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殞瑟。不動明王 大好!相澤消太 大好! 閃11的創作 (主:不鬼/鬼不/京天/豪鬼/豪風/雜cp) MHA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主:麥相/相麥)
154666545.jpg
 
2018年8月14日、不鬼日。
獻上事隔三年的賀文。
 
下篇。
 
 
 
 
正文下收:
 
 

 

我在哪……這是不動睜開眼時的第一個念頭。
 
 
柔軟的床躺得他不知道如何起身,筋骨和肌肉又酸又痛,疲勞而且倦累,他的記憶大部分都停留在黑暗中的恐懼了,之後發生的事情一概不記得。
 
 
 
反正現在兩種狀況可以猜測,第一就是他被討債的人帶走了,第二就是他被別人救了……
啊、怎麼可能,不動明王你就當做夢吧!
 
不動雙眼一閉打算繼續睡去,但房門開啟的聲音讓他挑眉愣住。
 
 
 
「你醒了。」
 
鬼道走到床邊,不動的臉色還是很差,休息了這麼久沒用嗎?
 
可能要吃點東西。
 
鬼道想著想著準備走出房間,床上那人不滿的叫回他。
 
 
「喂、你……」
不動的腦子裡大約有十多個疑問,但他快速地整理出最終版本。
 
「你幹嘛幫我。」話說完,不動扭頭不再看鬼道的眼。
 
就是個什麼也看不見的護目鏡,超無趣。
 
 
 
「你打電話給我,你知道嗎?」
 
鬼道的口氣有點不悅,他自認脾氣還不錯,但為何每次遇到不動就按捺不住情緒?
 
 
「不知道。」
不動據實以告,眼神對著床角發直,他是真的沒有印象,只不過聽在鬼道的耳裡,就宛如打死他也依舊嘴硬。
 
 
「你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
 
鬼道好像放棄了跟不動對質,無奈的問,看看能不能得出一點訊息。
 
身為救出不動的人,鬼道卻覺得自己好像活該一樣,真枉費他今天還特意向學校請假,在家顧著床上這傢伙……
 
 
「不知道。」不動回答。
 
鬼道卻眼尖地發現他雙手揪緊了床單,瞳眸飄來忽去,隨便看都知道他在隱藏某些事實。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帝國的校規,放學在校內逗留,還破壞公物……」
 
 
「不用你說,吵死了!」不動怒吼,他不動明王自己的事還要別人管嗎。
 
他翻了身鑽進床,整顆頭沒入被子裡,霸道蠻橫的佔據地盤。
 
 
 
「喂、喂!」
鬼道瞪著不動的背影,蜷縮在床內的背影,緩緩地跟他昨日昏迷不醒的樣子重疊了。
 
 
 
 
 
 
 *
 
 
 
 
 
「管家,中午的時候幫我送吃的到房間。」
 
 
「好的少爺。」鬼道交代完管家後出門了。
 
他先是向源田打聽不動的住處,果然,地點的附近全是昨天那幫人。
 
 
鬼道躲在轉角,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今天再討不到錢,我們就把這個地方燒了!」
 
 
「好啊!看他還能躲多久,咱放把火,嘿嘿、再灑點油!」
 
討錢?燒?
 
 
鬼道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始末,心底暗自盤算該如何解決,然後悄悄離開現場。
 
 
還是先回家吧、畢竟他們要燒的是不動住的地方。
 
 
 
 
 
 
 
 
 
 
待他到家的時候,下午三點,管家說不動已經醒了,鬼道抱著忐忑的心情走進臥室。
 
兩人才剛又照面,不動就放下碗筷說不吃了。
 
 
「趕快吃完,我有事要跟你說。」
 
鬼道的語氣很平淡,不動也懶得再跟他吵,三兩口就把午餐解決了。
 
 
「你要說什麼?」不動問。
 
「追你的那群人,跟你要錢嗎?」鬼道望著對方的五官,此刻的不動氣色好多了,伶俐的眼眉、水靈般的綠眸,一頭蓬鬆褐髮垂著翹著。
 
 
 
「關你屁事。」
 
不動的脾氣很倔、性格很強,但也很容易受傷。
 
「你不處理嗎?他們打算今晚燒了你住的地方。」鬼道無視了不動的惡言相向,他只想解決事情。
 
 
「他們……」不動話結,扼在空中,一雙大眼骨碌地轉,卻像找不到方向似的。
 
 
他想下床,但全身沒力,扯到傷口的撕裂處讓他又痛又恨。
 
不動的記憶開始有如海水漲潮一般灌進腦袋,他衝入了體育館,為了躲避那些討債的人……自從進到帝國讀書之後,不動就背債。
影山零治的計畫沒有成功,他拿不到原本談好的報酬。
 
