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殞瑟。不動明王 大好!相澤消太 大好! 閃11的創作 (主:不鬼/鬼不/京天/豪鬼/豪風/雜cp) MHA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主:麥相/相麥)

不動月的最後一天~~也是暑假的最後一天啦~~

所以~~ 不動月的文章特輯((哪來?? 就在篇結束後 告一個段落~~

10月希望可以生出豪鬼特輯(只是希望!! 

9月慢慢碼字吧....

 

前提綱要--

上篇:

 [閃11]鬼不-會一直一直愛著你(上)

 

*不動有((诶??

*劇情蝦爆有~~

*兩人已交往有

*醫生亂入有

*結吻有

*歡迎搭訕作者有(去死

 

 

 

正文:

---------------------------------------------------------------

 

 

 

「你...你說什麼?」不動的瞳孔劇烈縮小,但眼睛卻瞪的跟貓咪一樣大,腦袋像被切斷電線的電腦般,當機。

 

「你給我說清楚,禦田......」好不容易在驚嚇中擠出句子,不動的目光失去焦距。

 

為什麼...自己不是女生要不然是什麼?

從來沒有人說自己的性別有問題,從小到大的身體檢查不是都很健康的嗎?

怎麼會...我不是女生那是什麼?人妖?

而且禦田如此的篤定...

 

難道這些,長腿,細腰,酥胸,還有制服的褲襪和裙子,

甚至是內衣,胸罩,衛生棉等等一大堆的,其實自己都不需要的是嗎?

 

想到這裡,不動最後的理智線啪的一聲斷裂,

揪著禦田醫生袍上的領子,使勁的搖晃

 

「你告訴我!禦田晴赦!我到底是誰?沒爹沒娘的人,又不男不女!難不成我是個機器人啊!?啊!?

你告訴我啊告訴我啊!」

 

「好好......你別...我快窒息......我解釋...解釋......拜託...鬆手...」禦田簡直快被不動給活活掐到斷氣,但他能了解不動的心情,不論是誰都會茫然的,自己當時雖然也非常不贊同...可是...

 

 

 

「不動,你冷靜,我現在解釋給你聽,你要怨恨,討厭我都沒關係,但你必須知道真相」

不動聽見禦田的話果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低著頭準備接受最赤裸的事實

 

「你說吧!我不怕,事情都發生了!」

不動依然是不動,雖然個性不太穩重但心智卻很成熟,願意堅強的面對一切,禦田在心裏不禁暗自讚許她的鎮定。

 

「好,」禦田鬆了鬆深藍色的條紋領帶,慢慢地道出真相

 

「那年,你的爸爸經商投資失敗,不但沒賺到錢,甚至欠了討債公司上千萬。當時你媽媽懷孕九個月,你就要出生了!」

禦田停頓一下,努力地緩和自己的情緒

「醫生判性別的時候,你是個男孩子,

所以討債公司的人就要求,要你的爸媽在你出生後,把不動你交給公司的人,當作償還。」

 

「然後呢?」不動還是沒有辦法理解,為何本來自己是男生,後來又變成女生,然後現在又要變回來,

好像他的性別是可以隨意轉換一樣,感覺很不好。

 

「不動你先別急,因為你媽媽執意不把你交給他們,所以當時...

 

禦田話又講到一半,拿出一張看似是契約書的東西,放到不動面前

 

「你的父母花掉最後的一筆錢,讓你從出生開始,壓制你的雄性荷爾蒙,以注射的方式......讓你變成女孩,然後棄養你。」

 

「所以,爸媽離開我,讓我轉性,其實是要保護我的安全?」不動終於明白所有的前因後果,但他還有一個疑問

「那為什麼我現在...」問不下去,

不動也不知道該如何問起,畢竟這種話題也太奇怪了點。禦田能夠了解不動的疑問     

 

 

 

「那原來是一種尚未檢驗合格的實驗藥物,因為改變性別本來就是要經過一些手續,不能說換就換,

但是當時你的爸媽情況危機,我心一軟,就答應讓你服用了...真是對不起...

 

禦田黯淡的低下頭,那時候他還是個實習醫生,既沒有經驗又年輕,

不知道藥物的危險性就冒然使用,尤其像這種算是禁藥的未合格藥品,

不動是第一個試驗者也是最後一個,

因為後來那種藥就被查禁,而且嚴重禁止在市面上販賣,更警告所有具有醫師執照的醫生不可以濫用。

 

「是嗎...」不動淡淡的默認,他會接受事實,也會去克服即將轉性的各種狀況,不過現在更重要的事,鬼道...

