,

殺魁人自然不易發覺。

 

「大花曼陀螺......黛粉葉......這是篦麻,還有水毒芹......

雪村一邊喃喃唸著毒物名,一邊小心翼翼地走過各種毒液的囤貨區,

 

他轉念一想。

 

「不如,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雪村立刻挑了些毒性較低的噴霧劑,

有些收在背袋裡,有些放入腰帶中。

 

「抗氣壓的真空罐......殺魁的科技也真是了得。」

雪村握緊了手裏的槍,準備等殺魁人走過之後,來一個絕地大反攻。

 

「第一次嘗試防毒面具......

但特種部隊的人天生膽大,敢衝敢撞,

雪村從旁邊竄出,往殺魁人馬的隊伍從後方丟去。

 

『嘩!』

一股濃綠色的煙霧散出,坦白說雪村也不太清楚他丟了什麼......

好像是......

提煉過的罌粟粉末吧?

 

 

 

 

***

 

 

 

 

「不動。」

「終於到了啊!」

「你就是費迪歐.阿德納?」

「是的我是,請問,您就是鬼道有人先生嗎?」

「嗯,叫我鬼道就好。」

 

「哈哈哈,連義大利軍也加入了,讓我們一次滅了殺魁吧!」

不動勾起嗜血的笑容。  

 

 


 

作者後記:

 

虎丸和狩屋真是強啊!高超的默契啊~((什麼疊在一起旋轉轟炸的!!! 根本是神~的畫面!!!

(這傢伙瘋了!)

 

但由於考慮到個性的問題,所以沒有讓狩屋和輝合作在大廳中央,

而是讓他扮演了一個極關鍵的角色,一舉大滅多數敵人~

((我想,不動要是知道了一定相當欣慰 ><  (?

 

其實我給角色的攻擊方式是有分別的,

如果有人仔細看就會知道~

狩屋是左右槍法,虎丸是單手連射,輝是巨型槍隻連珠炮~(?

從輝打"手" 不打人的行動,也是間接表現出他的....算是個性上的柔軟,

雖然沒有狩屋的果斷和虎丸的速度,

但輝這個人的特別,依然不容小覷!!! ((燦笑

 

 

再來說說咱們皆帆和井吹吧....

如果你有看閃11銀河~  

你就會知道....他們攻擊的動物就是他們自己的獸魂啊....

((怎麼可以這樣啊!!!!!!!

(越打感情越好啦.....)   ((請注意! 前面這句話有伏筆....

呵呵呵~~ 等下一篇出爐大家就會知道啦~

 

劍城一挑四!!!  對我來說超帥!  但也讓我頭痛了久.... ((因為很難寫>< 

(汗)

 

不過劍城飛來飛去~ 一下拿刀一下舉槍....真是辛苦他了

但是! 還有兩隻......想要知道劍城如何面對接下來"不明"的狼

((就是坐等13篇謝謝thank you))

(我會努力趕文章的!!!!

 

其他的部分就是...

白龍和可憐的天馬和信助....((苦笑

雪村,吹雪,亞風爐 (我想,下一集應該會有他們多點的戲份) ><

 

突然覺得自己寫"特種部隊"的人好像都很猛?!?!....

(井吹/皆帆/雪村) 

 

是否有人也把我的後記看完?!

這次的後記真是有史以來最多啊......寫這篇真的很有心得啊.....><><><><><

 

對了!  下一篇會讓費迪歐加入戰局喔!!!

((如果我寫得到那邊的話...><

(包含馬克x迪蘭這樣)

 

^^謝謝各位耐心等待及收看~

謝謝!  感激不盡~~

上一篇: [閃11]枉滅11-戰

 

下一篇: [閃11]枉滅13-亂中溫情

下下一篇: [閃11]枉滅14-迷宮追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不想解釋.
  • 哈哈哥我又來亂了ww
    殺來殺去到我無法想像的境界((不對###
    寫的超好的~~(y)

    (坐下)等十三集ing…

  • 真的有殺來殺去嗎?!?! ((哈哈
    嘿嘿....
    那妹妹要記得不時起來活動一下><
    ((怕你等到腳麻 (?

    好啦還是謝謝ˋ追文這樣ww

    殞瑟 於 2015/07/13 16:23 回覆

  • 匿。
  • 哇嗚!
    劍城好帥劍城好帥劍城好帥!(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宇修慢慢來呦~~吾什麼不多,耐心最多~~
  • ((我竟然很認真地在算有沒有說了3次><

    哈哈! 謝謝追文這樣><
    ((表示覺得感動^^

    殞瑟 於 2015/07/13 16:24 回覆

  • 匿。
  • 其實吾在打字的時候也很慎重的算了三遍......
    發出去前又檢查了三遍......
    吾絕對有病......
  • 呵呵~ ((久病成良醫阿所以沒關係的^^ (詭異理論?)
    哈哈~
    我有時候會打太快....是在檢查沒有錯....但是檢查時手比腦袋還快!
    常常會 "糟糕!打錯字!" 結果已經送出處嘞><

    殞瑟 於 2015/07/14 16:15 回覆

  • 匿。
  • 吾偶爾也會發生這種狀況,打錯之後就整個超冏......
    那吾就坐等成為良醫的那一天吧~~((←喂!
  • 哈哈~
    ((只要常常打錯字就容易變良醫~ (不要亂講!)

    (是說我第13篇整個大卡關˙ㄚㄚㄚㄚ~ )
    (現在正瞪著草稿咒罵> <)

    殞瑟 於 2015/07/27 19:43 回覆

  • 匿。
  • 宇修息怒!(遞冰水)
    不要太焦躁,畢竟草稿是無辜的((←重點錯
    慢慢來嘿,為你加油喔~~((揮舞彩球
  • 嗯嗯!謝謝匿醬啦!
    (剩下最後一頁了,就快好了!

    不過八月不動月的企劃會先發上......總共三篇> <

    殞瑟 於 2015/08/06 13:23 回覆

  • 匿。
  • 三篇.....好厲害!(嘆為觀止)
    那就拭目以待了!
  • 哈。。
    過獎啦> <

    殞瑟 於 2015/08/10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