這樣就算了……但家鄉的討債集團卻突然找到不動……
 
對,他後來被垮倒的木櫃罩住,他有掏出手機……但手肘卻卡得無法動彈……
 
空氣漸漸稀薄,他感到害怕、恐慌,有如一團團冷空氣刺透身上的每個細胞。
 
 
「呼……哈啊……」
不動的力氣瞬間被抽乾,他倒在床緣,視線漸漸糢糊,最終往地面摔去。
 
 
「不動!」
鬼道即時接到了不動的身軀,搖了搖對方微涼的肌膚,不動這才稍稍恢復一點意識。
 
 
「不動,你……有幽閉恐懼症,對嗎?」
 
「你在說什麼……」
不動呼出好大一口氣,強壓下內心的恐懼,才得以平復心跳跟鬼道說話。
 
 
「去找醫生看看吧,至於討債的人……」
 
「不,我要先回家。」不動吃力地推開鬼道,爬起身就要離開。
 
 
「不動!」
 
「幹嘛。」
 
「我跟你一起去。」
 
「哈?你這個大少爺頭殼壞掉嗎?」不動啐了一聲,什麼也沒說就往外走。
 
 
 
 
 
 
 
 
 
 
「這樣過去太危險了,不動!那邊都是人。」
 
 
「囉唆死了,你是老太婆嗎。」不動將鬼道拽到自己身後,上下打量了附近的建築。
 
 
「你在這裡等著,十分鐘。」
 
不動丟下一句話,然後鬼道就眼睜睜地看著不動從他家正後方翻牆溜進去,矯捷飛快的身手讓鬼道為之一驚。
 
他的動作好俐落……但身體不要緊嗎?不久前明明還……
 
 
過不久,不動果然提著一支背包出現了,他將那包東西丟過牆,雙腳前後一蹬,右手一勾一撐,完美降落在鬼道面前。
 
 
「走了。」
 
「就這樣?」鬼道錯愕,他回家就帶這麼一點東西出來?
 
 
不動嗯了一聲,說道:「家當就這點東西,至於房租就算了,我再自己拿給那歐吉桑。」
 
 
「什麼?」鬼道暫時放下滿腦袋的衝擊,追問對方:「那你現在要去哪?」
 
「不知道。」不動回答。
 
 
「就讓那群人燒掉房子?」
 
「又不是我要燒。」
 
「可是、」
 
「我說啊!」不動一腳踩停,雙手插在口袋裡,表情全寫著不屑。
「我去哪?我是生是死、跟你何干?」
 
「這……」
鬼道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但他自己很清楚,他……有點放不下不動。
 
 
「呿、你從昨天到現在,做的一切,都是在施捨我嗎……真噁心。」
 
不動看著鬼道,一句句話都充滿恨意,他拖起行李大步走開,背對鬼道離去。
 
可惡……不動閉上了眼,腳步兀自往前。
或許自己會懷念這短短一天之內受到的照顧,這樣也已經夠了,不能再承受更多了……但你知道嗎、鬼道有人,你自以為是的關心,對我而言……已經超越了單純的意義。
 
 
 
「並不是!我並沒有施捨給你什麼!」
 
鬼道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是一昧的反駁對方的誤會,他朝不動大聲喊話,激動得不像自己。
 
 
「我是擔心你!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在器材室找到你的時候……還好你沒事……」
 
不動停下了腳步,但沒有回頭。
 
「就算你曾經在真•帝國學園的旗下,我也不完全覺得你是壞人!」
 
「哦,我不是壞人嗎?」
不動向後往鬼道看去,露出一抹譏嘲、諷刺的笑,他的瀏海正好擋住了夕陽斜射的光角,左側臉的表情滲和在陰影中,讓人看不清。
 
「我不動明王從來不是好人,你最好記清楚這一點。」
 
「不動……」
 
鬼道只嘗到他的笑容帶著濃濃苦澀,不動身上的創口血漬朦朧、瘀青擦傷混在一塊,是那晚留下的……
 
一陣心疼鬼使神差地湧上,鬼道箭步急奔,搶在對方做出反應之前,抱住了不動明王。
 
 
 
 
 
 
 
 
 
 
 
「你本性不壞,只是比較囂張一點而已。」
 
「你又知道了?嘖、」不動吐槽鬼道,兩人並肩坐在候診室外。
 
 
 