 

 

「不動有男朋友吧?」禦田貌似看穿了不動的思緒,

是啊!

如果不動要變回男孩子,那以前的男朋友不就......

 

 

 

「嗯,我會自己想辦法,謝謝你了!禦田。」不動沒讓禦田再次猜測他的想法,轉身離開。

 

「等等!」禦田趕緊起身攔住不動

「如果下面...很痛的話,你就盡量別去學校,有事的話隨時打給我」

「知道。」

交代完最後的叮嚀,禦田斜身開門讓不動離開。

 

 

「對不起啊......」禦田失落的靠著門,跌坐在地上「希望你能好好地...

 

 

 

 

***

 

 

 

 

__"鬼道,我們分手"__」鬼道不安地看著手機簡訊的內容,

關掉頁面,他立刻撥電話給不動。

 

絕對不可能,不可能的,那麼輕易的分手,那以前那些算什麼?

一定有,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不可能的!

鬼道又心急又難過,好不容易電話通了,鬼道不等對方開口就狂問

 

__不動為什麼?妳在哪裡我去找你,我們當面說好不好?__」鬼道心慌了!

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多麼害怕不動就這樣離開他,

儘管兩人的生活不是打打鬧鬧,就是頻頻鬥嘴誰也不讓誰,

但他就是喜歡,也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相處。

 

__不用了! 我說分手就分手,我們並不合__

不動無法想像自己是花掉多少力氣,才硬擠出這句話,

心,好痛,又痛又難受,不過他告訴自己他必須承擔,為了鬼道好,為了以後鬼道的未來,他不得不狠下心強制讓兩個人分開。

 

「鬼道...對不起。」無情的切斷通話,不動默默地道出最真實的感受。

 

***

 

 

距離他們分手的日子,已經過了三天,三天像三年一樣地久,

不動自己搭公車上學,隱忍著身體的不適照常到學校上課,

從那天開始,他再也沒有跟鬼道說過話,放學後直接回家,連社團都沒有再去練習。

 

***

 

變化地最快的是自己的胸部,他現在的樣子已經連胸罩都不用穿了,

再來是聲音,不動的音色越來越沙啞,可能是個過渡期,以後會變成怎樣不動也懶得想,至於最重要的東西呢......

雖然還沒完全發育好,

......

他只覺得,正坐在教室裡鬼混的他,難受極了!

 

                                                                                                                                                              

 

不動感覺到下身朦朧地腫大,只不過是先前班上的某個人無意間的黃色,現在他卻覺得自己快要被異常的溫度給融化了!

又熱,又悶,又痛,又癢,不動不適地扭動下體,

還好蓬鬆的短裙多多少少可以遮蓋一點異樣,但雙腿之間的碩物卻因為摩擦而加速腫脹,

劇痛感與秒的時間單位正比攀升

 

「唔.........」呼吸越發地急促,快要喘不過氣似的,

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

「老師.......唔嗯...廁所.....

 

沒等老師同意,不動立馬衝出教室直奔廁所,習慣性的闖進女廁,還來不急反應不動就覺得內褲一陣熱浪流出

 

「好痛.........痛啊......

 

炙熱的溫度燒著不動的下身,不動看著從跨下滲出的白色液體

 

「啊...唔啊.......

不動身體的力量頓時被抽乾,倒在廁所裡昏了過去。

 

 

***

 

 

「欸?奇怪?不動同學怎麼廁所去那麼久?」

講台上,老師看著教室後方天花板上的時鐘,嘀咕著。

 

正當大家面面相覷,甚至有人提議要不要去找她時,一抹影子已經飛快地衝出教室

 

「不動?你在哪裡?還好嗎?」

 

鬼道只能站在女廁外面跟〝女化粧室〞的牌子乾瞪眼,良久都沒有人回應,鬼道又叫了一次

 

「那...裡面有人嗎?沒有的話,我要進去。」

 

依舊沒有聲音回應,鬼道立刻跑進女廁,開始一間一間的檢查,只可惜還找不到一半,下課鐘頓時響起,

一大票女生在五秒後出現在女廁裡

 

「你...是鬼道學長!?」

「怎麼會在這裡?」

「唉呦,好帥喔!」

「看看看!是足球隊的隊長耶!」

 

女生們開始嘰哩呱啦的吵鬧起來,鬼道無比地想念不動的重點闡述,

靈機一動,

鬼道伸手阻止女孩們的各種反應

 

「不好意思,我在找人,找到人我就走,可以請你們幫忙嗎?」

 

原來這位出現在女廁的男生不是變態,而且看到鬼道誠懇的眼神,她們也就相信他,開始幫忙找人。

 

「啊!鬼道學長!有人暈倒了!在這裡快點!」

 

鬼道聽見呼喚,立刻跑向哪裡,抱起臉色發白,已經失去意識的不動

「不動!醒一醒,不動!」

鬼道趕緊帶著他離開現場

 

「謝謝妳們,我走了」鬼道一邊說著一邊奔跑出教學樓。

 

 

***                                                                                                                                                                                                                                                                       

 

有光......好刺眼啊......在哪裡......誰握著我的手......是你嗎...鬼道...