「不動同學,您的藥。」
 
「喔。」
 
藥劑師叫了不動的名,將具有血清素成分的藥交給他。
 
「一天一顆定時服用,若狀況沒有改善,請持續回診追蹤。」
 
「嗯。」
不動領了藥就走,他根本沒有回診的打算,只是,為了讓那位雜唸到不行的鬼道老太婆安心一點而已。
 
 
「不動。」
 
「怎樣。」
 
「我剛剛抱你的時候……」
 
「怎樣?」不動冷眼看著鬼道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是在叫他快點講。
 
「我以為你會像之前一樣,把我推開。」
 
「因為你抓得我的傷口很痛,所以才沒動手。」他不特別講白,到底要對方給個賠罪,還是為自己反應遲鈍找理由,沒人知道。
 
「抱歉,」鬼道這邊也是言不及意的道歉。
 
他還在糾結著不動今晚到底打算住哪?不動本人都不急了,也不知道自己在著急個什麼勁。
 
 
「還是,先住我家吧?」鬼道問。
 
 
「哈哈!你爸媽就不怕你帶個流氓回家?」
 
「你不要做流氓不就好了。」
 
鬼道覺得不動存心就是給他添麻煩,但也不知原因,自己就是無法放下他,總結起來有種撿到流浪貓的感覺。
 
 
「你來我家住,要繳房租。」
 
「那我還是去睡公園好了。」
 
「喂!別亂開玩笑。」
 
「鬼道同學,我很認真的。」不動衝著鬼道,給他一個惡質的爛笑。
 
這幾次相處下來,他特別喜歡看鬼道拿自己沒法的模樣,生氣的、擔心的、無奈的模樣都好,還有……還有就是、他的懷抱。
 
嗯呃……要怎麼說,就是有點溫暖。
 
 
不動覺得他可能不需要吃那袋藥,如果鬼道會一直在他身邊的話。
 
大概吧?
 
這想法也太不切實際了、
不動明王,你腦子病了,還是吃藥為妙。
 
 
 
「對了、那顆掉在器材室裡的足球室你的嗎?」
 
鬼道一句話喚回了正在吐槽自己的不動。
 
「在你那?」不動問。
「沒有,應該還在那裡。」
 
「你幹嘛不撿回來?」
「背你啊!我還有手拿球嗎?」
 
「嗤、看來天才指揮官的也不過如此。」
「不是這樣比的吧!」
 
鬼道炸怒了,不動卻很開心。
 
兩人一路上又鬥嘴了無數次,包括不動回絕了鬼道暫時幫他還債的提議,原因是、我不動明王已經夠窮了,不想再欠一屁股人情債。
 
 
鬼道不覺得這有什麼差,但他總是說不過對方的伶牙俐齒。
最後只得問道:
 
「話說那些人,你要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躲下去吧!」
 
「嗯那……」不動雙手高枕在頭後,慢悠悠地道:「我也轉去雷門好了。」
 
 
「啊?你、你認真?」
 
 
不動瞇起眼睛賊笑,右肩撞了鬼道一把。
 
「別白痴了鬼道,我不動明王會再讓他們得逞嗎!」
 
 
 
-
 
 
 
 
不動有幽閉恐懼症,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
 
 
 
 

完。


 

 

後記:

 

很高興也覺得很榮幸,又寫了一篇六千字的鬼不鬼。

 

814日賀文大功告成(撒花)

 

這次比較走友情向的感受,但如同篇名「與你的開始」,架空了兩人開始邁向愛情的開始,小倆口的吵嘴依然可以很甜很有趣。

總之不動X鬼道依然是我很愛的CP啊!

 

雖然新版阿瑞斯天枰貌似也出現了鬼道和另外角色的組合(

但每次回味最初番的時候,還是會覺得鬼不鬼、果然超有愛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最近也在回顧呀呀呀(〃'▽'〃)
    總覺得最一開始才最令人熱血沸騰
    鬼道還是那麼容易被不動影響
    不動還是那麼囂張XDDD
  • 真的!不動說幾句話鬼道就反應超大((
    我也是啊啊!每次回顧的時候,他們精彩的對手戲都讓我看得熱血沸騰!
    不管是真帝國學院、還是剛開始準備踢世界盃的時候,他們的互動都超級棒、超級可愛啊/////現在還有人喜歡鬼不or不鬼,真是太好了!!!

    殞瑟 於 2018/08/29 23:48 回覆

  • 雨夜  緋櫻
  • 殞瑟你寫的太好了啊!那種相互扶持的感覺有明顯的表達出來,兩人這種小打小鬧的互動最讚了!
  • 謝謝你喜歡啊啊!其實很久沒寫感覺有點跑掉,不過幸好還是順利產出了!趕上814整個超爽!!!曖昧的不動和鬼道超可愛!!

    殞瑟 於 2018/09/07 0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