 

 

         

 

「不動?醒了?」

見到躺在病床上的不動蹙了蹙眉頭,鬼道從原來的位置上倏地站起,動作大到連椅子都翻到在地。

 

「嗯...

不動只覺得全身酸痛而無力,完全動不了的情況下,不動的眼眸終於停留在鬼道的身上。

 

「還好嗎?」鬼道柔聲地問,不動只是眨眼,

好似"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眼神看著他,兩人之間依然存在的默契,

鬼道淡淡的解釋

「你昏倒在學校廁所裡,記得嗎?」

 

不動微微地點頭,沒有說話,等待鬼道把事情交代清楚

「我,我找到你,所以帶你到醫院的」

「謝謝...」第一句話,不動的表情很陌生也很複雜,

鬼道聽見不動的聲音變了調,

雖然依舊的有磁性,但變得低沉,還有點粗氣。

 

鬼道來不及開口眼淚就先出賣自己的感受,他難過的不是不動變了!而是生氣自己關心他的不夠多,同時也為不動感到心疼,

他都明白了!當他送不動到醫院,又用以前的備份鑰匙進入不動家的時候,

打包好丟在垃圾袋裡的胸衣,

整疊擺在回收桶旁的短裙,

一捆捆散落在地板的絲襪,

加上不動手機裡跟禦田醫生的簡訊內容,

 

鬼道找來了禦田醫師,了解這一切的來頭始終,也讓禦田親自診斷不動的轉變是否正常。

 

鬼道擦乾眼淚,說道

「禦田醫生說,你現在......

深呼吸,鬼道閉起眼睛然後張開

「已經確定,是個男生了!」

 

不動黯然的轉身背對鬼道

「所以我早說了!我們之間沒有結果,你可以走了」強忍住盈在眼眶的淚水,不動心痛的閉上眼睛。

 

*

 

等他發現時,嘴唇閃過的柔軟讓他無法動彈,

鬼道緩緩的加重力道,壓著不動的後腦不讓他躲開,

漸漸地,不動接受了,

或許,

是最後一個吻了吧!

那就讓我好好享受這個時光吧!

環繞住鬼道的脖頸,不動用相同的幅度回應著鬼道的熱吻。

 

 

***

 

 

撒手,鬼道摘下護目鏡

「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你還是那個不動,我都會愛著你,一直一直愛著你」

「你確定?不後悔我已經是個男人了嗎?」

不動挑眉,他同時很欣喜但同時也很驚訝。

 

「不後悔。」

鬼道輕輕地梳開蓋住不動綠眼的褐色瀏海「

只要是你,我都愛!」

「永遠?」

「當然,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到永遠,滿意了嗎?」

「這還差不多。」

 

 

 

 

如果是真愛,那麼,不管你是誰,變成什麼樣子,是男是女?我都不在乎,因為,只要我們彼此深愛著,就是永恆。

 

 

 

----------------------------------------------完--------------------------------------------    

 

 

宇修後話:

 

終於結束了 G ger烙 ~~((拉拉拉

不好意思 每次都讓不動好辛苦 ((砸香蕉(別~~

不過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幸福的~~

 

诶? 你說什麼? 沒有源佐久? 呵呵...

對不起阿~~

沒有想到...((喂你!!!!

 

他們是友情客串啦 友情客串~~ ((被皇帝企鵝1!!

 

我知道決局"操"草率~~~

因為沒時間了嗚嗚...((泣

 

下星期本少爺要去畢旅~!!

再來是中秋假期~~

然後還有模擬考((天啊!! 我需要死亡領域!!!

 

宇修很孤單的...誰可以交交朋友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殞瑟 的頭像
殞瑟

殞瑟之殿 (宇騰修海)

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月島黎真
  • 小海太神啦!鬼道好溫柔喔!小小真也喜歡這種的!(妳不是有風丸和神童了??((驚訝#
  • 謝謝小小真~((開心
    讓不動當女生真是辛苦她了~

    鬼道在小海的心裡一直是個溫柔男子漢~
    ((不論攻受~

    殞瑟 於 2014/11/07 22:25 回覆